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拾旧灯华殊再锁钟 警雷劫乌雀两预言1

章节目录 拾旧灯华殊再锁钟 警雷劫乌雀两预言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五十五章

    翡翠听到了最后一句,摇了摇尾巴,像是不太满意。附在秦悦耳边,小声嘟囔着“它好像我们当初在俗世景国吃的那个八宝鸭啊”

    秦悦笑着揉了揉它的脑袋。正打算答话,眼前突然暗了下来,仿佛有一部分阳光被挡住了。

    小雀对危险的感知十分灵敏,飞快地从她手上窜了出去,飞得远远的。

    同为兽类,翡翠就没有这么敏锐的判断能力。大抵是养尊处优太久了,已丧失了许多本能,满心只剩下吃食了。

    结局是它和秦悦一起被关在了一口钟里,灵力被抽的半点不剩。

    秦悦很快反应了过来。多么熟悉的道器啊,这分明就是华殊的元道钟,曾经关了她两百多年的那座钟方才正是它遮住了眼前的阳光。

    华殊果然施施然地出现了,张口便道“窃取本座灵宝,你可知错?”

    秦悦愣了又愣,最后万分不解地问了一句“前辈慎言,我何时窃取了你的灵宝?”

    华殊摊开手掌,照心灯凭空出现在了半空。声音微沉“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秦悦恍然大悟“前辈有所不知,这灯笼并非我窃取而来,而是偶然得之。它来去自如,从未受我的管束,只是为了方便寻它的主人才留在我身边罢了。”

    原来华殊已经想起了照心灯的存在,真是好事一桩。她估计这只灯笼四处晃悠的时候被华殊看见了,所以引来了这么一出误会。

    华殊蹙眉“谁说你窃取我的照心灯了?”

    秦悦被他这副出尔反尔的模样给弄懵了,耐着性子问了一句“那前辈的意思是”

    “千莲幽火。”华殊言简意赅道,“你取走了照心灯内的千莲幽火。”

    “那是因为,我用灵根之火和它交换了。”秦悦望了一眼照心灯,希望它说几句话来解释解释。

    照心灯像是收到了她的眼神示意,但它向后躲了一下,没有吱声。

    秦悦无奈。还真是有了主人就不讲义气了。

    “不问自取就是窃。”华殊似乎不太想跟秦悦多说,“把千莲幽火还来。”

    秦悦看了看面前的元道钟“你先放我出去。”

    华殊冷哼了一声,又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你有没有元品雷符?”

    秦悦下意识地回答“没有”雷符本就难得,何况是元品?

    “那你就在这儿待着吧,这辈子也别想出来了。”华殊盯着秦悦看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还有四百年不到。”

    秦悦怔了一会儿才明白他在说什么这厮是在算她的寿命,她确实还有四百年不到的寿元!他还真打算关自己一辈子不成?

    华殊甩了甩袖子准备走人,秦悦连忙喊住他“前辈不要千莲幽火了吗?”

    “四百年后,唾手可得。”华殊的语气平平淡淡的。

    等她坐化在元道钟里,身上的灵宝自然全归他华殊了!秦悦被这副淡然平静的口吻气得头疼,又不甘真的受困于此,遂小心翼翼地编造着“往事”“前辈可还记得,三百年前,我受贵宗子承道君之邀”

    她记得华殊很给孟晏行面子的,当初她就是用这个理由骗过了华殊。

    “不记得。”华殊矢口否认,还鄙夷地看了秦悦一眼,“子承怎么会认识你这种窃取灵宝的宵小之徒?”

    秦悦只感浑身无力,干脆破罐子破摔“好歹我与前辈见过几面,还望前辈顾念旧识之故,放过我吧”

    华殊轻笑“道友为了逃命,真是什么话都敢编出来糊弄人。我同实以前可从未见过你。”

    秦悦痛苦地揉着额头。她倒忘了,这人记性不太好。

    华殊就在她沉默的这一瞬间,带着照心灯飞走了。

    照心灯飞到半路的时候,转了一个圈,似乎在回望她。但最后还是跟着华殊一起消失在了天际。

    翡翠还没从这一系列的变故中缓过神来,碰了碰面前的元道钟,又碰了碰秦悦,一脸不知所措“怎么回事?我们被关起来了?”

    秦悦重重地点了点头。

    翡翠倒没当回事儿,随口问了一句“那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开?”

    “我估计,可能,永远永远都不能离开了。”秦悦一字一句地说着。

    翡翠不信“为什么?”

    “你瞧瞧这座钟,是不是一件品阶顶好顶好的道器?我自是没有办法破开的。况且,它的主人也不愿意放我出去”秦悦的神情渐渐变得苦涩起来。几十年前,她还想着有朝一日登临化神,来南域找华殊算账,没想到又沦落到了这个地步。

    翡翠又呆滞了片刻,然后躲到角落里卜算吉凶去了。

    这时先前那只小雀飞过来了,感慨不已“我刚刚才说,早晚有比你修为还高的人来收拾你,这就应验了。”

    秦悦盘腿坐下,托腮盯着小雀“乌鸦嘴啊”

    “你怎么知道我是乌雀?”小雀很是惊奇,墨色的羽毛在阳光下漆黑得发亮。

    秦悦默默地抬首,望了望天际飘来飘去的云朵。

    “你走吧。”她对小雀道。这雀鸟虽然生得袖珍可爱,但如今看来也挺碍眼的。

    “你是不是被关在这儿,出不去了啊?”小雀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反正我无事可做,不如在这儿陪你一会儿。”

    秦悦竟然有些莫名的感动。

    过了一会儿,天色渐渐阴了下来,像是要下雨。小雀踌躇了片刻,道“算了,我还是走吧,这儿一片空旷,就你一人,如果打雷了一准儿劈你。”

    秦悦方才的感动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

    小雀接着道“天雷威力那么大,说不定还有好几道,我一个小妖实在承受不起,还是先走为妙。”

    秦悦想起了这小雀的乌鸦嘴,额际的青筋跳了好几下,指着远处“闭嘴!快走!”

    后来秦悦回首往事的时候,觉得自己的一生近乎完美,几次挫折劫难也像是一帆风顺的生命中的点缀。唯一的污点就是被华殊不分青红皂白地关了两次,尊严尽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