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误丹方须添元品材 修竹林再觅五行水2

章节目录 误丹方须添元品材 修竹林再觅五行水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启涵很快反应过来,沉吟片刻,用商量的语气说道“那我调遣神识探查地下,前辈去探查草木茂盛之处,如何?”

    秦悦觉得这个分工十分合理,欣欣然答应了。

    启涵看秦悦一脸散漫,忍不住提醒道“草木葱郁之处常有妖兽横生,前辈记得当心。”

    秦悦点了点头,绕着修竹林四处闲走。

    其实她觉得地面之上,人人皆可探查。若当真有什么灵材,早就被众人取走了。所以启涵探查的地下发现五行水的可能比较大。

    想是这么想,眼睛还是细细地打量了过来,不愿放过一处漏网之鱼。

    这里的木灵气格外充裕,成片的竹子受此滋养,节节拔高。秦悦信步之余顺便吸纳了不少木灵气,胸腔和丹田都是暖洋洋的。

    行经某处之时,不知为何,木灵气渐渐变少了。秦悦正觉得奇怪,忽又感到一股隐隐约约的水灵气,在空气中似有若无地流转。

    水木两系的纯灵根使她对这个变化的感知尤为敏锐。顺着那股突如其来的水灵气的指引,秦悦慢慢地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越走越荒僻,四周渐渐空无人烟。最终,她停在了一根竹子面前。

    那股精纯浓郁的水灵气,正是从这根竹子附近散发出来的。

    五行水,虽然五行皆俱,但终究是以水的形态呈现的。而这里的水灵气又这般磅礴秦悦不由自主地做出了一个假设“莫非,这根竹子附近有五行水?”

    她弯腰看着地上的杂草,蓦地瞧见一个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心下好奇,拨开杂草找了过去,一只小雀正眨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这只雀鸟袖珍玲珑,只有一个拳头大小。羽毛黑亮柔顺,像是上好的绸缎。两个眼珠子嵌在一点点大的小脑袋上,像两颗圆润的黑珍珠。看上去温和无害。

    翡翠凝望了许久,呆呆地呢喃道“想吃”

    秦悦失笑,自是没有把那只小雀捉来吃了的打算。

    其实这只雀鸟恰好七品,听得懂人话,也能口吐人言。方才还是一副温顺乖巧的模样,听见“想吃”二字后却变得张牙舞爪起来,拍了拍翅膀,像是想朝翡翠冲过来,但又似乎顾忌着秦悦的修为,所以终究只是原地扑腾了几下,暂时没有飞过来拼命的打算。

    秦悦觉得有趣,蹲下来和小雀说话“这里是不是有五行水?”

    小雀歪着脑袋,像是在思考。片刻之后才答道“你说的五行水,是不是一种亮晶晶的,偶尔冒着彩光的灵水?”

    秦悦十分激动地点头“正是正是。”只有元品五行水才会闪烁彩色的光华。

    小雀一本正经地纠正道“它不叫五行水,它叫归一水。”

    “好好好,就叫归一水。”秦悦自然不会计较兽族是怎么命名的,“五归一水是不是在这儿?”

    小雀向前走了几步,脚掌踩着松松软软的泥土,大义凛然道“族中的老婆婆说过,永远不能告诉别人归一水就在这儿。”

    秦悦憋住了笑,假装很失望地站了起来,十分配合得应答了一句“哦,真是可惜了。”

    小雀昂起头颅,像是一个捍卫正义的勇士。

    秦悦四望一周,猜测着五行水的位置。

    肉眼可见之处都开阔得很,没有哪里不寻常。地上的杂草也被她翻过了,同样没有五行水存在的痕迹。方圆百里虽有纯厚的水灵气,但目力所及之处都没有五行水的影子。可这小妖分明说了,五行水就在这儿秦悦也不知道自己疏漏了何处。

    “你族中的老婆婆还说过什么没有?”秦悦试图诱哄一只懵懂的雀鸟吐露更详实的讯息。

    “她还说,人修都是大坏蛋。”小雀认认真真地想了好久,笃定道,“人修会把我们关起来,剥皮放血,摘骨取肉。”

    秦悦抽了抽嘴角,继续循循善诱“还有呢?”

    小雀沉默,似乎在思忖。秦悦耐心地等着,最后听它无辜地说了一句“没有了。”

    秦悦叹了口气,默默地调用起神识,由远及近,把周围的一草一木都扫视了一遍。神识像是她视线的延伸,连野草上的一滴露珠都不会错过。可惜转了一圈之后,依旧一无所获。

    秦悦一手摸着下巴,另一手圈着自己的腰,有些不甘心地东张西望。突然灵光一闪,盯住了面前的竹子。

    所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她只顾着找别的地方,还没有探查过面前这根细细高高的竹子。

    水灵气似乎就是从竹子上散发出来的秦悦心神一动,小心翼翼地探入神识。

    竹子并非空心,而是填满了五行水。品阶奇高,接近元品。

    秦悦心想“虽然只是上品顶阶,但修竹林天时地利人和,这些五行水说不定还有升品的可能。我还是暂且不要取走为好,百年之后,必有元品五行水现世。”

    转身离开,打算去找启涵说明此事。走了几步后又折了回来,在这根竹子附近耐心地布下了一个禁制,顺便在禁制外围搭了一个困阵和一个幻阵。

    南域人才辈出,她做完这些犹不放心,干脆又补了一个机关。估摸着没人破得了自己的禁制,这才心满意足地拍了拍手。

    那只小雀立在一旁,好奇地看着她做完了这一系列的动作。黑葡萄似的眼睛骨碌碌地转动着。

    秦悦料想它一介妖兽,断没有破开她设下的禁制的本事。所以走的时候顺便把它给带上了,一路送到了禁制以外的竹林深处。

    可叹小雀并不领情,一直窝在她手心里打哆嗦,几次挣扎着想要飞走,还断断续续地呜咽道“我知道你就是一个人修你就是族中老婆婆说的大坏蛋你一定是想把我捉走,然后煮了喂你那灵兽吃!你不过仗着修为比我高而已早晚有比你修为还高的人来收拾你!”

    秦悦丝毫不知它的话很快就要应验了,她还在耐心地跟小雀解释“我是怕你困在幻阵里走不出来,所以特意把你带出阵法,不会把你煮了吃掉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