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探重伤白若怀祸心 梦落花秦昌挽凋颜2

章节目录 探重伤白若怀祸心 梦落花秦昌挽凋颜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白竹好不容易止住了秦悦的血,心有余悸道“幸亏你这灵草的品阶不错,要不然你这位师妹怕是要在睡梦中陨落了。”

    墨安蹙眉,指着另外三个锁灵钉“那现在怎么办?”

    白竹连连摆手“我可不敢拆了。万一你师妹折在我手上,我们二人恐怕要就此陌路了。”

    墨安原先就不敢拆,现在更是如此。两人大眼瞪小眼对视了一会儿,墨安道“你难得来一趟灵宇宗,去看看你那个小侄女吧。”

    “你是说白若?”白竹想了想,“这个丫头几百年没有回过家,我都快忘了我还有这个侄女。”

    这言语里倒有些许不满,墨安没有在意,一直都在忧心忡忡地看着秦悦。

    所幸天无绝人之路,没过多久,秦昌就出现了。

    他此次闭关颇为不顺,费了不少时日,却未见多少成效。心里隐隐约约有股不安,干脆提前出关。事实证明他的心绪不宁并非空穴来风,他一出关就听说他的小徒弟墨宁遭了一场大劫,生死未卜。

    秦昌自然马不停蹄地赶过来了,满屋子都是浓重的血腥气,秦悦面无血色,躺在一张竹榻上,手腕间鲜血淋漓。旁边趴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猫,一双碧绿色的眼瞳转来转去,似是担心至极。

    墨安见他来了连忙让了开来,道“师尊快来看看,眼下应当如何是好?”

    秦昌仔细探查过后,沉吟良久“她的经脉已经断了。”

    “断了就断了,好好休养便是。”墨安忙道,“只是这几颗锁灵钉还请师尊动手取出来。”

    秦昌轻叹“她的经脉……断在手脚。”

    墨安惊得说不出话来,片刻之后才不敢置信道“那师妹她以后岂不是……再也不能修炼了?”

    秦昌郑重而惋惜地点了点头。

    修士经脉受伤不算什么大事,只要不断在手脚,就能运转灵力,辅以药材,慢慢养好。唯一不能有损的地方就是手脚上面的经脉。这里是周身灵力运转的必经之路,若是不慎受伤,那一身灵力便不能自如流转,更别提吸纳外界灵力修炼进阶了。

    而秦悦更是伤重至极。旁人手脚上的经脉只会有一条受损,而她双手双脚全被锁灵钉穿过了,四肢经脉俱断,今生只能止步于元婴中期。

    “依我看,这几颗钉子不拔也罢。”秦昌缓缓道,“锁灵钉取与不取,墨宁她……都不可能再修炼了。若取出来,只会徒增她的痛苦,说不能还有生命危险。倘若不取,她还能安安稳稳地过完元婴期一千六百年的寿命。”

    墨安都不忍心听下去“师妹她是天之骄子啊,她怎么会愿意看到自己这般苟活于世……”

    秦昌亦是神情悲凉“我精挑细选的幺徒竟沦落到了这个田地,实在是天妒英才。”

    一旁趴着的翡翠听着这两个人的对话,猛然抬起了头,眸光也变得怔怔的,像是不愿意相信。

    “伤她之人,分明就是想毁了她修炼的根基。”秦昌面色一沉,“是谁这般狠毒?此恨不报,枉为人师。”

    墨安把胡易的外貌特征说了一说,而后道“这人是个魔道,经常在幽洵山谷附近出现。弟子先前就碰见过他两次,他一直在找身具纯灵根的修士,好像要炼制什么法宝。”

    这只不过是墨安的揣测。他本以为那魔道寻觅纯灵根,不过是为了给噬灵鹫觅食,现今看来,并非如此。因为那魔道此前说了一句“再来一个你身上的纯金灵根,我就能凑齐五行了!”单是觅食何须凑齐五行?必定另有他用。而那只噬灵鹫,不过是他辨别灵根好坏的工具罢了。

    秦昌看了看昏睡的秦悦,摇首道“历来资质差的羡慕灵根好的,谁知这灵根好的也有自己的劫数。可惜,可惜。”

    墨安知道,他师尊叹的这两句“可惜”,除却对资质优越之人的慨叹,还有对师妹墨宁的怜惜,更多的是对她此生仙途已毁的心痛与悲悯。秦昌一直视秦悦为幺徒,此番秦悦逢难,他也深受打击,看上去苍老了许多。

    睡梦中的秦悦看见那朵凋零的花只剩下了最后两片花瓣,在风中摇摇晃晃的,随时都有可能飘走。秦悦伸出手,握住那两片花瓣,轻声呢喃道“人家都是宁肯枝头抱香死,也不愿吹落北风之中,你倒是反过来了。”

    手里的花瓣抖了抖,挣脱了她的手心。忽的华光一闪,花瓣变成了一个俏生生的人儿,笑嘻嘻地问她“你还道什么死生为徒,怎的如今这般眷恋尘世不肯离去?”

    这片花瓣变成的人同秦悦长得一模一样,连穿着打扮都没有区别。就仿佛……自己的内心在拷问自己一般。

    “佛家说,生即是死,死即是生。死,我不惧也。”秦悦认真地答道,“倘若真的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看见了轮回之门的开启,我定然会坦然接受这一切。”

    面前的幻影摆出了洗耳恭听的模样。

    秦悦莞尔,继续道“可是我的寿元尚足,虽经大劫,犹不致死。我自然不想踏入轮回之道,自然希望继续活下去。我不是眷恋尘世,只是归属于尘世罢了。”

    “可是死去很容易,活着却很难。”幻影挠了挠头发。

    “活着不难,好好活着比较难。”秦悦轻叹了一口气,“因为人有太多的顾虑,顾虑旁人的眼光,顾虑自身的优劣,顾虑现在或是未来。我会担心我不能变成自己理想的模样,我会在意旁人的轻视与嘲讽。”

    幻影听得似懂非懂。

    秦悦默了一会儿,很快就变得乐观起来“人常道,船到桥头自然直。如果我不能成为自己预期的样子,那至少我可以朝着这个方向拼搏。如果我要承担别人的谩骂和指责,那至少我可以根据他们的建议作出改变,再不济,我也可以骂回去的嘛。”

    幻影小声说着“你看得这样开,真好。”

    然后这道幻影的颜色渐渐变淡,慢慢消失了。

    竹榻上的秦悦突然动了一下,须臾之后,慢慢睁开了双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