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旧事种种徒费唇舌 素手纤纤尽绘河山3

章节目录 旧事种种徒费唇舌 素手纤纤尽绘河山3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悦回忆起自己当初被迫结婴,差点陨落的情景,犹豫了一会儿,道“坐吧。”

    纪帆挑了把椅子坐下了。这回没让他坐地上,他很满足。

    那两个抬着折夭过来的小修士依旧待在原地,直挺挺地站着。秦悦看了他们一眼,大手一挥“你们也坐吧。”

    两人连忙拜谢,坐在了稍远一些的位置。在场几人除了白若,人人都觉得秦悦宽宏和善。

    自从纪帆进来之后,白若的脸色就不太好看。她极想知道秦悦未尽的那句话是什么,是不是和她有关?是不是察觉了什么?是不是要趁势告诫她不可轻举妄动?可惜她的诸多猜测全都泯灭在纪帆进门的那一瞬间。

    此时此刻,她见秦悦从从容容地招呼众人坐下,心里更是不快。门中许多弟子都说她柔善,即便身属掌门一脉,也从来都不摆出身份,对众人颐指气使。其实这些不过是她的表象而已。她骨子里还是有些倨傲的,她不屑这些普普通通的外门弟子。之所以会温和友好地对待他们,只是为了效法秦悦罢了。

    她本就自持身份,料想秦悦多少也会端一些架子,没想到人家直接让纪帆三人坐下了。纪帆便也罢了,那两个从未见过的低阶修士凭什么与她坐在一室?

    她想了又想,最终还是觉得秦悦这是在刻意轻视她。秦悦把她等闲视之,把她同那些身份修为都不高的小修士归为一类。

    若秦悦知道此刻白若的想法,定会十分无奈姑娘,你真的想多了啊。

    但她根本没有注意到沉默许久的白若,只是对着纪帆,把自己当年结婴的经历大概讲了讲“我当年结婴并非自愿,全是被一个邪道给逼的,差点就折在雷劫底下了。结婴的经验半点没有,扛雷的经验倒有许多。”

    纪帆怔了怔“师叔别说笑了。”

    秦悦一本正经“没跟你说笑。我当时只结出来一个虚婴,至今还没养实。”她说着说着,神色渐渐黯淡下来。她丹田里的小元婴,恐怕永远只能当个虚婴了。

    秦悦缓了缓心绪,继续道“进阶之要,在于顺其自然。你若是觉得修为已经抵达了临界点,应劫的准备业已万全,着手结婴也无妨。”

    纪帆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弟子明白了。”

    宗门之中添一个元婴修士是好事,何况她这个元中的修为已经约等于无了。所以她真心实意地祝福了一句“贺你一帆风顺。”

    然后纪帆道谢,也没多做停留,欣欣然起身告辞了。

    秦悦看了一眼翡翠,后者对上她的眼神,认命道“我去送一送。”转身的时候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她的脚踝,意为要不是看你腿脚不便,我才不会替你做这些。

    秦悦失笑。

    白若神色复杂地看着莫名笑出声的秦悦,轻声唤了一声“师姐。”

    秦悦偏头看向她,随口说道“哦,你还没走啊?”

    这种言语中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淡漠与无视令白若很是懊恼。她咬了咬下唇,终究还是问了一句“师姐适才说什么恶果和劫数有何可惜之处?”

    秦悦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会儿,才道“我此番遭逢大劫,险些陨落于世。虽向日无有恶行,却无端食其恶果。所以我觉得有些可惜可惜我素来坚信不疑的因果之言竟像是个谬论。”

    白若的身子放松了些许,应道“因果之论,也不可尽信。”

    这时翡翠“送客”回来了,跳上了秦悦的双膝,稍稍转头,目不转睛地瞅着白若看。

    白若被那双碧绿色的眼眸一望,恍惚间竟觉得眼前只剩下了两汪碧色的深潭,深不见底,微微泛着凉意。

    这只灵兽不喜欢她。白若当即便反应了过来。思量了片刻,道“师姐初初醒转,合该好好歇着,墨宜就不打扰了。”

    秦悦微微点头,双手搭在翡翠的猫爪子上玩,没有看她一眼,仿佛就连一句应答的话都懒得施舍。

    白若抿唇,转身走出秦悦的洞府。隐约听见这位师姐问了灵兽一句“你怎么没有去送她?”

    然后那只白猫小声嘟囔了什么。可惜此时白若已经走到了门口,只听见了“女修”,“好”,“远”这几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字眼。

    其实翡翠的原话是这样的“我不喜欢这个女修,她不是什么好人,你记得离她远一点。”

    秦悦挑了一本书,顺手翻开看了看,随口应了一句“哦?”

    翡翠郑重其事地跟她说“沉雪兽族,擅卜吉凶。我总觉得她会对你不利。”

    秦悦云淡风轻“我知道。”

    翡翠爬进她的怀里,伸出猫爪子拍了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及时防范,早作准备。”

    秦悦翻了几页书,抬眸笑道“好。”

    她手上的这本书是墨宣今早刚刚遣人送来的,讲的是俗世的山川河流,名胜古迹,还算详实。书中穿插着许多地图,十分精致,只不过都分散在书中各处,没有一幅完整的地图。

    秦悦修仙数百年,看典籍几乎过目不忘。一本书翻下来,分散在各处的地图已经烙印在了她的脑海,还自行拼接了起来,出现了一整张地图的雏形。

    秦悦一时手痒,把眼前浮现出来的地图描画在了纸上。她腕上有伤,执笔绘画很吃力,描上寥寥数笔就要迫不得已地停下,休息好久才能继续。

    落下最后一笔已经是十天之后的事了。翡翠啧啧称奇“连续十天不眠不休,这般勤奋我倒是头一次见。”

    “我以前研究阵法的时候,比如今还要夸张一些。”秦悦看着完工的地图,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翡翠面无表情“难以想象。”可见秦悦懒惰散漫的形象有多么深入人心。

    秦悦思忖良久,突然灵光一现“我何不把想要前去游历的山水一并画上地图?”

    于是半月之后,地图上又多了许许多多的崇山峻岭,激湍清流。

    秦悦重重勾画出一条线路,招呼翡翠来看“我打算沿着这条路,一路游山玩水,赏月听风。你觉得如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