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忆往昔预劫已得验 叹今朝夙愿未有偿1

章节目录 忆往昔预劫已得验 叹今朝夙愿未有偿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二十九章忆往昔预劫已得验,叹今朝夙愿未有偿

    这个把秦悦掳走的男修名唤胡易,不是什么正派修士。除了秦悦之外,还捉了两个有纯灵根的人修,应该是想借用这些纯灵根研习某种邪术功法。不过这个邪术尚须一种名为“解灵”的阵法为辅,那胡易的阵法造诣不怎么样,至今没有把解灵阵设出来,所以这三个身具纯灵根的修士还活得好好的。

    这些都是秦悦的揣测,是她从胡易的言行中推断出来的。她自己都算不清自己被关了多久,每天都靠这些细枝末节的猜想过日子。

    虽暂无性命之险,但已然命悬一线。更何况她的手腕脚踝都被半尺长的锁灵钉穿过了,还钉在了一面墙上。整个人挂在墙上不说,全身灵力都被封得死死的,和一个不曾入道的凡夫俗子没什么区别。

    因而胡易经常怪笑几声“都说女修柔弱,我还担心你受不住就自我了断了。没想到你以凡人之躯受此钉刑,还一声不吭不喊不叫,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秦悦其实已经痛到没有知觉了,闻言也只是淡淡地讽刺了一句“我之心性,岂为尔邪道可知?”

    这世上没有人会平白无故地踏入魔道,大多都是道心不稳才被迫走火入魔。秦悦这句话实是嘲讽胡易心性不足,远远比不上她。

    胡易边摇首边抚掌“死到临头了还逞口舌之快。”

    秦悦偏头,表示不屑一顾。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头上悬了一把刀,但她觉得自己的纯灵根于胡易而言尚有用处,后者一时半会儿奈何不了她,所以胆敢屡次三番对他冷嘲热讽。心里想的都是“现在不逞口舌之快,难道等陨落了以后再嘲讽他吗?”

    翡翠一直待在她的身边,很多时候都躲在她的袖子里。秦悦劝它离开,翡翠害怕得要命,但也执意不肯“我总不能让你孤孤单单地在这儿受苦。”

    秦悦只好说“你若得脱,不仅自己平安,而且能替我找一些援手。”

    翡翠这才应下了,趁胡易不在的时候跑了出去,没过多久又回来了,闷闷地说“外面有道禁制,我出不去。”

    秦悦哀叹“天意。”

    翡翠攀上她的肩膀,猫尾巴来回摆动“你们凡人修仙,本就是逆天改命之举。你若是顺了天意,就没有如今的修为了。可见人定胜天,你万万不要绝望才好。”

    秦悦浅笑“多谢劝慰。”

    翡翠望着秦悦血淋淋的手脚,小声嘟囔“伤成了这样,看着都觉得疼。”

    秦悦还要反过来抚慰它“还好还好,皮肉之苦罢了,没痛晕过去。”

    尘年当初有言,三百二十二年后,她有一场生死大劫。她对这个身负神鬼莫测之术的人十分相信,心里也记下了这回事儿,近几十年来,更是数着年岁过日子,心想届时务必要避开这场劫数。

    差错就出在沧镜里面的镜湖之行。她去那个陌生的世界待了十几年,可那个世界的时间与这里的时间算法不同,在那儿待上一年,相当于外面的两年。她还以为生死大劫来临之日尚早,没想到这就遇上了。

    其实翡翠也曾提醒过她,它说“你才在沧镜待了三十几年。”可惜她没往心里去,根本没意识到时间出了偏差,这才无奈地迎来了这场已然注定了的劫数。

    “我还有许多事没有做”秦悦怅惘地望着屋顶,那里开了一扇小窗,有微弱的光芒照进来。她的语调里有数不尽的遗憾“我的本命法宝还没有炼制好,音攻之道还差琴心一层没有领悟,拆解机关的古法也没有钻研过”

    翡翠就在她旁边,听着她有些失落又有些惋惜的声音。

    “还有我写的白云小记,里面虽然记了诸多琐事,但也抄录了不少珍贵的古籍,没能留给后生晚辈,真真是一大憾事。”秦悦敛眸,只觉得此身倦怠,此心惘然。

    四周渐渐沉寂下来,翡翠听秦悦说着说着突然没了声儿,连忙抬头看了一眼,发现秦悦只是睡着了而已。

    她一身灵力被封,现在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罢了。伤得这样重,全凭意志撑到了现在。周身染血,却不曾磨去倔强的傲骨。

    灵宇宗内,纪帆满头大汗地跟墨安解释“墨宁师叔她没留下一滴精血,根本没办法探查她的所在。”

    历来想要寻人的具体位置都要祭一滴精血才好,不然还真没办法找到。

    墨安一回来就看见了秦悦黯淡的本命玉牌,脸色很不好,但也没有斥责纪帆,只是问了一句“她去哪儿了?”

    “沧镜。”纪帆连忙答道。他心里清楚,墨安没有责怪他只是因为墨安他素来寡言少语,犯不着为了责备他而多费口舌。

    但这件事确实是他的过失。门中弟子众多,难免遇上危险,若想及时搭救,务必要留存几滴精血。秦悦当初是由秦昌直接带回山门的,把这道程序给省了。纪帆知道这回事儿,但他一直忘了向秦悦讨要这一滴至关重要的精血,今日终于酿成了祸事。

    “沧镜”墨安重复了一遍,转身往山下走。

    纪帆看这架势就知道他要去沧镜寻人了,想了想,还是追了上去“师叔留步!我有一个法子。”

    “说。”墨安的眉宇之间带着隐约的忧虑与急迫。

    “墨宁师叔洞府门口的禁制兴许融进了精血。”

    墨安犹豫了一下,御剑飞往了玉衡峰。

    宗门之中都有禁飞的规矩,墨安胆敢罔顾门规,御剑飞行,可见救人心切。纪帆愣了一瞬,墨安就没了踪影。他咬了咬牙,也踏上了飞行道器,心道“事急从权。反正有墨安师叔在前面顶着,我怕什么。”

    他的修为不及墨安,赶到的时候正见后者在拆解秦悦洞府门前的禁制。纪帆鼓起勇气说了一句“不必如此,只消一个手诀就能取出其中的精血。”

    墨安侧过身,沉着声音道“快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