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兴师问罪白若毁丹 舍生取义慕玉殒命1

章节目录 兴师问罪白若毁丹 舍生取义慕玉殒命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四十四章

    秦悦听见喊声才反应过来。面前的白若已然身陨,但丹田之内似有一股庞大的灵力,果真是自爆金丹之兆。

    自尽毁丹,不仅自己永堕轮回,还会连累在场之人俱皆殒命。但这也是唯一一个越阶挑战的法子,即便秦悦身具元后修为,也不可能逃脱,更别提那几个不远处的结丹期晚辈了。

    那几人边奔逃边回首,见秦悦还驻足原地,连忙唤了她一声“宸音师叔”

    秦悦抬眸望去,见他们个个面露惊恐,正在仓皇后退。他们唤自己一声“师叔”,想来也是灵宇宗的弟子。

    她收回视线,低声道了一句“逃不过的。”今时今日,她和门中这几个弟子,甚至两侧山峰上的无辜之人,都会殒命于此。除非她像当初身在九重塔那般,启用秘法撕裂虚空逃走。

    她说话的声音虽然但那几个结丹期的后辈耳力不差,都听清了这一句,一时悲从心来“都说遇上爆丹必死无疑,我们竟还妄图逃脱也罢,还有宸音道君在这儿陪着,与她一道陨落也不枉此生。”

    人修一般都是生前祭丹自爆,陨世之后尚能爆丹的大抵都是入魔之人,执念太深,才会如此。白若便是这般。

    一颗拳头大小的金丹从她的丹田飞了出来,绕着她周身转了两圈。秦悦微微阖上眼眸,素手轻抬,慢慢掐出一个法诀。

    远处几人呆呆地看着面前升起的灵障,互相对视几眼,不知所措“宸音师叔此举何用?”

    爆丹威力庞大,秦悦自己尚且避不过,还想庇护他们不成?

    眼前的灵障渐渐铺开,华光越来越盛,终于有人幡然醒悟“这位师叔祭出了元神!”

    修士的元神有很多独到的妙用。比如说,在封印里放一缕元神,这个封印除了自己,便再无人可解。再比如,把元神放在本命法宝里,这件法宝定然威力剧增,升品升阶。法术符箓、丹药阵法亦然。

    唯一的缺点便是元神有限,不可复生。它不像灵元那样缺损了还能将养将养补回来,元神这种东西,一旦没了就是没了,就再也补不回来了。若元神油尽灯枯,一丝不剩,那这个人也离陨世不远了。

    而秦悦此刻正在抽调元神,编织这个灵障。其实她的想法简单至极“反正脱不开一死,不如尽己所能护佑门中的晚辈。唉,先前还在想历史是会重演的,没想到这就演上了我终究还是随了梦境,折在了白若手里。”

    翡翠所说的“大凶之兆”,大约应验在此吧。

    这是她第一次试着抽离元神,不知深浅,没敢一下子把所有元神祭出来,只是在抽丝剥茧般地慢慢剥离。估摸着白若的金丹快要炸毁了,秦悦心底一沉,暗自加快了抽取元神的速度。

    刚刚速度慢时倒没觉得什么,现在一加快速度就觉得心慌意乱,呼吸不畅,仿佛有人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夺走了自己的生机。秦悦暗叹“原来剥离元神是这种感觉,如今算是体会到了。”

    从方才白若倒下一直到现在,仅仅过了数息而已,但秦悦的心中却飘过了千万种念头。她修仙百年,也曾遥想过自己会在某一天陨落,但从未细想这会是怎样一个情形。如今面对这个结局,她亦无喜无悲。她不遗憾绝妙的资质就此泯然于世,也不埋怨韶年光阴再不能复,她觉得自己像是走上了命定的轨迹,此身此心,唯有坦然二字。

    灵障之上华光闪闪,还剩最后一个豁口没有搭好,秦悦也只剩下了十之一二的元神。她依旧闭着眼眸,想象着眼前的金丹缓缓升至半空,阳光折射,灵气袅袅。

    恰在此时,传来了一声巨响,炽烈的火光扑到了秦悦的脸上。

    秦悦立马睁眼,只见面前有两颗金丹撞在了一起。其中稍大的那颗正燃着熊熊的火光,烈烈灼烧着白若的金丹。丰沛的灵气涌了出来,不过须臾,两颗金丹就都灰飞烟灭了。山谷又恢复了静谧安宁。

    秦悦突然想起许久以前,她问墨宣师兄,这世上是不是没有抵御爆丹的法子。然后墨宣答“相传在场如果有修为相当的修士,愿意祭出自己的金丹抵挡爆丹,那么虽说这个修士会身陨,但余下众人定然无虞。”

    适才就是这个情形。

    秦悦怔怔地转头四望,不知方才是哪位后辈的舍生取义。

    众人都在心有余悸地庆幸劫后逢生,唯有一丛矮木后倒着一个人影。秦悦心下了然,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过去,蓦地大惊失色,喃喃出声“慕玉”

    此刻慕玉唯有一息尚存,听见声音,迷茫地睁开了眼睛,挣扎地撑着一旁的灌木支起了上身,唇角含笑“姐姐心怀大义,斗胆效法一二。”

    秦悦缓缓上前,蹲下来扶住他的肩膀,语调哽咽“你知不知道祭丹之人,命不久矣”

    “许久之前看到了这个抵御爆丹的秘法,今日便拿来试上一试。”慕玉握了握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当真是不负此生。”

    秦悦恍然洞悉了一切“你想救我一命,所以祭出了金丹?”

    她抬首望着前方自己的灵障搭得天衣无缝,唯有一个豁口尚未补好,想来慕玉的金丹便是从那儿飞进去的。

    “我的结丹幻境,是与姐姐成姻。互结道侣,纵横天地,徜徉四海,驰骋九州。我真不愿意醒来”慕玉低声说着,像是在讲与自己听。

    秦悦心头一痛,猛然想起慕玉结丹失败了四次,险些走火入魔。

    “舞象之年,本不该遇见这么惊才绝艳的人物”慕玉伸手,轻轻搭上秦悦的头发,“但愿转世轮回之后,莫要忘记姐姐的容颜。”

    说完很是认真地笑了一笑,苍白的面色上显出灵动与鲜活,像极了回光返照。

    秦悦张了张口,极想说一些抚慰他的话,却偏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眼角无声地滑出了一滴清泪。

    搭在她发间的手碰到了她的道簪,仿佛垂死挣扎般地握紧了簪头,随后无力地垂下。慕玉整个人向后微仰,倒在了秦悦的怀里。

    秦悦低头看去,只见他手里紧紧握着自己的道簪,至死也没有松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