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临俗世纵意纵山水 往景国且歌且行舟1

章节目录 临俗世纵意纵山水 往景国且歌且行舟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四十章

    京城里有一家鼎鼎有名的酒楼,名唤八珍楼。按理说,天子脚下,理应没有什么灵异古怪之事发生,可这酒楼近来偏偏出了一件怪事一个头戴帷帽的黑衣女子时常抱着一只白猫前来,要一个雅间,点上一桌子的珍馐佳肴这哪里是一个普通女子能吃下的饭菜?但店内伙计回回收拾碗筷的时候,都没见碗里剩下一滴汤汁,颇感奇异。

    但这女子出手极为阔绰,像是对银钱没什么概念,吃完一桌饭菜便扔下一锭金子扬长而去。掌柜对她笑脸相迎还来不及,哪还会管她是否妖异?

    是日天气晴好,又逢京官休沐,八珍楼迎来了不少贵客,自是繁忙至极。那个头戴帷帽的女子就在此时出现了,怀里照旧抱着一只白猫,帷帽垂下轻纱,后面的双眉微蹙,似是不太欢喜这般热闹的氛围。

    掌柜见她现身,忙不迭地迎了上来,殷勤地招呼着“今日还是老位置?”

    女子微微颔首。

    掌柜连忙把她引上二楼雅间,十分热情“照旧是一份松鼠鳜鱼,一份油焖春笋,一份糖醋小排,一份桂花糯米藕,一份百合南瓜汤?”

    女子低头,像是和怀里的白猫交流了一番,片刻之后无奈道“再来一份蟹粉狮子头,一屉小笼汤包,一盅桂圆银耳羹,一只醉鸡半只盐水鸭。”

    掌柜记不住了,只好取了纸笔记下,暗道“这女子看似纤瘦,倒能吃不少东西也不知是什么来历。”

    这时那只白猫“喵喵”叫唤了两声,女子唤住掌柜“再添一份龙井虾仁。”

    “好嘞。”掌柜笔走龙蛇,飞快地把菜名记下。见女子暂且没有继续点菜的意思,就先行出了雅间,吩咐厨房尽快把这几道菜做出来,送到二楼去。

    两刻钟不到,菜就陆陆续续地上齐了。女子摘下帷帽,指着一桌子菜,笑着质问怀里的白猫“沉雪兽族都像你这般贪吃吗?统共十一道菜,你就点了六道。”

    这一人一猫自然是秦悦和翡翠。后者摇首“你还好意思说我,哪一次来这儿不是你比我吃得多?”

    秦悦莞尔,并不回答,只管执起筷子夹菜。翡翠不甘示弱,伸出一双猫爪去抓那笼汤包吃。奈何猫爪到底不如人手便利,它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只有一小半包子吃进了肚子,里面的汤汁撒了满桌。

    秦悦拿出一张帕子,好整以暇地擦了擦唇角,不怀好意地看着翡翠“看你吃得怪累的,不然我喂你吃?”

    翡翠坚决地摇了摇头“谁知你又要对我使什么损招。”

    它说这话也不是毫无根据的。上次它点了一锅甲鱼汤,秦悦忽然十分好心地盛给它喝,还非常贴心地喂它。身负沉雪兽族高贵血统的翡翠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这个侍奉,结果却吃到了满嘴的辣椒。

    后知后觉的翡翠终于意识到秦悦在捉弄它,竟然趁它不注意,在甲鱼汤里添了一把辣。翡翠从舌尖麻到了舌根,一张猫脸都涨红了,本想借由桌角的茶水缓一缓,谁知一碗热茶喝了下去,辣意不减反增。翡翠的眼泪都辣出来了,而始作俑者秦悦却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

    所以它现在不再相信秦悦的“好心”也不足为奇。

    秦悦轻笑,继续大快朵颐。

    这是她第二次来到俗世景国。

    此时距离她的结婴大典已有三年。

    当初秦昌讲了许多关于向道之心的体悟,秦悦回去之后若有所感,破天荒地没有就床安寝,而是对着空明的月色打坐了一夜。

    小元婴见状,便向她讨了一瓶丹药,趁她不注意,一连吞了好几颗。源源不断的灵力通过福婴涌进了秦悦的丹田。

    于是本打算感悟道心的秦悦被迫踏入了修炼。一旦开始,就没能停下来,直到两年以后,丹田之内的灵力达到了顶峰,修为倏然攀升至元婴后期,她才平复了体内磅礴的灵力,正式结束了这场小型的闭关。

    “罪魁祸首”小元婴被她捉过来,打了好几下屁股。边打边说“让你自作主张!我根基不稳,岂能随意进阶?”

    小元婴捂着屁股,委委屈屈地说“我这是为你好啊山河社稷图,你已经画出了一部分,倘若修为攀升,本命法宝也会跟着升品,届时你对这幅奇画的领悟就能更深一层了。”

    秦悦揉了揉小元婴的头发,把人家的头发都揉乱了,无可奈何地笑道“强词夺理,巧言善辩。”

    幸亏她还记得尘年托付之事,进阶之后,便隐去修为来到了俗世。一来可以替尘年找找那位温姑娘,二来可以在凡俗烟火中观人识事,稳一稳自己的境界。可惜她在凡人堆里待了将近一年,也没能遇上一个能引起尘年元神感应之人。

    几百年物换星移,景国帝都已经变了个模样,唯独这座八珍楼还在原处,屹立不倒,愈见繁华。

    许久未沾俗世饭食,秦悦行至此处,闻着饭菜香味儿就走进去了。从此一发不可收,几乎每隔半个月就要来此点上一桌饭菜。她虽素来贪吃,但这几百年已经收敛了许多,不过近来在京城待了两个月,本性又被激发了回来。现如今饭量大得惊人,餐餐不留残羹,哪还有半点修仙者的样子?

    可叹翡翠非但不劝着她,还跟着她一道胡吃海喝。几个月下来,秦悦没有多大的变化,翡翠倒胖了一圈,抱在怀里沉了许多。

    秦悦有时也会默叹几句“想想三年前,翡翠趁我忙于修炼,偷偷把院子里那棵桃树上面的桃子全吃了我早该明白它是如何一个嗜吃的性子。”

    至于帷帽她原也不想佩戴这种东西,遮挡视线不说,还显得特立独行。但她路过青州的时候,发现那儿悬挂着她的画像,还将她敬为山神秦悦觉得还是佩戴一顶帷帽稳妥些,可以少生事端。

    当时她看见那些画像的时候还惊异了许久,万万没想到数百年前的一次无心之举,让人们惦念感怀了这么久。难怪她的信仰神光久久不散,越聚越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