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失而复得启涵寄书 益反再损木莲降品1

章节目录 失而复得启涵寄书 益反再损木莲降品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六十三章

    自古沉雪兽族软弱,但也并非没有成功捱过化形天劫之辈。那群妖兽大多心性坚韧,敢于逆天而行。

    至于翡翠,近年来“娇生惯养,贪吃擅食”,灵魂深处潜藏的那一点抵御天劫的能力,早已在这般舒适惬意的生活里消磨得一干二净。

    一旁的叶荷沉默了许久,终于忍不住问道“那寒元灵冰,现在何处?”

    “在我的妖丹里。”翡翠仰望了望叶荷,慢吞吞地答道。

    “也好。”没等叶荷说什么,秦悦便点了点头,“往后闲暇之时可以取出来炼化,不过注意分寸,切莫急功近利。”

    翡翠点了点脑袋,应承下来了,还小声道“以后再也不会贪求进阶了。”

    叶荷看了一眼翡翠,朝秦悦拜了拜“我还要去修炼,就不在这儿叨扰前辈了。”

    秦悦本想说“你修炼也不必急于一时。”但她看叶荷如今正是结丹中期,进阶的度比常人快了不少,想来也是日夜修炼不辍的结果。

    各人都有各人的想法,她欢喜闲散度日、随遇而安,未见得人人都愿意过这种平淡如水、毫无波澜的日子。人家或许更喜欢拼搏图强的生活。

    “你去便是。”秦悦颔道。

    叶荷退步走出秦悦的屋子,走了很远之后,才回望了一眼,只见秦悦踱步走到门口,扶着门框准备关门。那只灵兽顺着她的裙摆爬到了她的怀里,肆无忌惮地挠着她的长玩。秦悦将扶着门框的手收了回来,顺手摸了摸灵兽尖尖的耳朵,另一手伸出去关门。

    再然后,就看不到什么了。叶荷望着微微阖上的房门,眸中神色复杂。

    她以为修为的进益可以得到墨宁前辈的夸赞,如今看来,竟连一只只会闯祸的灵兽都不如。

    秦悦本打算回北川一趟,问问秦昌关于传送阵的事,但因为翡翠此番修炼出了差错,仍须休养,不宜奔波劳累,所以一人一兽继续留在了木摇宗。

    秦悦心想,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借用那几颗九玥珠,把木莲和掠影琴修补了。

    她翻了一些典籍,依葫芦画瓢地拟了一个炼器方案,用了几日时间添置了一些灵材,随后扔出丹炉,打算点火炼器。

    翻找九玥珠的时候突然看见了一张传讯符,正是她刚才回来的时候从房门口拾起的那一张。

    秦悦挨着丹炉坐下了,打开传讯符,一目十行地看过去。

    传讯符是启涵寄来的,上面写了他在崇俊岭的见闻,而后还问,前辈为何不知所踪了?找遍了修竹林都没找到。

    秦悦想起了那段不堪回的经历她为何会平白无故地失踪?因为她被华殊关起来了啊。

    默默地哀叹一声,秦悦低下头,继续看着传讯符上的内容,突然想起一件旧事。

    启涵,很有可能是华殊的孩子。

    “这个抛妻弃子的卑鄙小人。”秦悦说得咬牙切齿,转瞬又有些迟疑,“华殊他记性不好,说不定他根本不记得自己有这个孩子。”

    秦悦的手指无意识地敲着膝盖“若华殊有朝一日想起此事,他会作何反应?开怀还是漠视?不满还是遂意?”

    秦悦与华殊只有数面之缘,话都没说过几句,自然不能揣摩到后者的心意。她也不瞎猜了,而是继续读着传讯符上的内容。

    启涵接下来写道“已觅得元品五行水,不知何日何时何地送予前辈?”

    秦悦愣了一下,细细地复看着这段话,目不转睛地盯在了“元品五行水”几个字上。

    启涵还讲了五行水的来历自一僻远幽竹之内而得,竹外设有重重禁制,或为有主之物。

    “幽竹之内重重禁制”秦悦自语般地念叨着,神色渐渐变得怪异起来,“这莫不是我当初寻到的那些五行水?”

    当年,她寻到藏在竹子内部的五行水后,因其品阶不够,所以并未取走,而是在竹子周围设下了阵法机关。经年之后,她再度前往修竹林,意欲取回五行水的时候,却现那些五行水全都不翼而飞了,而所有禁制完好无损。

    如今细细想来,确实只有启涵有这个能力取走那些五行水。秦悦记得他有个手环可以跨越禁制,进入旁人设下的阵法机关就有如探囊取物一般。

    当初五行水莫名其妙地不见了,秦悦还为此不解而失落了许久。如今真相大白,竟有些失而复得的欣悦。从从容容地回了一张传讯符“近日闲于木摇宗,亟望尔携灵材而造。”

    随后把木莲和九玥珠一起扔进了丹炉,还添了不少杂七杂八的灵材。看着丹炉下方摇曳生姿的火光,心中感慨不已“我慎而又慎藏匿的东西,竟被启涵恰好得去了。还真是机缘凑巧。”

    这世上从来都不缺“因缘际会”这四个字秦悦蓦地怔怔地想道,思绪突然飞至了许多许多年前。那时她还在镜湖之底,以“辰音”的身份生活着。在那儿,她迎来了人生第二次顿悟,所悟之理,便是一个“缘”字。

    霎时间,那些深埋的记忆全都涌上了心头。心高气傲的世家女子陈茵,慈祥宽和的怀宇道君,还有心怀良善,待人友好的贾湘以及她最后才领悟出来的双阵眼阵法。

    “双阵眼”秦悦的脑海里似有一道光芒闪过。

    片刻之后,她陡然站了起来,目视前方,呢喃自语“我明白了”

    前几日,她在灵宇宗百思不得其解的传送阵,正是一个双阵眼阵法。

    难怪她会觉得那个传送阵似曾相识她已把镜湖之底的经历忘得差不多了,那个双阵眼阵法也不例外。是以她日前细想之下,依旧毫无所获。

    也难怪那个阵法步步相悖两个阵眼彼此掣肘,若按寻常思路演算,算出来的结果自然似是而非,仿若悖论。

    秦悦深感柳暗花明,又把那个传送阵的结构回忆了一遍,在心底默默地演算了起来。满心皆是豁然开朗后的欣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