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憩妙石翡翠认奇山 辨玄机灵均识异阵1

章节目录 憩妙石翡翠认奇山 辨玄机灵均识异阵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六十五章

    果如灵均所想,秦悦未用十日就抵达了笑忘山。山脚那儿聚集着一群修士,正排着长队,准备报名参加斗阵大会。

    秦悦也走了过去,排在队伍的末尾。

    众人看不透她的修为,面面相觑了片刻,纷纷让出一条道来给她先行。秦悦愣了一会儿,终于不负众望地自那条小道走上前。

    “她是谁?修为怎么这般高深?”说话的是个元婴中期修士,放眼周围,他的修为已经算是顶尖的了,没想到竟有人比他的修为还高。

    “没见过这号人物啊”众人窃窃私语道,“看上去像是化神期,修炼至此,年岁必已不小了,应该只是来看看而已,而非报名参加斗阵大会。”

    “玄衣墨裙,似乎是灵宇宗的装束。”有人揣测道,“莫非此次斗阵大会由灵宇宗之人主持?”

    “怎么可能!历来斗阵大会都是几位高阶散修主持的,和宗派没有半点干系!”

    众说纷纭之时,秦悦已经走到了最前面。那儿有个台子,一个中年模样的男修原本正好端端地坐着,看见秦悦连忙站了起来,微微一拜,问道“道君前来所为何事?”

    男修并不认得秦悦,但他正是元婴后期,隐约能猜出秦悦的修为。心里也忐忑得很“化神期的前辈怎么过来了?莫非我有哪里处置得不妥当?”

    秦悦上前两步“我来报名。”

    男修愣了又愣“道君何意?”

    “我说,我来报名参加斗阵大会。”

    男修连忙解释道“道君容禀,斗阵大会素来只能由千岁以下之人参与。”

    “我知道。”秦悦颔首。

    男修忍不住腹诽“你知道你还来”

    秦悦继续道“我如今尚不满千岁。”

    男修怔了一瞬,心想“南域何时出了这么个人物?未到千岁化神我可不信。哎,高阶修士多有怪癖,此人八成就是来捣乱的。”

    但他又不敢直言不讳地说不相信,只好指了指台子上的一个灯笼“道君若不介意,输一股灵力进去可好?”

    这个灯笼是用来测人岁数的,以男修如今的修为,暂且看不出秦悦的年岁,只好借用外力判断了。

    唯恐秦悦不满,他还添了一句“每一个报名之人都要通过灯笼确定岁数,以防有人弄虚作假,呃,我不是说道君您弄虚作假”

    秦悦伸手按上灯笼,慢吞吞地注入一股灵力,灯笼光芒忽闪,莹白色的光辉从灯笼底部慢慢地爬了上来,在堪堪一半灯笼的地方停住了。

    那个男修,连带着在场所有人,都静默了下来。一半灯笼都未填满,这个化神期女修如今竟连五百岁都不到!

    秦悦收回了灵力,转身面向男修“如何?”

    男修似乎有些不敢置信,把灯笼取了下来,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而后才郑重地点了点头“道君天资卓绝,请随我来。”

    秦悦跟着他走到了一旁,在一张玉笺上写下了名讳来历。在写“师承”一栏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落笔“灵宇宗。”

    男修把一枚玉牌交给了她,叮嘱道“六日之后,斗阵大会开始。道君现在不妨稍作休息,以便届时正常发挥。”

    秦悦点了点头,把玉牌收好。在众人的瞩目之下施施然地走了。

    一群人围到了男修身边,伸着脑袋看秦悦写下的身份,议论纷纷“灵宇宗墨宁,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

    “果真是灵宇宗之人那灵宇宗一向出人才,当年的奉衍道君也是。”

    “不错不错,想当初奉衍老前辈也曾在斗阵大会上独占鳌头。”

    “奉衍老儿已困在元后几百年了,如今不说也罢。”

    “要不是误食丹毒,奉衍掌门又怎会沦落至此?”一人随口接了一句。

    众人顿时好奇心起“此话怎讲?”

    那人却三缄其口,不再多言了。想来是唯恐自己说了什么宗门秘事,从而招来杀身之祸。

    众人也不再多问,话题又转到了秦悦身上“这女修如今五百岁还不到,阵法造诣能高到哪儿去?”

    “年纪轻轻就修至化神,想来必有其过人之处。”

    “阵法和修为有什么干系?我看她只是下山游乐而已,一时兴起就报名了斗阵大会,最后恐怕连前一百名的名次都挣不到。”

    世间的人大抵都见不得别人胜过自己,一旦看见旁人在某一方面超出了自己许多,便会恶意地揣度其人在另一方面留有缺憾。比方说有人见你家财万贯、学富五车,必会揣度你形貌丑陋,不堪一睹若你恰恰相反,才貌皆是无双,那你必定体弱多病,短命早夭若你不幸长命百岁、无病无灾,那你只能爱侣难求,孤独终老了。

    所以此刻有不少人都连声附和了起来“甚是,甚是。修为既高,阵法必定不通。她也就是来凑个热闹罢了。”

    于是大把修士都等着看秦悦落败的好戏。

    而众人谈论的主角此刻正在绕着笑忘山闲走,果如他们所言,“下山游乐”来了。

    翡翠很喜欢这里的风光,兴奋地在整座山上下奔跑。秦悦远远地跟着它,欣慰不已“难得见翡翠愿意赏景而非觅食。”

    翡翠跑累了,趴在一块石头边上休息。秦悦走过去,伸过手想抱它起来“我们在附近凿一间洞府如何?权作这几日的休憩之所。”

    翡翠趴在石头上不肯起来“你且去吧,我再歇一会儿。”

    秦悦觉得好笑“怎么?跑这么点路就累成这样了?”

    “不是!”翡翠抬起脑袋,强词夺理般地解释,“这块山石躺着尤其舒服,上来了就不想下去,不信你试试?”

    秦悦笑了一笑,只当这是翡翠随口编出的借口。顺手拍了拍山石“起来吧,我们就在这儿搭一个洞府。”

    翡翠闻言,懒洋洋地爬了起来,依旧坐在石头上面不肯离开。

    秦悦心念微动,再度伸手拍了拍山石。触手生温,倒不像是块冰冷的石头,而像是一块暖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