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以德报恩纪帆暗襄 落水出石慎行远游2

章节目录 以德报恩纪帆暗襄 落水出石慎行远游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后来同去无际山的弟子被陆陆续续请到了慎行的洞府。慎行一一细问白若陨落的种种细节。大多数弟子都答了“不知”,问到最后,才有三五个人说了句“当时墨宜师叔正欲自爆金丹”

    见慎行脸色微沉,这几人顿时吓得不敢言语。须臾之后,慎行平稳而淡薄的声音传了过来“说下去。”

    几人只好继续道“幸有宸音师叔在侧,祭出了元神给我们留了一条生路。”

    “祭出了元神?”慎行半信半疑,心道墨宁若调用元神抵挡爆丹,早就跟着墨宜一道陨落了,现如今怎可能好端端地回灵宇宗?

    这几人上玉衡峰的时候就瞧见了跪在半山腰的秦悦,对近来对她与白若之事也有耳闻。因而此刻面对着白若的师尊,也不知应当说秦悦的好话还是坏话。

    最后其中一人壮着胆子说道“墨宜师叔确然准备爆丹,宸音师叔也确然抽出元神祭了一个灵障。但后来也不知怎的,金丹未爆,宸音师叔也不见了踪影。”

    这人顿了顿,又颇有胆量地道了一句“宸音师叔一心庇护门中弟子,实乃心怀慈悲大义之人,还请道君明察。”

    慎行默叹了一声,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向晚之时,秦悦才见到了慎行。后者站在她面前,低着头俯视她。

    秦悦张了张口,正欲说些什么,就听慎行道“你且起来罢。”

    秦悦缓缓地站起了身。

    慎行平缓问道“墨宜生前,有何异状?”

    秦悦照实以答“我看她似是走火入”看了看慎行的神色,秦悦默默地收住了声。见慎行一副已然知情的模样,颇为好奇“师叔怎么知晓?”

    “纪帆拿着墨宜的本命玉牌来寻我,那碎玉上泛着红芒。”慎行淡淡地解释了一句。

    秦悦了然“原来如此。”

    慎行负手而立,命令道“此事,你再不许对另一人提起。”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入魔委实算不得什么光彩的事秦悦会意地点了点头。

    慎行又问“她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她最大的心愿,大概就是取了我的性命秦悦抿了抿唇,道“她那时已然神志不清,只说了许多前言不搭后语的话。”

    “说了什么?”

    “她说,师门墨字之辈,从来只有我一人罢了。”秦悦细细回忆道,“师叔可知晓这话里的意思?”

    灵宇宗此前共有四人冠了“墨”字,便是秦悦和白若这一双师姊妹,还有上面的两个师兄。秦悦实在不懂为何白若说只有她一人。

    慎行沉思片刻,摇了摇头,也没有窥破这句话的意思。

    “她还道,师姐猜错了”秦悦皱起眉头,“我真真是不晓得我猜错了什么。”

    慎行微微颔首“还有呢?”

    秦悦道“再无其他。”

    慎行没再多问,提步走了,步伐不快不慢地走下了山。

    秦悦转身,望着这位师叔青松一样的背影。如今慎行处事不疾不徐,已有了一派道君的风度,远远看着背影,亦觉得挺拔沉稳。想当年,慎行也曾俊颜无匹,风流倜傥,惹得一众女修芳心暗许包括白若。

    秦悦微微沉下了眸色。抱起翡翠,信步往洞府走。她想“兴许我猜错的,就是这件事。当年我猜白若心慕慎行师叔,所以拜求于我,请他收徒人家没准只是想得一个掌门嫡脉的身份罢了。是我多心深想,无怪人家临死前都要嘲讽我猜错了。”

    不到片刻就走回了洞府。翡翠拉着她胸前的衣裳“走走走,去院子里摘桃子。”

    秦悦自然应允,抱着翡翠穿过屋子,在院子里转了一圈。

    桃树上面果然挂着红扑扑的桃子。翡翠颐指气使,挥舞着猫爪子“那颗,去给我摘来。还有那颗。”

    秦悦念它陪自己跪了那么久,自是不会拂它的意,挨个儿摘了下来,塞进了翡翠的怀里。

    翡翠喜笑颜开,抱着满怀的桃子不撒手,满载而归。走回洞府的路上,它没把桃子抱稳,不慎摔落了两个。

    翡翠把剩下的桃子搁在秦悦的袖子里,自己从她身上爬了下去,去追那两个滚远的桃子。片刻之后才回来,已吃了一大半。把桃核扔远,拿满爪是泥的猫掌抹了抹嘴,心满意足道“挺甜的。”

    然后献宝似的把另一个桃子递给秦悦,真诚道“给你吃。”

    秦悦顺手接了过来。

    翡翠立马收了回去,嘟囔道“我就跟你客气客气,你别当真。”

    秦悦失笑,慢慢走进了屋子。

    翡翠唤了她一声,指了指院子里的灵药园深处“我刚刚看那儿有一间空屋子,是给谁住的?”

    秦悦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原是一个故人的住处便是我赠了道簪的那个故人。”

    白若殒命爆丹,险些要了众人的性命,却被慎行师叔责令隐瞒慕玉祭丹不仅救了她,更救了许多人的性命,却不为人所知。细细想来,真是令人惆惘。

    翡翠觉得她的神色有些难以言说的怅然,拿着桃子的手也跟着滞了一滞。心想“人修心思真重,动不动就悲观消沉。

    此刻洞府外传来扣门声,秦悦慢吞吞地踱步过去开门。

    来人是纪帆。秦悦打量了他一眼,神色缓了一缓“还未谢你把师妹的玉牌交与了慎行师叔,不然师叔还不知要怎么误会我。”

    “弟子经年以前蒙受宸音师叔恩惠,如今不过是投桃报李略偿恩情,稍表存心罢了。”纪帆道,“慎行师祖适才在主殿为师叔正了名,说师叔磊落坦荡,仁善宽和还道自己位尊而无所为,自罚远走百年,遍览凡尘诸事,以正道心。”

    秦悦认认真真地听完了他的话,不由问了一句“我何时给过你什么恩惠?”

    “师叔忘了,当年弟子预备结婴,是师叔把结婴之时的体悟尽数告知。”纪帆真诚而恳切,“虽说弟子这次结婴失败,但也获益匪浅。”

    秦悦轻点了一下头“如此亦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