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取锁灵钉秦悦初醒 遇久候人墨宣夜探3

章节目录 取锁灵钉秦悦初醒 遇久候人墨宣夜探3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悦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想来翡翠说的那个在门外“待了好久的人”便是白若吧。

    梦随之境中的场景还历历在目,秦悦可不相信这位师妹是来好心探望她的。

    墨宣见秦悦神色微妙,笑问道“你在想什么?”

    秦悦一脸认真地回答“想我此番罹险能窥破多少人心。”

    “此话怎讲?”

    “师尊和两位师兄待我极好,即便我落魄至此,也没有舍弃我。还有这只沉雪兽,竟肯心甘情愿地陪着我这个没甚前途的人修。”秦悦娓娓道来,“至于其他人,对我是善心还是恶意,很快就能甄别出来了。”

    墨宣明白她的意思。这世上锦上添花的人不少,落井下石的人也多。他这位师妹天资卓绝却仙途已毁,往后不知有多少人等着看笑话呢。他看着秦悦沉静自如的神色,好言安慰道“再如何,你的身份也摆在这里,谁敢寻你的不痛快?”

    秦悦轻笑“敢不敢是一回事,有没有这个心思是另一回事。”就好比白若,她在门外站了那么久,想来也有些迟疑胆怯,但谁能肯定她深夜来此是一片好意?

    “师妹若受了欺负尽管说出来,我定会替你把那人惩治了。”墨宣拍着胸脯保证,“想来师尊也不会轻易饶过那人。”

    秦悦笑着点头“我信。”

    墨宣来前就听墨安说,秦悦不但没有伤心欲绝,还能言笑晏晏地谈天说地。现在才知道墨安说的不错,想来这位师妹的心志也是不差的,经得起大起大落。看了看她手腕上的伤势,墨宣关切道“师妹还要将养多久?”

    “我也不知道,我还没受过这么重的伤。”秦悦估算了一下,“少说也要再养几年吧。”

    “长日无趣,师妹可要什么东西聊以消遣?我去替你寻来。”

    “还是师兄想得周到。”秦悦顺杆上爬,“有劳师兄帮我找些典籍,最好涉及俗世风俗礼仪,山川地理。对了,要书册不要玉简。”

    她现在空有一身灵力,却半点使不出来。玉简须要输入灵力才能阅读,已经不适合她了。

    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墨宣应承下来了“师妹安心等一等,最多三日便能给你送来。”

    秦悦见他这么好说话,干脆得寸进尺“还要一把好琴。”

    良琴不易见,更不易得。但墨宣不忍拒绝这个无缘仙道的师妹,遂道“好说,好说。”

    秦悦心满意足。没有灵力,就不能取出储物空间里的东西,可惜她那把掠影,只能尘封于储物珠子之中了。

    “另外,还请师兄帮我探查一事。”秦悦收起笑意,郑重其事地说道。

    “师妹直说便是。”

    “烦请师兄探问,墨宜师妹的道器中,有无一条火红色的长鞭。”

    她曾在梦随之境里看见过未来,门中有一个元初的女修竟然意图杀害自己。秦悦什么都没看清,只看见那女修手上拿着一条血红色的鞭子。

    她想,兴许就是白若吧

    虽然白若如今还是结丹后期,但只要她勤加修炼,结婴指日可待。届时她修为高深,而自己使不出半点法术,孰胜孰败一目了然。她还是早作打算为好。

    “师妹问这个作甚?”墨宣有些好奇。

    秦悦想了想,还是编了一个理由“我在梦中见到了那条鞭子的模样,觉得好看得很,所以想借来看一看罢了。”

    这理由编得荒诞无比,但墨宣仍旧颔首了“师妹放心,我问清楚了就去问问墨宜师妹能否割爱。”

    秦悦思量了一会儿“不必请她割爱,我如今要道器何用?师兄也不必明问,暗中查探就好。”

    墨宣一一答应了,笑问“师妹还有什么要求,一并说来吧。”他对这个小师妹,其实是有些心疼和惋惜的。几百年前,他还羡慕她纯灵根的资质。而现在,却要眼睁睁地看着她作别修仙之路。世事无常,大抵如此。他也只能尽量对她有求必应,满足她的心愿罢了。

    “没了。”秦悦歪着头想了想,“有劳师兄了。”

    “无妨。”墨宣应了一声。本想问一问秦悦的伤情,但看她眉眼之间洒脱从容,没有半点伤悲,他就不想再多问了,免得划开了她心头的伤疤。

    两人又随便聊了几句,墨宣起身告辞。秦悦打了个哈欠,吞下一颗丹药,沉沉睡去。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傍晚了。秦悦慢吞吞地扶着墙,走出房门,看着那瑰丽的夕阳缓缓落下灵宇三峰。

    她足踝上的伤口还没长好,此时只能慢慢地挪动脚步,不可久立。就着门边坐下,秦悦摆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把翡翠抱进怀里,自言自语般地念叨着“我的寻仙之路,走到一半就这么断了。”

    翡翠一言不发,安安静静地窝在她的怀里。

    “其实你心里还是很难过的。”一个童音突然响了起来,“你这个女修表里不一,别人看来都觉得你淡然镇静,谁知你会孤身承担这种难以言说的痛苦。”

    秦悦回首,一眼看见了火焰灼灼的照心灯。她笑了“难过与否,我自己心里清楚。若真论起来,反倒是遗憾更多一些。”

    照心灯飞近了几步,小声嘟囔道“我原本还肖想你的灵根之火,可惜”它顿了顿,没再说下去。

    秦悦想起自己也曾打过它灯内的千莲幽火的主意,现在果真觉得惘然。她摇了摇头,把往事尽数抛开。

    落日的余晖洒在了她的脸上,她伸手挡了挡扑面而来的霞光,漫不经心地问道“你这几天都没有出现,我还当你早就走远了。”

    “走远?我能走到哪儿去?跨越禹海去寻我的主人吗?”器灵反问了几句,声音渐渐变得悲凉起来,“可是我家主人已经不要我了。”

    “跨越禹海?”秦悦捕捉住这几个字眼。

    “南域北川,禹海相隔,你不知道吗?”

    “知道。”秦悦敛眸而笑。几百年前,她就有过这个猜想,如今终于被一只灯笼证实了。虽说她现在得知这个消息已经没什么用了,但自己从前的推断得到了肯定,实在令人满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