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惘器灵私心瞒秘法 福元婴善念埋祸根2

章节目录 惘器灵私心瞒秘法 福元婴善念埋祸根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旁的翡翠抬首望着秦悦,露出了讨好的微笑“我的桃子呢?”

    秦悦揶揄道“那片林子的桃花开得正盛,只有几个没长熟的果子,你可要将就着吃了?”

    翡翠的表情十分失望。

    秦悦信步往院子里走,边走边说“不过我挖了棵桃树带了回来,打算移栽在自家洞府里。这样年复一年,你都有现成的桃子吃。”

    翡翠立马面露喜色,跟了上去,亲昵道“你真真是思虑周全。”

    秦悦甩了甩衣袖,一棵一人高的桃树出现在眼前的空地上。

    自家洞府空荡荡的,单放一棵桃树更显寥落。秦悦思忖了一番,把这棵树挪到了院子外围的围墙边上,树栽在洞府里,花枝却伸到了围墙外,勉强算是一景。

    “你应该再在外头放一道禁制,免得人家一伸手就把桃子摘走了。”秦悦随手折了一根花枝,听见身后传来了翡翠的声音。

    秦悦莞尔“这儿是我的洞府,谁敢一声招呼都不打就随意拿我的东西?”

    翡翠辩驳道“那等你外出游历的时候,旁人就无所顾忌了。”

    秦悦弯腰把它抱了起来,笑问“那你说如何你才满意?”

    翡翠认真地想了想“你就在桃树上设一个幻阵,若有人胆敢肖想树上的桃子,便让他陷在幻阵里,困上十天半个月。”

    秦悦估计根本不会有人擅自拿取自己的东西,见翡翠坚持,她便依了它的意思,给桃树添了个阵法,看了看怀里的翡翠,莫名觉得好笑“满意了?”

    翡翠颇为沉稳地点了点头“满意。”

    “要不我再施展一个催生的法术,让你提前吃上桃子?”秦悦提议道。

    “你这人好生无趣。这桃花灼灼开得正好,你何必坏了它们的生长规律?”翡翠一本正经地摇首,“佳肴我要,美景亦不可失。”

    秦悦腾出一只手来揉了揉额头。她为翡翠考虑,反倒成了她的不是?

    没好气地瞪了一眼翡翠,秦悦坐回了屋子里,专心致志地读书。而翡翠却留在了这儿,跳了几下,伸爪去够矮处的桃枝。

    “鸿蒙之初,有凡人之欲修仙者,诞结福婴”

    秦悦细细地看了下去,总算明白了自己丹田里的是什么东西。

    据说,混沌之始,妖兽横行,手无寸铁的凡夫俗子常常受到欺凌,甚至沦为妖兽的食物。

    后来有那么一个凡人,窥破了天地法则,成功引灵入体,入道修炼,成为世上头一个人修。一路顺遂地踏进了元婴期,结出了古往今来第一个元婴。这只元婴最初只是一个光团,许多年后才比照着这个人修的模样,长出了手脚,化出了长相。它自带灵智,极为聪慧,面有佛相,那个人修觉得祥瑞,遂把它命名为“褔”。

    可惜那时候的修炼体系没有如今这般清晰,也没有炼丹阵法这类辅助修仙的杂学,因而后来这人修炼遇见了瓶颈后,便无从化解,不幸坐化了。

    其人虽死,福婴未亡。这个元婴顺承造化而生,为长命之身,不论人修轮回往世多少回,它都能一直平平安安地活下去。

    但福婴和那人修相处久了,一时不能接受宿主骤然离去。最终焚火自尽,化成了最初那个光团,沉睡于禹海之底。

    好在那位人修留下了不少心得体悟,对后世而言,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越来越多的人沿着这位开天辟地第一人的脚步,迈入了探索仙途的大道。

    福婴恰在此时醒来,见世间修道之人与日俱增,便有心入世,再行择主。此刻它虽身具前世记忆,但也没有执念于过去。慢慢长出了新主的模样,与其一道修行。世世如此,直到新择的主人陨落或是登仙。

    秦悦心想“所谓记忆传承,大抵就是上一世福婴观览过的景,经历过的事,留下的记忆,都留传给了下一代福婴。这只元婴,比我懂的多得多了”

    秦悦颇为感慨,把小元婴放了出来,恰好翡翠回来了,拉着元婴跟它一道去院子里赏桃花。

    秦悦以手支颊,看着二者蹦蹦跳跳跑远的身影。她今日才知道,并不是所有元婴都如她的这般,有神情有喜怒,能说会唱,能跑会跳。实则大多数元婴都不能言语,只能随着主人的心情波动或喜或悲。她能得一个福婴,确确是天大的福分。

    继续埋首案前,看着关于福婴的种种,丝毫不知那个看着孱弱稚气的小元婴正在兴致勃勃地爬树。

    这棵桃树并不高,但也比元婴高了几倍。小元婴像是想折最上面的桃枝,奋力地抱着树干,小手小脚并用,缓慢地往上爬。

    翡翠唯恐她出事,担忧地看了几眼“你想要哪一朵桃花?我替你摘下来便是。你仔细摔伤了自己。”

    小元婴脆生生地笑道“我只是想爬上去看风景。”

    坐在树顶上,视野果然开阔了许多。小元婴眺望着玉衡峰顶,嘴角的笑意像极了秦悦的从容恣意。

    不远处有个女修,渐渐走了过来。看到此处围墙之外有一树桃花,驻足许久,神色有些复杂。

    片刻之后,她才放平心绪,缓缓伸手,似是觉得花开绯艳,不可辜负,宜当折取。

    小元婴探出头来“树上有个幻阵,碰不得的。”

    女修愣了许久“你是墨宁师姐的元婴?”

    她便是白若,恰好途经此处,见到桃花便想起了此前在摇光峰桃林得遇秦悦一事,心中不甘,忧思亦甚,一时没有注意到这是哪儿,只想把这满树招摇的桃花毁了。现今看见这个元婴和秦悦一模一样的面容,恍然明白这里正是秦悦的洞府,万万不可造次。

    小元婴坐在枝头上,笑嘻嘻地答道“我和她一般模样,不是她的元婴,难不成是她的孩子?”

    若秦悦在此,断不会给白若什么好脸色看。可惜她与元婴各自独立,各有思想,元婴并不知她与白若的种种,还学了秦悦一副良善心肠,好心提醒了这个误碰花枝的女修。

    白若微微一愣,扫视了一眼小元婴,提步离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