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秦师尊指迷修仙路 三弟子参悟道中心

章节目录 秦师尊指迷修仙路 三弟子参悟道中心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三十九章

    许多许多年以后,卢秋仍会记得这个瞬间秦悦微微颔首,眸中含着思索与斟酌,玄色的衣摆被风轻轻掀起。以至于后来两处灵宇宗果真密切来往之时,卢秋竟觉得有自己的一份功劳。

    卢秋并未久留,跟着秦悦在玉衡峰上逛了逛,向晚之时便告辞了。秦悦独自踱回洞府,恰见洞府门口伫着一道身影。

    秦悦笑吟吟地走上前,唤了一句“师兄。”

    墨安回首,冲她点了一下头。

    秦悦打开门口的禁制,笑道“许久未见师兄了,进来小坐可好?”

    墨安似乎犹豫了一下,才道“不了。”

    秦悦挑了挑眉,没有坚持。

    “师妹结婴盛事,我身为师兄,还未送上贺礼。”墨安缓缓道,语气淡淡的。

    秦悦颇为会意地摆了摆手“师兄存有这份心意便好,不必讲求那些虚礼。”

    墨安默了一默,拿出了一支横笛“听闻师妹精通音律,特赠此物。”

    秦悦微讶,她还当墨安不想赠礼了,特意前来知会她一声呢。接过来看了看,材质是上好的灵玉,做工也算精细,其上还刻了两字篆体悦宁,恰与她的名字和道号相合。

    秦悦笑了笑,想起掠影琴上有一句小诗“空山自倩宁,闲云各相悦。”同样嵌了悦宁二字。恍然觉得冥冥世间巧合之甚。

    墨安低声道了一句“此为我亲手所制。”

    秦悦颇感讶然“难得师兄还记得我的本名。”

    墨安张口欲言,但终究还是深深地看了秦悦一眼,转身离开,什么也没有说。

    秦悦也没在意,心道“这位师兄寡语深沉,又不是今日才有的性子。”握着笛子,慢悠悠地走进洞府。

    正巧此时一个小修士跑了过来,喊道“两位师祖留步!”

    秦悦和墨安停下脚步,回首望去,只见一个男修疾走上前,微微一拜,道“掌门有请,两位师祖尽快去罢。”

    不远处的墨安和秦悦对视了一眼,后者走到墨安身旁,道“走吧,去师尊的洞府。”

    墨安就在原地静静地等她走上前来,闻言轻声应了一句“好”。

    秦悦既好奇又不解“都傍晚了,师尊还寻我们作甚?”

    “宾客才散,想来师尊也有些事想单独嘱咐。”墨安答了一句,“左不过便是些鼓励嘉奖的话,费不了多少时间。”

    果如墨安所言,秦昌叫他们过来便是说一些勉励的言辞。墨宣也在,三个弟子一道聆听着师长教诲。面前三人俱皆结婴,秦昌欣慰至极,言语之中也不经意地流露出些许得意。

    “灵宇宗上下,尔三人可堪表率。”秦昌道,“若你们之中有一人登临化神,本派便有两个化神修士坐镇了。”

    秦悦笑问了一句“不是还有青焰师祖吗?”

    秦昌神色略微黯然“你多年身在南域,有所不知。”他顿了顿,却没有再说下去。

    墨宣轻咳了一声“师妹,青焰师祖他已经坐化了。”

    秦悦一怔“师祖分明是那般惊才绝艳的人物,怎么,怎么会”

    她一时有些不敢置信。她记得青焰以此为尊号,是因为他身上有一木一火两个纯灵根,资质属于上上佳和她的灵根一模一样。那青焰如今已然坐化,是否意味着自己也会无奈地面对这一天的来临?

    秦悦有些莫名的伤感。这种情绪和当初四肢经脉俱毁之时的感受截然不同。当初她正视现实,想方设法地活得恣意,如今却无端悲观起来。仿佛前面有一堵墙拦住了自己的去路,她再如何修炼,都越不过这堵墙,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高墙倒塌,砸在自己的身上只能带着无尽的遗憾,面临坐化的结局。

    秦昌看着她伤感而惆怅的神色,便隐约猜到了她在想什么。其实时至今日,他也不能从师尊青焰坐化的阴影中走出来。他一边修炼,一边就会思量凡人之于修仙,自是逆天改命之举。天道不容,那修仙之人还能否存活于世?

    四人静默许久,最终墨宣低沉无措的声音打破了平静“这世上,究竟有无登仙之人?有无得道飞升之人?潜意修行,究竟是对是错?”

    面前三个弟子似有消沉之色。秦昌叹了口气“修行之人多矣,中道陨落之人亦多矣。然,修为攀升臻于化境者,少之又少。吾辈踏足修仙长途,修心为要,修身为辅。墨宣,你为何修仙?”

    墨宣愣愣地答道“因为师尊引领,替我开启了仙路之门,我才知晓世上还有修仙这回事儿。”

    秦昌摇首“非也。我是问你,道心谓何。”

    “道心”墨宣跟着念了一遍,“寻仙,问道,觅长生。”

    秦昌拍了拍座椅上的扶手,语重心长道“修炼长途,不止长生二字,你还须承担起身为一个修士的责任。为师不求你开宗立派,名垂千古,只愿你善待他人,不负初心。如若此生无憾,长生与否又有何妨?”

    墨宣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弟子受教了。”

    秦悦和墨安亦是心有所感。

    “由凡入仙,自不是一蹴而就之事。为师修至化神期,尚感前路漫漫,是以你们不必亟于登仙之事,当下好好修炼要紧。”

    墨宣领会了他的意思,垂首道“是弟子思虑过甚了。”

    沉默许久的秦悦突然接了一句“这世上,有登仙之人,亦有得道飞升之辈。”

    墨宣愕然“师妹说什么呢?”

    “我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他原本是个人修,后来成功踏入了仙渡期,登临仙界。”秦悦想起了莫云,“我在沧镜之中知晓了他,也曾在南域闻听过他的旧事,想来不会有错。”

    此话一出,连秦昌都惊异起来。他自己已然不太相信飞升之事,适才说那番话,只是为了劝导三个弟子罢了。现在闻听世上还有先例可循,不由再度燃起了证道之心。

    墨安墨宣的眼眸中也染上了坚定之色。

    秦昌十分欣慰,又和三人探讨了一番向道之心。末了,三人告辞,秦昌坐看着他们起身离去,突然喊了一句“墨安,你留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