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惘器灵私心瞒秘法 福元婴善念埋祸根1

章节目录 惘器灵私心瞒秘法 福元婴善念埋祸根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三十七章

    琴心之境秦悦有一瞬间的了然,仿佛摸到了这重境界的奥义,但仍欠了一分火候。

    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逼迫自己沉静下来。

    耳边是琴声,风声,还有桃花掉落的声音,清晰可闻。天地之间,唯有一片桃林,一段琴音。但就在此时,突然有一句话窜进了她的耳朵

    “师姐好兴致。”

    秦悦睁眼,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白若。

    白若怔愣一瞬“师姐怎么这般看我?”

    秦悦把掠影琴收了起来,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土。似笑非笑道“我在这儿奏琴悟道,你却突然冒出来扰了我的心神,你想我怎么看你?”

    白若微微垂首,似是羞愧至极“我我不是有心的。”

    秦悦轻哼。她两百余年未解琴心,今日好不容易有了些领悟,谁知竟被白若打断了。她好歹顾念着同门情谊,这才没冲上去跟白若计较。

    白若虽不知自己断了秦悦的体悟,但见她脸色不好,心里也有了分寸。娇娇柔柔地走上前,亲热地握住秦悦的手,道“我前些日子常常去拜访师姐,但师姐一直避而不见。墨宜实在挂念得很。今日看见师姐,难免不由自主地唤了一声,不想竟打搅了师姐,还请师姐莫要怪罪。”

    秦悦不动声色地抽出手“罢了。也怪我自己未尝设下禁制。”

    白若看了她几眼,关切说道“前不久谣言四起,事关师姐道途。墨宜每得闲暇,就总想找师姐问问清楚。一来,也好教我放心,二来,免得让旁人再以讹传讹。”

    秦悦翻出了一张帕子,擦了擦手“师妹有话直说。”

    白若直视着她的眼睛“听说师姐经脉俱毁,此生再也不能修炼了,不知是真是假?”

    原本她看见秦悦孤身闲坐于此,还兴致勃勃地抚琴奏歌,便当传言有误。可后来细细一听,才知秦悦奏琴没用上半点灵力,不由再度怀疑起来。毕竟传闻亦真亦假,但也不至于空穴来风。

    秦悦继续擦着手“无稽之谈,师妹也信?”

    白若镇定地回答“我自是不信的。”

    “既然不信,又何必出言相询?”秦悦把手中的帕子递给白若,“劳烦师妹替我扔了。”

    白若接过帕子,神色怔忪“师姐无恙,再好不过。”

    秦悦轻笑,转身走远,撂下一句“下月之朔,为我结婴大典,还望届时师妹不要缺席。”

    白若下意识地捏紧了手里的帕子,眼光紧紧跟随着步履生风的秦悦。后者走得十分轻快,哪像月前腿脚不便的样子?

    “她一向聪颖灵慧,我今日这般探问她,她还不知会怎么想。”白若默道,“再说了,她本就对我心存怀疑我委实是操之过急了。”

    此时秦悦还没有走出这片桃林。

    她盘算着挖一棵长势不差的桃树走,回去以后就用生机术催熟,令它提前结出果实,成全翡翠那颗贪吃的心。

    转了一圈,挑中了一棵桃花开得正盛的矮树。抽出羽扇,连根挖了出来。拿出随身药园晃了晃,桃树就移栽了进去。

    秦悦微笑,颇感满载而归。

    到洞府后,就见翡翠趴在桌腿旁边,旁边停着照心灯,一兽一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翡翠道“你借人修的灵根之火而生?”

    器灵骄傲地否认“生而为道器,何须仰赖人修之火?”

    “那你讨要这簇灵根之火作甚?”翡翠指着灯笼里面燃着的火苗。

    “你懂什么,这是纯火灵根凝出的火焰,和那些杂灵根之火有着云泥之别,若着意锻造,升为仙品也是可能的。”

    现在这团闪闪发光的纯灵根之火,只是元品而已。和仙品也有着天差地别。

    “仙品?”翡翠露出神往之色,“真不知那是怎样一种境界。”

    “这有何难!”器灵洋洋得意,正打算向翡翠展示一下自己的博闻强识,就见不远处走来了一个人影。它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秦悦微微挑眉“怎么不说了?纯灵根之火如何升为仙品,我也想知道得很。”

    器灵缄默。

    “怎么?不愿意告诉我?”

    许久之后,照心灯发出了闷闷的声音“不是不愿,是不敢”

    秦悦挑了把椅子坐了下来,抬眸道“此话怎讲?”

    “于你而言,我不但毫无用处,还是当年囚你之人的道器。如果我现在就把升品秘法告诉你,我便再没有什么价值了。将来你若看我不顺眼,随时都会丢弃我,任我自生自灭。”

    秦悦讶然“我不会。”

    显然照心灯没有听进去,它自顾自地往下说着“我只希望,你将来想扔下我的时候,能想起我知道一个锻造灵根之火的法子,愿意让我以这个秘法换你收留我平安度日。”

    秦悦闻言微怔,站了起来,好言好语地安慰它“这些年来,你从未伤害过我,反倒帮了我不少忙。所以不论你的主人是谁,我都不会牵连到你身上,你只管放心便是。”

    器灵将信将疑“人修狡诈,谁知你是不是在故意骗我,哄我说出那个秘法。”

    秦悦颇为无奈“这种事我还真不屑去做。”

    器灵慢吞吞地转了一圈,飞到了秦悦面前“不论你心里如何作想,我暂且不会把秘法告知于你。你就当我留了个保命的手段吧。”

    它至今仍记得华殊把它挥远,一脸淡漠地说“我不是你的主人。”于它而言,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它沉睡了两百多年才勉强接受了这个事实。如今,如今除了依靠秦悦,它竟不知应当何去何从。

    秦悦听它声音有些惆怅,一时不忍逼问。沉默半晌,道了一句“若我再遇华殊,定会请他把你认回。到时候你再告诉我也不迟。”

    照心灯华光一闪“一言为定!”

    它在秦悦身边待得太久了,过了这么多年太平安逸的日子。它已经失却了冒险的勇气,它害怕一旦离开秦悦,就要面对未知的危险,时刻担心有人会见宝起意,为了夺走照心灯抹掉它的灵智。现在听秦悦这么承诺,竟有些许感激之意油然而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