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怀妒意才携议祸心 困冰棺器灵惹侧目1

章节目录 怀妒意才携议祸心 困冰棺器灵惹侧目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五十章

    常人若困于冰棺,时日不多尚无碍,若历时长久,必会饥肠辘辘,心烦意乱,更甚者恐慌忧惧,生不如死。

    修仙之人,虽然逆天改命,引灵入身,但终究还是**凡胎。好在不必受挨饿受冻之苦,心志也比凡夫俗子坚定许多,是以此间诸人虽困于冰棺多年,郁闷烦躁之人却不多见。

    可惜随着秦悦修炼的时间从四年慢慢变为六载,众人的耐性也逐渐被消磨得一干二净。时常有人虎视眈眈地盯着秦悦周身的灵气,眉宇间隐有不甘和痛惜,仿佛秦悦把原属于他们的灵气吸纳走了一般。

    翡翠懒洋洋地挠了挠猫耳朵。它虽然武力值不高,但耳力还不错,不远处三个男修的窃窃私语都清晰地飘进了它的耳朵里

    一人慨叹不已“想我薛剑才修炼千年,竟不知这女修用了何种修炼方法。”

    另一人接口道“大哥不必伤怀。待此人修炼结束,再细细打探便是。”

    这人是薛剑才的嫡亲弟弟,名唤薛剑扬。

    旁侧一个身着深禇色衣裳的男修冷哼了一声“这女修也不知要修炼到何时,她若一直修炼下去,我们哥儿仨还一直在这儿候着她不成?”

    此人名为薛剑携,为人乖戾狠辣,鬼心眼儿特别多。薛家三兄弟若想给人使什么绊子,必是他出的主意。

    他怨妒地看了一眼秦悦,继续道“再说了,她也不见得会把这种修炼秘法说出来。依我看,不如推她一把,断了她的修炼。谁让她不好好待在洞府里,非要跑到外面来修行?活该!”

    薛剑才沉吟了片刻,竟有些赞同他的话“三弟说得有理。凭甚我们在此虚度光阴,独她一人孜孜修炼?不公平!”

    翡翠听着听着差点笑出声,暗道“人修的心思好生奇怪,自己比不上别人便也罢了,还看不得旁人比他好。见旁人略胜一筹便起了害人之心,当真不知天高地厚。”

    那三个男修不怀好意地朝秦悦望过来,正巧对上了翡翠戏谑的眼神。

    三人一惊。薛剑才沉声恨道“倒忘了她有一只八品灵兽。”

    “大哥何须在意?在这儿人修尚且使不出灵力,何况一只妖兽?我看这妖兽顶多肉身强悍,我们三人联手,还怕打不过它?”

    翡翠听到这儿,很是无奈地望了望敛眸的秦悦。很不幸,它既没有可供驱使的灵力,又没有剽悍的肉身。

    薛剑携接着说“况且修炼之事,讲究天人合一。我们若要干扰那女修的修炼,只消轻轻推她一把便可,不必和她的灵兽相搏。”

    “可是她恰是元后修为,还有这种神鬼莫测的修炼方法”三人之中,最最瞻前顾后、犹豫不决的便是薛剑才,“若她惊醒,一时气恼交加,又用什么秘法杀了我们泄愤怎么办?”

    薛剑携笑道“届时她猝然中断修炼,轻则灵力逆行,重则走火入魔。自顾不暇,哪来得及理会我们?”

    三人又低声合计了几句,随后便来势汹汹地走近,目光不善。

    秦悦修炼之时,偶感一阵不适,仿佛暗中有毒蛇窥伺一般,莫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经脉里的冰渣早就被炼化成了一股水灵力,弥补了当初进阶元后之时犹不稳固的根基。

    薛家三兄弟还未走到秦悦面前,就被人拦下了。扰乱旁人修炼,并非正道修士所为。几人有些心虚,装腔作势地喝问了一句“道友此举何意?”

    拦下他们的人正是陆离。这三人都是元婴初期,陆离虽不知他们意欲何为,但也瞧出了他们目光凶恶。闻言拱手道

    “三位道友见谅。在下陆离,为木摇宗弟子。这位前辈是我师门的贵人。眼下她正湎于修炼,还望三位莫要上前打搅。”

    木摇宗是南域的大宗派,陆离有意自报家门,便是暗示薛家三人秦悦的身份,警告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若放在以往,陆离断断不敢和三个元初修士争执。可现在大家都困在冰棺里,既不能催动灵力,又不可调遣神识,修为高下着实没什么差别。

    薛剑携一脸倨傲“要不是这里使不出灵力,哪有你说话的份儿?本座不欲与你纠缠,让开。”

    陆离不卑不亢“敢问三位道友意欲如何?”

    薛剑携见他没有动弹,顿感颜面无存。捏紧拳头,对旁边两人道“二位兄长,这人不知好歹,我们给他点教训如何?”

    陆离微怔,旋即想到这里使不出法术,这人口中的“教训”,顶多就是群殴他一顿罢了。

    薛剑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薛剑才连忙拉了他一把,小声道“你们没听他说,他是木摇宗的弟子?伤了他,木摇宗遣人来找我们算账怎么办?”

    薛剑携恨铁不成钢“大哥,你怎么这般懦弱胆怯?事事都迟疑不决,到手的机缘都要飞了!”

    二人音量虽不大,但陆离就站在他们面前,自然把两人对话听得一清二楚。隐约觉得这兄弟三人都不是良善之辈,低低地嗤笑了一声,深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薛剑携已不是头一次这么说自家大哥了,薛剑才本来无所谓这番指摘,但他听见了陆离那道嘲讽的笑声,竟觉得三弟让自己在外人面前丢了脸面,顿时来了火气

    “我处事谨慎,倒还要被你置喙!”

    薛剑携的脾气也上来了“我说的都是事实,偏你还不依!我敬你是兄长,才据实以告,若换做旁人,我才不管!”

    薛剑才一想,觉得自己错怪了三弟,正打算好言好语地赔礼道歉,就听薛剑携继续恶声恶气地说道“早知你如此软弱,就不该和你一道来崇峻岭寻宝!不知拖了我多少后腿!”

    这话彻底激怒了薛剑才,两人遂不顾脸面地大吵起来。

    薛剑扬见事态不对,连忙上前充作和事老“大哥,三弟,别吵了,都是一家人”

    他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更似火上浇油。薛剑才放了狠话“轻视兄长,自命不凡,谁同他是一家人?”

    薛剑携不甘示弱“我没有你这个兄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