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镜湖畔翡翠待故人 山门前魔道试灵根1

章节目录 镜湖畔翡翠待故人 山门前魔道试灵根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二十八章镜湖畔翡翠待故人,山门前魔道试灵根

    秦悦思归心切,唯恐错过了静湖湖底的那个漩涡,提前了很多天就沉进了水里,一直候着。

    漩涡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出现,她闲着无聊,便去寻那个被她关着的青年。漫步于水中,不自觉地摸了一下脸上的伤痕。这些天来,虽然伤口已经愈合了,但仍旧有一道深深的疤痕留在脸颊上。若想恢复如初,要么去寻些治伤的良药,要么任凭一身灵力自行休养,只不过后者花费的时间长一些罢了。

    虽然秦悦不是在意皮相的人,但脸上总挂着一道伤,心里终究是不好受的。她想“等什么时候回到了师门,再管执事殿讨一些疗伤灵药便是。或者干脆闭关几十年,这伤痕必会慢慢淡却。”

    她一边思量,一边走进了自己当初设下的幻阵,顺着阵法的路子,绕来绕去走了许久,终于看见了那个青年的尸首。

    秦悦有一瞬间的惊骇,但旋即便镇定了下来,看着毫无气息的青年,默默揣测“他应该是自我了断了。也不知是受不了这样孤寂的痛楚,还是遭逢了心魔的谴责。”

    “这世上那么多人拼了命的想活下来,他却选择用自尽结束自己的生命。”秦悦神情略有唏嘘,“大约是真的生无可恋了吧。”

    她没有“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无奈,也没有为名除害、私仇得报的快意,她的心里只有些许的感慨,些许的讶异,些许的喟叹,最终都变成了淡漠平和。

    水波静静流转,忽然剧烈地翻腾起来。秦悦回首一望,果然看见了一个漩涡。水草鱼虾,全都被卷入其中。

    秦悦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过去,顺从地踏入漩涡。

    这漩涡是一个类似传送阵的存在,她本以为会传送到北川或是南域的任何一个地方,但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她周围仍然是冰冰凉凉的水。

    莫非自己被传送到了禹海?

    她心里刚刚冒出了这个念头,就见四面八方出现了亮闪闪的镜子,映出了自己的身影。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她立马反应过来“这里不是禹海,而是镜湖!”

    她当年就是在这些镜子之中迷失了心智,从而失去记忆,降低了修为天资,流落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想通了这一切,她便不敢再盯着那些镜子看,只管闭着眼睛往上游,心里也暗暗警醒着自己,不敢有丝毫的疏忽大意。

    她还特意分出了一道灵力,一旦觉得神思迷茫,就用灵力鞭打一下灵元。这般自伤自损,终于让她一路清醒地爬上了岸。

    仰躺在镜湖之畔,秦悦看着澄明的天空。虽然灵元又受损了,但面上还是有些欣然。

    她的元中修为,总算是回来了。

    一只白猫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蓦地扑进了她的怀里“无影无踪了这么多年,我还当你不要我了”

    秦悦勉力坐起来,伸手抱了抱翡翠,心中疑惑至极我不是一直许它自由的吗?什么时候说过要它了?

    翡翠抬起碧绿色的眼瞳,细细地瞅着秦悦,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攀上她的肩膀,喃喃说了一句“原来不是做梦”

    秦悦一笑,颇为感动。原来这只沉雪兽一直挂念着她啊。

    “不然教我上哪儿去寻这么有灵气的元婴来陪?”翡翠嘟囔。

    秦悦的感动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

    “你去哪儿了啊?”翡翠伸爪挠了挠她的肩膀,“我只知道你在这附近,却从来没有把你找到。”

    秦悦侧首望了一眼旁边宛如明镜的湖泊,站起身,把这些年的经历娓娓道来“我误入镜湖,倒是做了一场大梦。梦中的我失去了绝顶的天资,也没有过往的记忆,还差点为人所杀。但也不是全无收获,我不仅碰巧领悟了双阵眼阵法的设置,还顿悟了一回因缘,算是得多于失。”

    最最难以忘怀的收获便是拜了寂化为师,参悟佛法之外,亦怀有慈悲之心。只可惜,其人已然长去了。

    但是在她心里,他和秦昌一样,都是她敬之仰之的师父。

    翡翠察觉到秦悦的心绪有一瞬间的黯然,也不知她想起了什么伤心事。见她脸侧那道狰狞的伤痕,小心翼翼地问道“谁把你的脸伤成这样了?”

    其实翡翠方才就看见了这道疤痕,但没有出言问询。此刻见秦悦伤怀,心想没准儿是这道伤的缘故,所以关怀地问了一句。

    然后就见秦悦洒脱地微笑“无妨,再休养几个月就好了。”

    翡翠点点头,又问“那我们再逛逛沧镜?”

    “不逛了。”秦悦摸了摸脸,“先回师门吧。”

    适才从镜湖里游上来,她又损了不少灵元。若留在沧镜寻宝,遭逢打斗之时难免逊色一筹。与其置身于危险,不如早点回师门养元。但心里又隐隐有些不舍不甘千年之内,沧镜只会开启三回。不过机缘时时有,但性命只有一条哪。

    再者,她刚刚看见了镜湖之上的倒影,发现脸颊这伤比她想象的严重许多,起码就她的眼光来看,她这张脸没有半分先前的风华。她想尽快回灵宇宗养伤,把容貌养好了再出来见人。

    暗自摇首“我以为我不在意皮相,其实还是有几分在乎的。”

    翡翠讶然“你要回师门?可你才在沧镜待了三十几年。”

    “哪来的三十多年?”秦悦不解,就算加上她掉进镜湖之后的种种经历,也不过十余年罢了。她也没有多想,而是笑着揉了揉翡翠的头“你莫不是没玩够,想在此多待一会儿?”

    翡翠自言自语“明明就是三十几年”

    秦悦没有在意,看着神色深沉的沉雪兽,莫名觉得好笑“你若是想多待一会儿,我陪着你便是。这边虽然危机重重,但景色绮丽之处还算祥和。你我一道四处闲逛,也未尝不可。”

    翡翠摇摇脑袋“不必了,还是按你的心意回师门吧。”

    其实秦悦是无所谓的,但既然翡翠已经这么说了,她也不再多做停留,一脚踏上木莲,飞出了沧镜。

    其实很多时候,福祸就在一念之间。她若安安静静地待在沧镜反倒没事,但她偏要回师门养伤。就因为这一念之差,招来了一场大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