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归秦悦静听抱怨人 返敬卢喜闻传音鹤1

章节目录 归秦悦静听抱怨人 返敬卢喜闻传音鹤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五十三章

    洞府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一应景致都和她当初离开的时候一样。熟门熟路地四处逛了逛,碰巧听见两个女孩子的笑声。

    自然是席昭和承影。

    秦悦见这洞府的景物没什么改变,还当它一直空关着,没想到席昭二人仍旧住在这儿,不曾搬离。

    倚在石墙上,饶有兴致地听着她们的对话。两人修为不够,丝毫没有察觉到秦悦的到来。席昭说了几件先前遇见的趣事,惹得承影笑得前仰后合。

    承影笑了好久终于停了下来,换了一副正经的神色“师姐,我前几日画了一张雷符,你帮我瞧瞧可有不足。”

    说着拿出了一张符箓。

    秦悦抬眸望去,看见了符箓上精致的画纹,颇感欣慰。想来她离开的这些年,承影一直勤奋刻苦,未有懈怠。

    席昭仔细看了几眼,有些不确定地说着“师妹的用笔,似是有些生硬。”

    承影坦然承认“确是如此。灵力的运转总比法诀慢上一步,画出来的符箓便显得不太自然。”

    “想来勤能补拙,再加练习便会进益了。”席昭温和抚慰道。

    承影自言自语道“若有朝一日,心神可与外物合一,那便好了。”

    秦悦细细忖着“心神与外物合一”这一句,暗道“这便是物我相融了。”

    两人又聊了许久,终于站了起来,打算离开。一转身就看见了秦悦的身影,承影还有些不敢置信,拉着席昭的袖子问道“师姐,那是墨宁前辈吗?”

    席昭虽亦惊讶万分,但比承影镇定多了,拉着她上前,微微一拜“前辈何时回来的?”

    “已站了许久了。”秦悦情不自禁地莞尔。席昭说的是“回来”,而不是“过来”之类的字眼。仿佛这儿便是自己的另一个师门一般,随时可供她栖息依赖。

    承影佯作不满“我还当前辈是光明磊落的人,谁知竟会偷听我同师姐聊天。”

    席昭扯了扯她的袖子,承影的声音矮了下去“幸亏没说前辈的坏话”

    秦悦哑然失笑。面前两人相处甚洽,她看着也觉得欣悦。

    “叶荷呢?”陆离先前说叶荷有些骄纵,她倒要看看是怎么个骄纵样子。

    “她外出试炼了。”席昭答道。语气虽没有多大的变化,神色却明显冷了下来。

    陆离还说,叶荷目中无人,尤其喜欢和席昭承影作对,看席昭这反应竟是真的。秦悦叹了口气“她这些年给你们添麻烦了?”

    席昭抿了抿嘴,什么都没说。倒是承影心直口快地抢着答了“麻烦倒不至于,只是时常受她的冷嘲热讽罢了。也不知我和师姐哪里招惹她了,处处都要给我们使绊子。幸亏她经常外出寻宝,不然非得膈应死我不可。哎,师姐你掐我作甚,有什么说不得的”

    秦悦揉了揉眉心“席昭,你让她说罢。”

    承影继续噼里啪啦地说了下去“她本就不是木摇宗的弟子,住在这儿只是因为前辈宽厚收留而已。偏她寄人篱下犹不自知,自恃天资尚可,便轻视那些修为低微的木摇宗弟子。诸位同门念她是前辈亲自教养长大的,自是不会同她计较。忍无可忍之时才向掌门诉苦,谁知掌门只道叶荷年轻,请大家多多谅解。前辈你给评评理,叶荷她都几百岁的人了,年轻什么呀?”

    “你们周掌门肯定是看叶荷绮容玉貌,因而不忍苛责。”秦悦不负责任地猜想道。

    “那倒也不是。”席昭一脸认真,“掌门说,前辈临走前特意嘱咐他好生照顾叶荷,所以即便叶荷犯错,掌门也会顾及前辈的关照,顶多说她两句罢了。”

    秦悦也算听明白了。叶荷之所以有恃无恐,全是因为她有意和无意的打点。她原本只想让这个流落修仙界的幼女有个安身立命的倚仗罢了,没想到却成了人家横行霸道的帮凶。

    李雁君前几日怎么说她来着?“你所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只会纵容恶人猖狂,致使弱者含恨罢了。”

    秦悦悲哀地摸了摸翡翠的脑袋,觉得李雁君说得半点没错。这个聪慧而又清冷的女修,看人看事总是入木三分。

    “等叶荷回来了,我一定好好说说她。”秦悦承诺道,“你们也不必看在我的面子上让着她。”

    说到这儿顿了一顿“别告诉我你们两个人还打不过她一个人。”

    承影小声接了一句“她资质好,修炼得奇快,如今已是结丹中期了。但我和师姐,还都只是结丹初期而已。”

    秦悦打量了二人几眼。两人的境界都很稳固,席昭隐有突破之势,承影亦是根基扎实。只是随着修为的增长,即便只是两个相邻的小境界,也有天壤之别。两个结丹初期对付一个中期确实有些吃力。

    秦悦声音一沉,佯怒道“那你们还在这儿谈笑风生?修炼去!”

    席昭连忙拉着承影走了。

    秦悦望着熟悉的院落,正打算四处走走。忽然唤住二人“敬卢长老何在?”

    “晚辈不知。”席昭停下了脚步,摇首道,“前几年执事殿专为敬卢长老备下了传讯符,前辈去取用便是。”

    秦悦点了点头,转身往执事殿方向走了。

    执事殿里是个青衣男修,见秦悦来了,连忙站起来见礼。秦悦直截了当地说明来意“我来给敬卢长老传讯。”

    敬卢其人,深谙狡兔三窟之理,洞府极多,想找到本尊并不容易。既然木摇宗有现成的传讯符,秦悦自然懒得去每一处洞府找过来。这些专用的传讯符都被种下了敬卢的气息,不管他人在何处,都能精准无误地送到他手上。

    传讯符的品阶有高有低,一般而言,越是十万火急的事情,用的传讯符的品阶也就越高,讯息传给敬卢的时间也越快。

    “前辈找长老何事?”青衣男修例行公事般地问了一句。

    秦悦一脸高深莫测“紧要之事。”

    男修踌躇了一会儿,还是拿了一张品阶不错的符箓给她。他不方便问那个“紧要之事”究竟是什么,但以秦悦的身份,也担得起这一张灵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