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旧事种种徒费唇舌 素手纤纤尽绘河山1

章节目录 旧事种种徒费唇舌 素手纤纤尽绘河山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三十三章

    这时一个男修瞧见了她,连忙奔过来行礼“墨宁师叔何时醒来的?”

    秦悦仰首望去,来者是纪帆。

    “前日刚醒的。”秦悦指了指旁边,“坐吧。”

    纪帆摇首“不敢。”

    “同门之间,何须拘束?”秦悦又道。她实在不想仰着头和纪帆说话,怪累的。

    纪帆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像秦悦一样靠着门框,席地而坐。心想这位师叔不爱端架子是出了名的,谁知她还是这般不羁的性子。

    她既已醒了,本该是件好事,可合宗上下竟没有半点消息传来,显然是那几位尊长故意而为。纪帆想了又想,实在不明白这里头的蹊跷,干脆不再深思,只问了一句“师叔休养得如何了?”

    “尚可。”秦悦把翡翠往怀里带了带,动作有些吃力。

    纪帆自然发现了秦悦的手腕不太灵便,顺口问了一句“师叔的手受伤了?”

    秦悦云淡风轻地“嗯”了一声。

    纪帆料想也没有什么大事,见秦悦神态慵懒,轻咳了一声,道“师叔养在洞府里的少年,我已经救下来了。”

    “我何时在洞府里养了一个少年?”秦悦微微挑眉,反问道。

    纪帆露出了一种“你就别装了”的神情。

    秦悦仔细想了想,心中突然划过一种可能“你说的可是一个半大的孩子,生了一副神仙姿容?”

    “确确是一副神仙姿容。”纪帆答道,“师叔多年未归,那个半大的孩子已经长成芝兰玉树般的少年郎了。”

    秦悦微微一笑“他人呢?”没想到只过去了几百年,折夭就能重出于世。

    “呃。”纪帆默了一会儿,照实以答“他昏迷不醒许久了。”

    秦悦微愕“怎么回事?”她还想问问这位仙界来客,自己这个情况还有无登仙的可能,天不遂人意,人家竟然昏迷不醒了。

    纪帆遂把一切细细道来“当初师叔您本命玉牌示警,墨安师叔想知道你的所在,所以拆了你洞府门口的禁制,本想取一滴精血出来,谁知正好碰上那个少年走出来。那少年张口便报了师叔您的位置,然后就捂心吐血,倒地不起了,至今还未醒。”

    秦悦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额间的小莲。折夭能知道她的所在,全赖三百年前结下的这个仙印。至于吐血昏迷她却不能理解,莫非这位正儿八经的神仙修补仙元时出了什么差错?

    纪帆看着秦悦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下去“说来也怪,我这儿灵丹妙药也不少,寻常人吃了都能增上不少寿元,偏他吃后毫无反应,半点醒转的迹象都没有。所幸呼吸还是平稳的,暂时不会一命呜呼。”

    “这些日子有劳你看顾他了。”秦悦摸着眉心,道了一句谢。

    纪帆松了口气“应当的,应当的。”他就怕自己费心救下了那个少年,反被秦悦斥责照顾不周。

    “往后不必给他喂丹药了。”秦悦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她估计这些凡尘丹药对折夭也没什么用。

    纪帆愣了一愣,心道“墨宁师叔这是要任其自生自灭?”

    秦悦斟酌了片刻,又道“罢了,你还是明日就把他送回来吧。”好歹认识了这么久,不能把人家留给一个与他素昧平生的人。

    纪帆连忙应了。

    他见秦悦这个态度,心中已有了些许决断,乘势忏悔道“其实师叔此番遇险,都是我的过错。”

    秦悦表示不解“关你什么事儿啊?”

    “是我此前忘了向师叔讨要一滴本命精血。”纪帆有些愧意,“我还没能约束好执事殿的弟子,以至于师叔本命玉牌的示警隔了许久才被发现。”

    “死生有命,与你无预。你无须自责。”

    “师叔宽宏,轻易便原谅了我。但是墨安墨宣两位师叔必会稍加处罚,倘若凌玄师祖过问,我兴许要受更大的惩戒。”

    秦悦想了想自己前两天命悬一线的情景,觉得这几位师长很有可能为了自己重惩纪帆。她还不自觉地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

    纪帆见她也这么说,顿时坐不住了,站起身朝秦悦拜了拜,道“求师叔看在我搭救那个少年的面子上,替我说说好话。”

    秦悦眼眸微挑,似笑非笑地看着纪帆。敢情这人救治折夭另有目的,竟是为了给他自己留这个后路。而刚才的几句对话,分明是在试探她对折夭的在意多寡,见折夭勉强能当个筹码,就把他拉出来替自己说情。

    其实秦悦不太喜欢别人这样算计她。

    秦悦觉得最高超的计谋,便是像李雁君那样,暗中揣摩别人的性格,悄无声息地设下圈套。任谁都不喜欢旁人明目张胆地窥探自己的心意。

    纪帆看着秦悦只是笑不说话,眸光还意味深长,虽然觉得不妥,还硬着头皮说了一句“弟子性命前程,就交托给师叔垂怜了。”

    “你的性命前程,我可不敢握在手里,还是你自己掌控着好。”秦悦慢悠悠地说道。

    纪帆心下一凉。她这是拒绝了吗?

    纪帆挣扎了一下,犹犹豫豫地说道“这不过是师叔一句话的事儿”

    秦悦打断他的话“这次的事,和你没什么关系,几位尊长若要惩治你,我自然会拦下来。你,还有那个你没有约束好的执事殿弟子,都不会受任何处罚。”

    纪帆总算听秦悦给了一句明话,拜了又拜“多谢师叔体谅。”

    秦悦轻笑,本想站起来和纪帆对视,但又唯恐自己腿脚不灵便,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失了气势。遂安安稳稳地坐着,神色自如地说道“同门之间,合该真心以待。有何见解,直说便是,实在不必拐弯抹角。”

    纪帆怔然“师叔所言甚是。”

    秦悦倚着门框“你去吧,记得把折夭那个少年送过来。”

    纪帆行礼告退。

    秦悦眯着眼睛眺望远方,落日被山峰遮去了一半,晚霞染遍天际的云彩。

    姿容端妍的女子怀抱一只雪白的小猫,喃喃自语“待我归隐俗世之日,管他白若还是纪帆,都不必放在心上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