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悟仙义禹海初成联 护灵宝幽林险逃生1

章节目录 悟仙义禹海初成联 护灵宝幽林险逃生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四十八章

    秦悦每次搭乘传送阵都晕晕乎乎的,这回也不例外。现今又不在空气流畅的陆地,而在人生地不熟的禹海,更是觉得头晕目眩。

    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却见四周与海水分离,分明是个结界。淡蓝色的光幕闪着轻柔的光华,几乎与海水融在了一起。秦悦试着掐了几个法诀,结界纹丝未动。

    翡翠看着神色微沉的秦悦,哪壶不开提哪壶“你是不是解不开这个禁制?”

    “不错。”秦悦坦然地点头,“我们先去别处转转吧。”

    这儿像是一座庭院,有海底乱石堆起来的假山,有五颜六色的珊瑚充为树木,还有高矮不齐的石头凑成的桌椅。

    翡翠抱着避水珠,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忽然停下脚步,指着一个方向道“那儿有个人。”

    秦悦举目望去,果真看见了一个人影,是个穿着深墨色的衣袍的男修。正坐在一张石凳上,面前摆了一个棋盘。右手拿着一颗棋子,目露思索,似在与自己对弈。

    秦悦运着神识,小心翼翼地探了过去,竟没看透这个男修的境界。

    “能让我看不透境界,少说也得有化神期的修为”秦悦默默地思量着,“看来这男修已被困了许久,竟已寂寞到同自己对弈也难怪我解不开那个结界,人家化神期的前辈也没法子解开”

    这么一想,竟恍然生出了一种“同病相怜”感觉。秦悦想和他商量一下,如何离开这个困人的结界。料想同为人修,那人必不会对她不利,遂悠悠走了过去,挨着另一只石凳坐下了。

    男修没有抬头,甚至连眉都没有蹙一下,依旧一手执白子,一手执黑子,自己和自己下棋,仿佛没有看见秦悦一般。

    秦悦暗道这大约就是高阶修士的孤傲,一道眸光都不愿给予修为低微之人。

    但她也不是非要求得旁人的关注。她把翡翠抱进了怀里,借着结界上面幽蓝色的光华,看见面前的石桌上刻了精致的梵文,再细一看,似是佛法中的大明咒,寂化师父时常吟诵的六字真言。

    那张棋盘遮住了大部分石桌桌面,想来那些被遮住的地方还有其他经文。这张石桌的雕刻者,应是一个喜好佛法的人。

    这时面前的男修自语般地说了一句“方寸棋局,尽看万千浮世,孰与把酒?”

    秦悦笑着敲了敲面前的石桌“点滴箴语,略识一二佛心,何妨纵歌。”

    男修这时才注意到她,微微抬起头,瞥了她一眼,随后目露探究“为何纵歌?”

    秦悦懒懒地抱着翡翠,靠上旁侧的一座珊瑚,缓缓流动的海水在她的后背和珊瑚之间穿过。她道“那你又为何把酒?”

    “人常道,何以解忧,唯有杜康。”男修执着棋子落下,“我自感修炼至今,窥破了凡尘万事。然,从未有一朝登仙之机。唯有玉壶春清酒、夜光杯佳酿,方可解此夙愿未偿之愁。”

    秦悦听见“登仙”二字愣了许久,最后傻傻地问了一句“您是仙渡期的前辈?”

    男修微微皱眉。

    秦悦傻笑两声,心想“人家都窥破了凡尘万事,又久待登仙之机,自是踏入仙渡之人我真真是多此一问。”

    她抿了抿唇,又道了一句“前辈可知怎么启开这个结界?”毕竟是仙渡期的前辈,若说受困于此,她可不信。此人应当只是贪恋此间深海静谧,适宜沉思弈棋,因而不愿想法子离开罢了。

    男修没有回答,依旧执棋落子,继续同自己对弈了一会儿,许久之后才道了一句“你还没说为何纵歌。”

    此刻秦悦正在思量如何离开这个禁制,神游天外之时骤然听见这一句,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同自己说话。她想了想,道“佛家讲求发菩提心,得大自在,二者皆为难得心境。若不能至,则歌豁达坦然之意若窥得真蕴,则歌自在从容之心。”

    男修沉默了片刻,缓缓道“你说的不错。登仙之事,本须顺其自然,至与不至,又有何妨。”

    秦悦又怔了一怔,极想反驳一句“我说的只是佛法,和登仙没有半点干系啊!”但想了想面前这人的修为,她还是附和地点了点头,假惺惺道“甚是甚是。”

    男修似是豁然开朗“既如此,那块寒元灵冰就赠给你了。”

    秦悦一时半会儿没理清思路“你说那个寒元灵冰是你的?”

    男修挑眉,满眼写着“不然呢?”

    翡翠抓了抓秦悦的衣袖,似是想同她说什么。

    秦悦艰难地开口“这么说,那个屋子上的传送阵也是你布下的?这儿的结界也是你的手笔?”

    她隐约明白了过来既然寒元灵冰是这个男修的东西,那他怎么可能任由旁人把灵宝取走?自然要设个传送阵,一旦有人拿走了寒元灵冰,就会被传送到这儿来,自投罗网

    男修颔首“你把身侧的那座珊瑚搬开,就能破开这个结界了。”

    靠在珊瑚上的秦悦立马一个激灵,端端正正地坐好。

    男修继续摆着棋盘聊以自娱,须臾之后讶异地抬眸“你还不走?”

    秦悦下意识地搬开身旁的珊瑚“我这就走,这就走。”高阶修士真是与众不同,灵宝说赠就赠,来客说赶就赶。

    珊瑚之下是一个漩涡,秦悦一脚踩下去,只感磅礴的海水迎面涌来。片刻之后,汹涌的波涛才渐渐停息。这儿像是禹海深处,一点光线都没有。秦悦一手抱着翡翠,另一手取出了千莲幽火照明。

    四周静谧非常,她甚至能听到海水流动的声音。目力所及之处,只有深蓝比墨的禹海之水。其余水草幼鱼,一概没有。

    她正觉得奇怪,翡翠就攀上了她的肩膀,一脸兴奋“刚才你遇见的那个男修不是人。”

    秦悦向前走了几步,随口应道“你怎么背地里这么说人家。”

    “我不是辱骂他不是人,他真的不是人。”翡翠一本正经地解释,“他是妖兽,化形妖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