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旧事种种徒费唇舌 素手纤纤尽绘河山2

章节目录 旧事种种徒费唇舌 素手纤纤尽绘河山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天热热闹闹过来了许多人,堵在秦悦的洞府门口。秦悦当时还没睡醒,半梦半醒之间,听见翡翠幽幽地来了一句“你洞府外面聚集了一大批人修。”

    秦悦揉了揉太阳穴“估计是前来拜访的晚辈以后要定个规矩,不许他们这么早来了。不对,也没有以后了”

    她本想不管不顾,再睡上一会儿,但终究不忍心这群弟子在外面等太久,遂慢吞吞地翻下床榻,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步履蹒跚地走过去开门。

    诸位弟子见到她齐齐行礼,然后捧出了一沓典籍,道“这是墨宣师祖嘱咐我们送来的。”

    秦悦匆匆扫了一眼,见他们带来的全是自己向墨宣讨要的记载。点了点头,道“劳烦你们替我放进去。”

    几个小修士搬着书往里面走,隐约听见秦悦说了一句“师兄惯会扰人清梦。”

    几人对视一眼,只当没听见这句抱怨的话。

    秦悦靠着墙,几乎又要睡着了。面前走来了一个人,小声唤了一句“墨宁师祖。”

    于是秦悦再度被吵醒了。

    她见眼前不过是个炼气期的晚辈,也不忍苛责他,只是温煦问道“何事?”

    “墨宣师祖说,他已去替你找琴了,让你耐心等一等。”

    秦悦莞尔“多谢师兄了。”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几人又拜了拜,依次退下。

    秦悦招了招手“翡翠,去送一送他们。”

    翡翠慢悠悠地走上前,对几个小修士说了一句“几位请吧。”

    几人颇为羡慕地望了一眼翡翠,心想“这位墨宁前辈果真不同凡响,养的灵兽还会说话。还让灵兽代她送客,委实与众不同。”

    秦悦在“继续睡”和“起来读书”两件事之间踌躇了一会儿,最终选择了前者。但今天注定有一个忙碌的早晨,半刻钟不到,又有人来访了。

    来人是白若,秦悦一看见她的身影,顿时清醒了不少。

    白若见她一脸倦色,怎么着都猜不到她是没有睡好。先客客套套说了一句“听纪帆说师姐已经醒了,墨宜特意前来拜访。”

    秦悦懒得跟她说场面话,自去寻了一把椅子坐了,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她“师妹也坐吧。”

    白若伸手入袖取出了一瓶丹药“师姐重伤归来之时,我没有携伤药来访,如今特地补上。”见秦悦不接,她便自作主张地放在秦悦面前的案上,然后才拣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秦悦歪着脑袋看着她“师妹有心了。”

    “几日前,我还看见师姐一身血污,性命垂危。今日就见师姐神采奕奕,风华不输往昔。可见师姐福大命大,是个机缘深厚的人。”

    “机缘这种事,历来是说不清的。”秦悦随口接道,“有时候,机缘不仅要靠天意,还要拼人力。若是一着不慎,天意便成了天灾,人力也变成了**,这善缘哪,自然也成了恶果。”

    白若微微一怔“师姐说得好生玄奥。”

    “修仙这么多年,总该有些切身的体悟才是。”秦悦继续不温不火地说着,“我一向觉得万事有因才会有果,所以晴天霹雳从天而降,必是因为我造下了什么冤孽。我自认我修仙三百余年以来,从未悖于本心悖于道义,想来也不会遭逢什么无端的劫数。”

    她的语速不快,白若认认真真地听着,若有所思。

    秦悦轻笑,状若无意地问了一句“师妹以为何如?”

    白若顺口答道“师姐所言甚是。”神色很是恭谨。

    “师妹好生无趣,单是会说这些奉承话。”

    “怪我修为低微,没办法同师姐探讨修炼的心得。”白若谦顺答道。

    秦悦在心底念着“修为低微”这几个字,不自觉地泛出了一抹冷笑。白若如今结丹中期,放在同龄人眼中,即便不是佼佼者,也算是位列中上。她所谓的“修为低微”,只不过是针对秦悦而言。

    秦悦还记得,当年在梦随之境里,白若说了一句“墨宜与师姐同岁,修为却差了许多。”没过多久,便把她推进了原火。

    以至于如今再次听她说自己修为低微,竟觉得祸事就要临头了一般。

    秦悦抛开回忆,随意看了几眼面前白若送来的丹药,摇首笑道“可惜哪,说起这恶果与劫数,我还是”

    她的话还没说完,外头便传来了一声轻唤“墨宁师叔在否?”

    秦悦懒洋洋地靠上椅背“你进来吧。”

    白若暗自咬了咬唇。本想问“师姐说什么可惜?”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问出口。

    进来的人是纪帆,他朝在座二人拜了拜“两位师叔都在啊。”

    秦悦点了点头,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纪帆对门外招了招手,复又转身垂首,对秦悦道“我是来还人的。”

    两个小修士抬着一个白衣少年走了进来。

    秦悦站起身,缓慢地走了过去,仔细看了一会儿沉睡的折夭,点评道“确是仙人之姿。”

    白若看着秦悦缓慢的步伐,心中微讶她的腿脚有伤?怎么没有半点消息传出来?

    秦悦指了指两个小修士“你们先把他抬到里面的矮榻上去。”

    两人点了点头,抬着折夭进了里间。

    秦悦踱着小步子走回了座位,刚刚坐下,就见那两个小修士已经出来了,站在纪帆的身后。三人暂时没有要走的意思。

    “还有何事?”秦悦颇为好奇。纪帆是守礼的人,若放在往常,怕是已经行礼告辞了。

    “弟子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师叔能不能”纪帆斟酌着词句,小心翼翼道。

    秦悦愣了一瞬,道“你说。”

    “弟子近来正在筹备结婴之事,不知师叔能否传授一二经验?”

    结婴之事,重之又重,像秦悦这种有师承的自然不必担心,万事都有师长提点。但纪帆没有师承,若想结婴,还是先找一位前辈仔细问问比较好。门中元婴道君不多不少,加上近些年新结婴的墨宣,刚好有十人。

    墨宣原是个好人选,但纪帆细一打听,这位师叔不知跑到哪儿去寻宝了,据说要找一把好琴。剩下的几位元婴修士都是高不可攀的,只有面前这位的性子最为亲善温和。所以纪帆又拜到秦悦这儿来了,只想趁此机会多讨几句提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