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本命宝绘山河社稷 掠影琴谱锦瑟华年1

章节目录 本命宝绘山河社稷 掠影琴谱锦瑟华年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三十六章

    胡易只看见秦悦的背影慢慢走远,一只白猫越过她的肩膀,瞥了他几眼,又沉下去埋首在秦悦怀里,仿佛对他不屑一顾。

    胡易冷哼了一声,掐出了几个法诀,试图破开眼前的禁制。

    这原本是一个中规中矩的阵法,已被他窥破了一点玄机。假以时日,他解开阵法逃离此间不是难事。可惜这个阵法刚刚经了秦悦的手,被她改了几步,整套算法都被打乱了,饶是精通阵法的胡易,也未必能破开。

    胡易恨恨地捶地。那女修只改了三步而已,看着和原来没有多大差别,可就是这三步,牵动整个法阵背离了传统的计算方式,此时此刻,他根本不能理解这种算法,连一点解阵的思路都没有,更枉论逃脱了。

    “真不知她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胡易有些不甘又有些颓然,“思维奇异,设阵的方法也与众不同。”

    而秦悦已经回到了秦昌面前,道“师尊,那魔道擅长阵法,您得再给他添几道禁制才成。”

    秦昌讶然“你没把他的性命取了?”

    “没有。”

    “我还以为,你让我活捉他,是想亲手了断他的性命。”

    “他有心断我经脉,意图毁我灵根,若单单让他这么陨落了,岂不是太便宜他了?”秦悦勾了勾嘴角,“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才有意思。”

    秦昌很宽容“随你心意便是。”

    “待我寻得一个困人的道器,便来此将那魔道挪走。”秦悦道,“万不能让他扰了师尊洞府这片清静之地。”

    “困人的道器”秦昌拿出一个玉葫芦,“这便是一件困人的法宝,只能装活物。除了人修,妖兽也是能进去的。品阶可,你拿去用吧。”

    秦悦推辞“我已经得了师尊一本神诀,如何敢再受师尊赠宝?”

    说完,她又跪下行了个大礼“还未谢过师尊馈赠神诀之恩。”

    秦昌顺势把玉葫芦递到她面前“这件灵宝,你也一并拜谢了罢。”

    “这”秦悦迟疑了一番,“倒不是弟子有心推拒,也并非不欢喜这件法宝。只是弟子修行已久,未报偿师恩,反倒惹师尊担心牵挂。实在无颜再受师尊赠礼。”

    秦昌笑道“权作结婴礼成的贺礼,你可接受?”

    秦悦猛地抬起脸“师尊,是说”

    “不错。”秦昌点了点头,“起先我便说过,待你从沧镜归来,便为你和墨宣举办结婴大典。你便当这只玉葫芦是为师提前予你的贺仪。”

    秦悦怔怔地伸手接过,又拜了一拜。

    秦昌扶她站了起来,面有欣慰“届时我身为师长,合该给你拟一个尊号。你心里可有什么中意的名头,说来与为师听听。”

    秦悦不由一笑。当年鸿一曾劝她务必要与师尊商量着拟定尊号,免得像“珵美”那般羞于启齿。她细细思量了一番,道“就叫辰音吧,星辰的辰,音律的音。”

    “辰音”秦昌琢磨了一番,“意思是好,但有失尊贵。”

    他左右踱了几步,缓缓道“不如改辰为宸,唤作宸音,你意下如何?”

    宸,北星之意也。在修真界,这个字常被用来代指仙宫,确实是个贵重的字眼。

    秦悦莞尔“师尊决定便是。”

    这天临走之时,她还用玉葫芦把胡易装着带走了。回洞府后,专门辟出了一间小黑屋子,把胡易关了进去。连设几道阵法困住了他。

    胡易一直呶呶不休地嚷嚷着,说什么“鼠辈安敢锢我”,还斥骂秦悦“为人惫懒,失信食言”、“碌碌之身,全赖师门”。

    秦悦自然不会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听过就罢了。看了看他面前的阵法,觉得不太放心,又添了一个机关上去。机关本身便是个禁制,又与阵法互相融合了,少有人能够解开。更何况胡易压根儿不通机关,如今插翅也难飞。

    胡易也知道自己逃脱无望,嘴上更是不肯善罢甘休,把灵宇宗上上下下全都骂了一遍。

    秦悦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你若再敢辱我师门,我便把你舌头拔下来扔到林子里去喂妖兽。”

    胡易张口欲言,却见秦悦神色嘲讽“我墨宁说到做到。”

    胡易果真闭上了嘴,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盯着秦悦。

    他上次与白竹斗法时,后者扔下的一张雷符伤了他的右眼。所以迄今为止他的右眼旁侧还有一道深深长长的伤疤,眼珠泛白,眼神空洞,看上去极为可怖。

    秦悦心如止水地看着他,片刻之后,转身离去。

    她曾跟白若说“万事有因才有果,所以晴天霹雳从天而降,必是因为我造下了什么冤孽。我自认我修仙三百余年以来,从未悖于本心悖于道义,想来也不会遭逢什么无端的劫数。”

    她想,她说的不错。倘若只就胡易一事而言,她逢劫罹险是因,如今捉住元凶关着胡易便是果。冤冤相报,因果相生。

    回到屋内坐定之后,秦悦伸手入袖翻了翻,本想研读那个关于解灵阵的玉简,却翻到了很多年前买下的那个随身药园。

    里面只养着一种灵植,便是她本命法宝的最后一件材料,碧霄竹。

    秦悦想了想,还是把这根竹子挖了出来,顺手取出了元品丹炉,开始炼制本命法宝。

    其中画卷本身和幻尘彩皆已炼制,剩下的只是不甚费工夫的生妙笔而已。但秦悦也不敢掉以轻心为了这根碧霄竹,已经生过不少周折了,她可不想再重头再来一遍。

    但让她一直盯着丹炉不动弹,她也不乐意。遂把翡翠抱过来,放在丹炉旁边,随手揉了揉它的脑袋“炼法宝呢,帮我看着点。”

    翡翠跟她处久了,胆子也大了,闻言往后退了几步,道“这般累人的活儿,我可不干。”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秦悦轻笑“那你往后别想从我这儿拿果子吃。”

    翡翠挣扎了一下,慢吞吞地爬了回去,坐在丹炉前面,一言不发地看着炉子里的灵材。

    秦悦满意地微笑。她发现翡翠近来尤其喜欢吃她以往采摘的野果,用来利诱再好不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