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改天换命尘年陨世 弃信忘义胡易逃生1

章节目录 改天换命尘年陨世 弃信忘义胡易逃生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三十五章

    “近来偶窥天意,知世有奇人临也。大喜过望。夜观星宿,知此为天外来客,降于北川。天命所归,福缘深甚。淑慎命途,或有转机。”

    这是尘年写下的一段话。

    他曾给秦悦两个锦囊,一红一黑。红色的便是那句暗示莫云的话,黑色的锦囊里便是他托付秦悦的事。

    秦悦当初曾应允他,若自己挺过这场生死大劫,便完成他一个托付。眼下损毁的经脉已经补好了,合该是兑现承诺的时候,所以她把尘年留下的黑色锦囊找了出来,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一沓玉笺。

    她挑了一张玉笺细细读过,便读到了上面那一段话。

    秦悦不由自主地想道“尘年所说的那个奇人,不会就是我吧?”

    她坐了下来,把剩下的玉笺一一拿出来翻看。

    自她洗髓过后,体态就轻盈了许多。疾走之时,甚至能飘起来。时而凉风拂过袍袖,带起衣袂翻飞,竟有飘飘欲仙之感。

    此外便是耳聪目明,见之不忘,读书一目十行。所以这一沓玉笺不过用了小半个下午便看完了。

    秦悦靠上椅背,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在桌案上。

    翡翠慢吞吞地爬了过来,怀里抱着一堆山果,都是秦悦这两天刚从储物珠子里翻出来的,虽被封存了良久,但仍颇具风味。

    翡翠跃上桌案,笑眯眯地递给秦悦一颗桑葚“你吃。”

    秦悦低着头,顺手接过来吃了。

    翡翠看她神色不太对,一边咬着果子,一边口齿不清地问道“你在想什么?”

    “我受一位故人所托,要替他在北川寻一个人。”秦悦答道。这位故人自然就是尘年,他所托之事便是让秦悦寻一个名为温淑慎的女子,然后收留她。

    “又不是什么难事,你这般烦恼作甚?”

    秦悦幽幽道“这个女子,是个不曾入道的凡人。”

    若要寻一个修士,自然容易。以秦悦在北川的身份,大可在各个门派公开悬赏,集结各宗上下弟子之力,找出一个人不过是早晚的事。但这人偏偏是个俗世中人,轮回转世不知历了多少回,相貌姓名也变了几番,若想找出来,简直比登天还要难。

    显然尘年早就料到了这一点,当初曾“不经意”地给了秦悦一缕元神。他说,温淑慎若出现在方圆百里之内,元神必有感应。

    秦悦有些茫然。照此看来,她岂不是没事儿就要往俗世跑几趟,还要专门往人堆里扎,看看是不是能恰巧碰上?

    秦悦默默地叹了口气。

    说来也是个辛酸的故事。

    这个叫温淑慎的女子,是尘年心尖上的姑娘。几百年前,两人情投意合,正欲互结秦晋之好之时,尘年突然被一个路过的老道君瞧出了资质。

    这位道君觉得尘年“身赋异禀,眼通阴阳”,也不管他岁堪双十的年纪,直接把他掳走当成了弟子。可怜本该拜堂成亲的尘年,被老道君带去了一个远在千里之外的深山之中,日夜修炼不辍。

    老道君待他也不差,把毕生所学都教授给了他,尤其是一身卜算运数的奇术。尘年总以为自己好好研习,便能回到从前,再见温淑慎,所以学得格外勤奋,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可惜尘年一直没有离开过这座深山,直到一百多年后,老道君闭眸坐化。

    他循着记忆找到了当年的住所,昔日佳人早就化作了一抔黄土。他辗转问询之后得知,温淑慎一世未嫁,孤身白首。

    悲痛与愧疚一同涌上了尘年的心头。

    他本想凭借这百余年来的苦学,找出转世后的温淑慎。但卜算命数这种事,向来是算得了别人,算不了自己。温淑慎为他心念所系,自然也一并算不得。

    再后来,他自甘折了一半寿元,算出了这位温姑娘来生福薄,早夭。生生世世,都是如此。

    尘年不忍,又卜了一卦,才知唯有待在仙缘深重,福泽绵长之人身侧,方可无忧无疾,平安而终。

    尘年所求的,不过如此了。

    所以他找上了秦悦,帮她算出今生的劫数。那句暗示莫云的话,与其说是给秦悦的锦囊妙计,不如说是对秦悦的恳求恳求她看在这句提点的面子上,找到那个温姑娘,用自己的福泽庇佑她。

    尘年在玉笺上写了这么一句“甚矣,逆天之举。寿元无多,唯百余年耳。”

    这话说得不明不白的,秦悦心下估摸着“他大概是说他逆天而行的事做得太多了,所以寿元折损了不少,只剩下一百多年了。”

    略略一算,尘年竟已坐化了。

    秦悦颇为感慨“造化弄人。”

    尘年把她拉回了仙途,可谓恩重如山。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去找一找这个名为温淑慎的女子。一来,可慰亡者生前忧怀,二来,可偿自己愧受之恩。

    正好前段时间画了一幅俗世的地图,如今按照原计划游历一番也未尝不可。一次遇不上,她多跑几趟便是了。

    把翡翠叫过来,问了问它的意愿“我还是想去俗世,你要不要一起?”

    翡翠颇为自然地点了点头“我可不想孤零零地留在这儿。”

    秦悦微笑。

    “况且修身修心,既须出世,又须入世,一直待在修仙世界虽好,但经常去俗世走走更佳。”翡翠一本正经地说道,“如此才有益于心境提升嘛。”

    秦悦见它说得头头是道,觉得有趣得很,又拆了不少玉盒,把里面封存的果子递给它吃。

    翡翠碧眸含笑,津津有味地啃着果子,吃到一半吐出了一个果核,伸出猫爪擦了擦嘴,道“你怎么不把元婴放出来玩?”

    秦悦自视丹田,发现小元婴正趴着睡着了,脸歪向了一边。半长的头发蓬蓬的,散落在了一旁。大概知道秦悦在看她,下意识地伸出小手揉了揉眼睛,但仍旧没有睁眼,一副“我好困再让我多睡一会儿”的模样。

    秦悦收回了视线,对翡翠摊了摊手“睡着了,改日再放出来陪你玩。”

    翡翠试图解释“我不是要和她一起玩,我是关心你”

    秦悦没搭理它,埋头读书。

    翡翠干脆承认“好吧,我就是想和她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