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归秦悦静听抱怨人 返敬卢喜闻传音鹤2

章节目录 归秦悦静听抱怨人 返敬卢喜闻传音鹤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传讯符被叠成了一只纸鹤的模样,秦悦把纸鹤拆了开来,慢悠悠地写道“晚辈闻听玉泉丹书多时,承蒙天幸得遇之。间或翻阅,亦知长老寤寐觅求之心。诚邀过府而叙,略谈丹方之优劣,浅论灵药之得失。”

    写完了仔细读了一遍,觉得这话里话外都有一种“我找到了玉泉丹书好得意啊”的意味。秦悦想了想,还是运起神识把这些话抹去了,改成

    “偶得玉泉丹书,尚有多处不得甚解。恳请长老过府解答一二。墨宁亲笔。”

    这样语气就委婉恭谨了许多,秦悦十分满意。把传讯符叠出纸鹤的样子,注入一股灵力。纸鹤扑棱了几下翅膀,慢慢悠悠地飞了起来,很快飞出了木摇宗的山门。

    其实敬卢前几日刚刚离开宗门,现在还在飞回洞府的路上。忽然看见面前飞来了一只纸鹤,随手打开一看。一下就瞧见了“玉泉丹书”四个大字,大喜过望,立马折返回木摇宗。

    他用了化神期最快的飞行速度,一天不到就飞完了之前好几天的路程。到了木摇宗门口,却有些莫名的迟疑,像是“近乡情怯”,也像是不敢置信,心里翻来覆去地想着

    “墨宁这丫头当年就拿炼丹的事骗过我,这回不会只是为了哄我回宗门,故意拿玉泉丹书作幌子的吧?”

    他越想越觉得可能,走向秦悦洞府的步伐也慢了下来。倒是承影远远地看见他,扬声喊道“长老快请进,墨宁前辈等好久了。”

    敬卢心想“就算不是玉泉丹书,也是旁的要事。”干脆三步并作两步,踏进了洞府大门。

    此时春光正好,秦悦正和翡翠一道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看见敬卢来了,立马站了起来,拍了拍袍袖上沾上的碎草,笑吟吟地说道“长老来得好快。”

    敬卢倒也没开口就问玉泉丹书的事,而是和秦悦随意聊了几句“一走几十年,都去忙什么了?”

    秦悦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在干什么,除了在沧镜镜湖里改头换面地生活的那段时间以外,竟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经历,仿佛每日都闲着无所事事,都在像今天一般晒太阳似的。

    秦悦喃喃自语道“长老不问我还不知道,感觉自己虚度了不少修炼时光”

    敬卢笑道“非也,非也。修仙之人,讲求顺其自然,合乎天道。汲汲于修炼反倒不好,容易忘却本心。”

    秦悦低头笑了笑“长老以前还说我懒散,今日竟换了一套说辞。”

    “这也是我化神之后才有的体悟。”敬卢解释道,“你修炼本就迅速,道心很容易追不上修为,尤其不能一味贪求进阶。”

    随后话锋一转“但懒散度日也是万万不可的。我看你闲暇之时都用去吃睡了!还不如把心思放在炼丹制药、钻研音攻上!”

    秦悦诚恳地点头“长老说的是,墨宁受教了。”

    敬卢见她这么乖巧听话,很是满意欣慰。

    他把心神放在了“教育后辈”上,根本没提自己心心念念的丹书。秦悦却是记得的,她拿出了一枚玉简,道“长老请看,这便是玉泉丹书。”

    敬卢见她如此笃定,心情顿时激动起来。化神修士大多喜怒不形于色,因而他的表情并没有多大的改变,不过眼底的亮光还是透露了他的情绪。

    看了一会儿丹方,敬卢依依不舍地把玉简还给秦悦“你这丫头,当真是好运气。”他毕生都在寻找这本传世丹书,一直毫无所获,至多只能找到一些破损不堪的残页罢了。没想到秦悦竟能觅得这么详实完整的版本,当真教他羡慕。

    秦悦没想到自己近四百岁的“高龄”还能被人称作“丫头”,不禁愣了一愣。再想了想敬卢上千年的岁数,才算是释然了。

    敬卢虽然把玉简递给了秦悦,眼珠子却还一直盯在上面。秦悦哪里不知玉泉丹书对他这个炼丹成痴之人的意义?微微笑道“长老拿去刻录一份吧。”

    敬卢立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玉简收了起来,然后才问“此话当真?”

    秦悦目瞪口呆“自然。”你都收起来了,何必再问真假?

    “刻录之后便来归还。”敬卢慈眉善目地微笑了许久,渐渐变得有些惋惜,“你若是我门中的弟子,那该有多好?必当成为我一生引以为傲的骄徒。”

    既有不亚于他的炼丹术,又有慷慨赠阅丹书的魄力,这样不计较得失的人修已不多见了。她心底装的大概从不是一己私利,而是大义苍生吧?

    秦悦大言不惭地接了一句“我的师尊,也必会引以为傲。”

    几天后,一个小童替敬卢前来归还玉简,道“道君本想亲自送还,只是近日正在忙着炼丹,委实抽不开身。”

    秦悦把玉简收好,估摸着敬卢正在炼制的丹药,就是玉泉丹书上的珍品。

    近来她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屋子,角落里堆着一摞玉笺,都是她不在的这些年木摇宗弟子闲着无聊写给她的。大抵还是一些修炼的困惑。

    有一张传讯符夹在里面,像是两三年前寄来的。秦悦好奇打开一看,落款是启涵,说他似乎明白了解忧丹真正的炼制方法。

    解忧丹秦悦回忆了一下,这是一种炼制后看不出品阶的丹药。她曾设想添一味碧灵草一起炼制,后来启涵试了试,可惜只炼出了一炉败丹。

    秦悦想了想,还是写了一张传讯符寄了回去,问询具体的制法。倒不是想炼制这种丹药,只是有些好奇。亦觉得启涵其人做事锲而不舍解忧丹这回事儿已是三百年前的旧事了,她几乎忘得干干净净,启涵却还记得。

    又过了几天,收到了启涵回寄来的传讯符,先是长篇大论地问候了一下秦悦,然后描绘了他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包括修为的增减、心境的转变。最后才用寥寥几笔提到了解忧丹

    “只笔难叙,不日登门细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