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玉道簪误解神识禁 化形兽难忘旧时恩2

章节目录 玉道簪误解神识禁 化形兽难忘旧时恩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悦也试了一下,神识穿过了冰棺,探索到了外面的丛林深处。那种“代眼观物,代耳听声”的感觉又回来了。失而复得,颇感欣慰。

    欣悦之余又试着催动木莲,可惜灵力依旧被封在了经脉里,无法取用。

    但众人已经很满意了。再看秦悦时就像看着救人于水火的善人,看青漪时却觉得她斤斤计较,面目可憎。

    青漪活了上千年,深谙人情世故,众人此刻的心思她也能猜个大概。暗自捏了捏拳头,对着秦悦扬起下巴“你虽解了神识的禁制,但终究没有破开冰棺。赔我道簪来。”

    “那你觉得多少灵石比较合适?”秦悦觉得自己毕竟毁了人家的道簪,有些理亏,略作赔偿也未尝不可。

    “道簪意义深重,岂能用灵石相偿?”青漪一脸冷色,“我看你并未佩戴道簪,想必身份微贱,不知晓道簪何其贵重。就算你把灵石法宝都拿出来,也抵偿不了我的道簪。”

    秦悦真心实意地提出赔礼,人家不接受就算了,竟还把她贬损了一通。翡翠听着不太高兴,很想冲上去和那个青漪争辩一番。秦悦按住了它,安抚道“无足轻重之人,无关紧要之语,何必放在心上?”

    青漪把这句话听得分明,脸上的冷意更甚“你是何人?可敢报上名来?”

    秦悦淡然地应声“道号墨宁。”对方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她已不想再作纠缠。

    自她结婴大典过后,墨宁其名便在北川鼎鼎有名。可这儿是南域,除了木摇宗弟子,鲜有人听说过这个名讳。

    青漪的神色更不屑了“我还当是谁,听都没听说过”

    秦悦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抱着翡翠走开了。青漪没听说过她又如何?她也没听说过青漪啊。

    周围人倒没在意她们二人在说什么,大家的神情都有些呆滞。秦悦见陆离也是如此,既是讶异又是好奇“你在想什么?”

    陆离片刻之后才回过神来,略有歉意地说道“前辈方才说了什么?晚辈刚刚外放了神识,没有听清。”

    “外放神识怎么是这副情形?”秦悦不解。她运转神识的时候并不会影响自己的思维,本体与神识各行其道,互不干涉。为何这里的人神识外放后会扰乱自身的行止?一人这样便罢了,为何人人都是如此?

    “晚辈借用了神识向外界求救,本体力有不逮,故而略显迟钝。”陆离一五一十地答了。

    这本该是人人皆知的常识,但秦悦拥有神识的时日尚短,并未刻意涉猎这些。

    “还能向外界求救?”秦悦望了望冰棺外面树林掩映的世界,十分虚心地讨教,“这该如何外放神识?”

    陆离把一应法决技巧全都告诉了她,末了还有些不敢相信“总以为前辈资质卓越,无所不知,没想到您也有不甚通晓之处。”

    秦悦微笑着反问“这世上哪有十全十美之人?”

    这种利用神识向外界求救的法子说来也不难,就是化无形为有形,将神识凝聚出实体,形成一种独特的标识。这种标识上带着自己的气息,若被路过的熟人瞧见了,必会前来搭救。

    众人求生心切,已利用神识吸引来了不少人。但只有一小部分人是与他们熟识的亲友,绝大部分人都是来凑热闹的。

    这些人本想尽力襄助,但他们远远地瞧见了冰棺上的漩涡,纷纷驻足止步,犹疑不前。

    大概没人愿意救人不成反赔了自己一条性命。

    秦悦的师承并不在此,南域也没有多少认识的人。估摸着没人会来搭救自己,纯属好奇,试了试这种神识外放的法子。还真有人注意到了她的标识,转身走了过来。

    这人是个五官立体的男修,面孔极生,连一面之缘都不曾有过。秦悦暗忖“他大约是看诸多人在此求救,因而前来探看有无机缘罢了。”

    此人一路面不改色,看见了漩涡也未曾迟疑。秦悦一直看着他,见他在距离漩涡半步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他朝冰棺里面望了过来,目光停留在了秦悦身上。然后像是确定了什么一般,轻轻抬起了右手,似乎掐出了一种法诀。

    须臾之后,风云变幻,天色渐渐阴了下来,深远的天幕中积聚着一层暗沉沉的云。

    有人认了出来“是雷云!谁要进阶渡劫了?”

    话音刚落,一道道雷光就从云层中劈了出来,全都砸在了漩涡上。那个男修竟然迎着电闪雷鸣,一步步地向漩涡走来。

    众人惊骇至极此人未用任何道器抵挡雷劫,甚至,那些天雷本就是他召唤来的。强悍异人的肉身,神鬼莫测的法术,怎么会有这样的存在?

    漩涡被天雷劈开了一条裂缝,男修大步跨了进来。外界的灵力透过裂缝撒进了冰棺,众人一拥而上,抓着道器,争先恐后地冲上前。秦悦被挤在了后面,脑海中还闪着方才奇幻的一幕。

    青漪正巧在她前面,回头得意洋洋地说道“我师承灵宇宗,限你三月之内来灵宇宗给我登门致歉。”

    这人应该是南域灵宇宗之人。秦悦怔了怔,恶作剧般地想着“我该不该说我和她师出同门?”

    青漪见她不答话,便当她默认了,轻哼了一声,趾高气扬地转了回去。

    这时,那个踏着天雷而来的男修拦住了蜂拥而上的人群,对着秦悦招了招手“你先走。”

    众人齐刷刷地回首看向秦悦,后者一脸茫然她真的不认得这个男修啊!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不定这男修在外面设了个陷阱,就等着她自寻死路呢?

    男修见她满脸防备的神色,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整个人笼罩在了一片白光里。

    片刻之后,白光散去,身材高大的男修已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了一只银毛妖兽。

    秦悦情不自禁地喃喃出声“玉泉兽”是当年那只请她解除灵兽契约,毫不留念地离她远去的玉泉兽。

    “愿今日襄助之举,得以偿谢旧时收留百年之恩。”玉泉兽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