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三番法阵名动南域 两段琴音血洗灵山2

章节目录 三番法阵名动南域 两段琴音血洗灵山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次日秦悦拿着玉牌去找对手,一个中年模样的人接过她的玉牌,看了一会儿,笑道“道友好运气,你今日轮空了。”

    “轮空?”

    “此次共有九十五人留下,若两两组合,刚好多出一人。”那人解释道,“抽签抽到道友轮空,不用同旁人比了,直接晋下一轮便是。”

    秦悦点了点头,打道回府,乐得清闲。

    一群在旁观战的人还等着看秦悦的表现,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她的人影。细细一问才知道她这回轮空了。心里的不悦更甚“真真是背靠大树好乘凉,这女修也不知是什么来历,竟然给了她轮空,直接从前一百名升至前五十名了。”

    “你昨日还不信她弄虚作假挣来了名次,今日事实就摆在眼前了。”

    “我们去问问她的来头,不能让她继续这么顺遂下去!”

    此话一出便赢得了许多人的连声附和。众人遂把名册要了过来,逐一细看。

    “今日轮空的是个名唤墨宁的女修。”其中一人已经翻到了,面露不屑之意,“墨宁从没听说过这号人物,想来不过是个无名之辈。”

    “出自灵宇宗”另一人已看见了秦悦写下的师承,“五大宗派之一,难怪如此猖狂。”

    此时秦悦正躺在洞府里的石床上,心情颇好地看着修炼神识的法诀。

    这个法诀自然是当初秦昌赠与的神诀,秦悦深受神识薄弱之害,心想“左右闲来无事,不如修炼一下神识。”遂将神诀取出一看。

    而那张石床是她昨晚才砌出来的。当初她劈开了一块石头,而后才潜身地底探查灵脉,那块石头自是补不了了。秦悦干脆再在上面添了一层石头,搭成了一个石床。虽为石质,但并不冰寒,反倒凭借着底下隐隐约约冒上来的灵气变得温暖了许多。

    石床自然也成了翡翠最爱待的地方。它曾问秦悦“待你参加完斗阵大会,我们便不走了好不好?久居于此,避世修行,如何?”

    秦悦笑着反问“怎么会有这种念头?”

    “在此修炼,颇为遂意,心无杂念,一帆风顺。”翡翠缓缓地解释道。它也不知道是寒元灵冰的裨益还是得利于这座藏有灵脉的笑忘山,总之它近日修炼与往日相比,顺遂了许多。

    秦悦想起灵宇宗内的传送阵,又念及还未得手的寒冰丝,还有那烧成焦黑的木莲暗自叹了口气“等解决完这些琐事,在此长住也未尝不可。”

    一夜过后,秦悦再度走向斗阵大会所在之地,现许多人齐齐向她望了过来,眼光都有些怪异。秦悦摸了摸脸,心道“这是什么缘故?”

    不过比赛即将开始,她自然不会深想。

    这一次依旧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设阵。秦悦的对手是个年轻面貌的男修,近日已听闻了一些关于她的传言,因而神色很是复杂地看了她一眼。

    秦悦觉得众人今天的态度都有些不太对劲,仔细想了想,便当他们只是忧惧自己化神期的修为而已。

    男修朝秦悦施了一礼,抱拳道“晚辈易函,还请道君手下留情!”

    秦悦本想说“各凭本事”,但又唯恐这人太过紧张以至于挥失常,想了又想,还是很温和地说了一句“我会留情的。”

    比赛开始,两人各自设阵。秦悦演算了一个小型杀阵,区区几十步而已,料想这个男修必定不难应对。

    她设完阵法之后,抬眸看了易函一眼。后者正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阵法,额间似有薄汗。

    秦悦一时好奇,运起神识探入了他设下的阵法。彼阵是个连环阵,虽然步骤繁杂,但无甚出奇之处,算是中规中矩。不过与秦悦设下的阵法相比,两阵根本就是云泥之别。

    秦悦思忖了片刻,复又删减了几步演算,重新组了一个简易阵法。以此阵应对易函设下的阵法,刚刚好能险胜。

    片刻之后,规定的设阵时间到了。两人各自祭出阵法。

    秦悦妥当地控制着灵力的输出,阵法的杀招不快不慢,最终不出意外地胜过了易函的连环阵。

    易函微微皱着眉头,捡起地上落败的阵法,背影萧索地走了。

    秦悦一脸无辜她真的留情了啊。

    一堆人围上易函,连声问着“如何?可有人暗中助她?”

    易函摇了摇头“并无。”

    众人不信“那你为何落败?”

    “技不如人,自然不可胜之。”易函停下了脚步,说完了这两句后,就继续提步走了。

    一人茫然无措地自语道“莫非那个名唤墨宁的道君当真有阵法之才?”

    “反正这两日就能见分晓了。”另一人似有些轻蔑又似有些嫉妒,“我看她能排到什么名次。”

    结果秦悦一路高歌猛进踏入了前六名。这六人刚好是三个男修三个女修,除秦悦外,皆是元婴期。

    秦悦依照着连日以来的策略,根据对手设下阵法的难易程度,设置一个比其略微高阶的法阵,以达到“险险胜过”的效果。在她心里,此法既可给对方留些颜面,又可收敛自己的锋芒。

    殊不知,她每次都能险胜,越来越多的人都对此深表怀疑。一两次可以说是偶然,次次如此岂不怪异?

    那六个人最终只剩下了三个,除秦悦外都是男修。一个名唤闫归,另一个道号焕仪。这三人便是本次斗阵大会的前三甲了。

    能混到这儿的自不是什么泛泛之辈。三人须设一个最拿手的阵法,用与同另两人相斗。最后胜出之人便可夺得头筹。

    这是最后一场比赛,给了更加充足的时间整整十日。三人都被关在了一个小黑屋子里设阵,不能看见彼此。秦悦慢吞吞地走进了与世隔绝的屋子,拿起预先放在屋子里的玉石,耐心地推演起来。

    如今既已看不到对手,自然也不能窥知他们二人设下了什么法阵。秦悦踌躇了一会儿,暗道“我还是尽己所能,全力以赴好了。若胜,自然再好不过若败,也不心存遗憾。”。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