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改天换命尘年陨世 弃信忘义胡易逃生2

章节目录 改天换命尘年陨世 弃信忘义胡易逃生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悦抬眸一笑,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一句“师祖在否?掌门有请。”

    翡翠懒洋洋地趴在一堆书册上,看着秦悦步履生风地走过去开门。

    门外是个筑基期的男修,见她出来,拜了一拜“掌门说他活捉了一个魔道,问师祖您想如何处置。”

    秦悦踏出洞府“我去看看。”

    男修犹豫了一下,道“掌门说师祖给一句答复就成,不必亲自前去。”

    秦昌是担心她腿伤未愈,不便行走啊秦悦微笑“无妨。”

    回首望了一眼翡翠,后者小跑过来,沿着她的裙角攀上她的肩膀。

    秦悦抱着翡翠,信步而行。那个男修自然不敢走在她前面,只是跟在后头,随着她的脚步走。偶尔抬头看着她的背影,心中不免感慨“这位前辈我也是见过的,以往不觉得她如何出尘闲逸,如今看她倒有了飘然登仙的气度。这结了婴的人,果真不太一样。”

    没走多久就到了秦昌洞府,秦悦走了进去,便见师尊凌玄背对着她,负手而立,隐隐约约地透露出化神期修士的威严。

    秦悦默了片刻,把翡翠放在一旁,缓缓跪下“弟子不肖,颇令师尊烦忧。”

    秦昌转身,就看见幺徒乖乖巧巧地跪在了面前,连忙上前扶起她“伤还没养好,无端跪下作甚?”

    秦悦垂眸“不瞒师尊,我的经脉已经补好了。”

    “能补就好,能补就好。”秦昌连连点头,欣慰不已,“见你如此,为师就放心了。几月不见,你可是有什么奇遇?”

    秦悦知道他在问自己如何补好了经脉。她笑了笑,答道“几百年前偶知了一个秘法,不仅可以修补受损的灵脉,还能洗筋伐髓,剔除经脉杂质。师尊可要一试?”

    秦昌沉吟“等他年修炼遇见瓶颈之时,再试此法不迟。”

    秦悦点了点头,又问“那魔道现在何处?”

    秦昌指了指后门“锁在后面那个阵法里了。你去罢,想怎么处置,全凭你的心意。”

    秦悦提步,神色自如地走了过去。

    幸亏她来看一眼,那胡易竟然妄想逃出去。

    秦悦看着解了一小半的禁制,冷笑道“你的阵法造诣倒也不差,竟能解我师尊布下的法阵。”

    胡易阴嗖嗖地扫了她几眼,见她面上尽是从容不迫的笑意,怀中还抱着一只雪白的灵兽,而自己却被关在这里,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顿时气恨交加“你倚靠师门,把我捉过来,算什么本事!”

    秦悦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可惜啊,阵法造诣再高,也没能把那个解灵阵设下来,让我逃过了一劫。”

    这话委实戳中了胡易的痛处,他恨声道“一月,不,半月!再给我半月我便能彻底领悟那个阵法!哼,我不过是棋差一着!”

    秦悦云淡风轻地看了他一眼,就不再理会他了,专心致志地研究起了困住他的阵法。

    敛眸演算了片刻,秦悦运起灵力,把胡易解开的那部分阵法补好了。心念一转,又把阵法加固了几分。

    胡易不敢置信“你!你怎么还能运转灵力!”

    秦悦语重心长地说道“道友啊,你有张良计,我有过桥梯啊。”

    那四根锁灵钉明明锁住了她的经脉!胡易怎么也想不通为何秦悦现在还能自如地运转灵力真是命好。

    “我请师尊生擒你,不过是要问你一件事。”秦悦悠悠道,“你要我的纯灵根,究竟有何用?”

    胡易冷哼“我凭什么告诉你?”

    “如今角色颠倒,你成了受困的阶下囚,生死不过在我的一念之间。”秦悦淡漠地看着他,“你又凭什么和我作对?”

    “你若没有一个化神期的修士当师尊,我又岂会出现在这儿?”胡易颇为不屑,“你不过是借了师门的手,才能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你若有点真本事,不妨亲自与我过两招。”

    秦悦失笑“阁下好算计,不过激将法可刺激不到我。我生在宗门,自然要借助师门的力量。承蒙师尊体恤,亲自替我捉来了你这个魔道。一来,解我心头之恨,二来,免天下正道修士掉入魔爪。我只管看你困于此间的结果便是,至于你为何沦落至此,与我何预?”

    胡易别过脸,嘲讽了一句“蛇蝎心肠。”

    “人人都说我仁善,还从未有人说我心比蛇蝎。”秦悦感慨道,“你也算是头一人。”

    她顿了顿,继续道“我只问你要纯灵根何用,你若实话实说,我便不取你性命。”

    胡易转过脸来,看了她两眼,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秦悦微笑“我以修为起誓,决不食言。”

    许久之后,胡易终于犹犹豫豫地开口了“我学了一种功法,须用五系纯灵根为辅。”

    秦悦把前因后果联系起来“所以你研习那个解灵阵,原是想剥掉我的灵根?”

    “不错。”

    秦悦喃喃自语“幸亏你没领悟出解灵阵。”

    胡易嘴角动了动。这恐怕是他此生最遗憾的一件事。

    “想来你研习的并非什么正道,而是邪功异术,竟还要拿取旁人灵根。”秦悦一脸冷漠,“真真是背信弃义,有愧道心。”

    “我遁入魔道之时,就不再有什么道心了。”胡易不耐烦地说。

    “把那个关于解灵阵的记载给我。”秦悦想了想,又道。她纯属好奇,心想若我窥破了此阵奥义,于阵法一道的领悟兴许能更上一层楼。

    胡易翻了翻衣袖,扔出了一个玉简。玉简是死物,可以穿越阵法禁制。

    秦悦把掉在脚边的玉简捡了起来,顺手扔进了储物珠子,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胡易一惊,连忙唤住她“你别走!你不是说要放我离开的吗?”

    秦悦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我什么时候说要放你离开了?”

    “适才!适才你以修为起誓了,你忘了吗?”

    “我只说不取你性命,没说要放你离开啊,道友!”秦悦回眸,“你放心,我过几天就给你挪个地方。唉,总不能让你一直待在这儿,干扰我师尊的修行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