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三番法阵名动南域 两段琴音血洗灵山4

章节目录 三番法阵名动南域 两段琴音血洗灵山4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还用什么凭据?道君左右手同时解阵,若不是早知阵眼所在,谁会有那等本事?次次设阵都在时辰将近的时候设完,回回斗阵皆能险险胜过对手,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这个男修如数家珍般地一一道来。

    “天底下自然不会有这么巧的事。”秦悦云淡风轻地道了一句,“我不想太过张扬,所以才会等到时辰将近的时候再交出阵法。至于回回都能险胜那是因为每个阵法的繁杂程度都会根据对手的水平设置。你有什么意见?”

    男修还没来得及说话,秦悦便接着说道“况且,解阵抑或设阵,尽皆在众人眼前,有无鱼目混珠,难道不是一看便知吗?”

    男修据理力争“你现在手上拿着的阵法,便不是在众人眼前做出来的。”

    他说的是秦悦待在小黑屋子里,与世隔绝十日后设出来的阵法。

    “胡搅蛮缠。”秦悦的声音淡淡的,“难道还有人帮我设阵不成?”

    那男修仿佛被提醒了一般“正是如此!”

    秦悦只觉得此人食古不化,实在不想再同他说什么了。

    男修却侃侃道来“我听说你出身灵宇宗,而解锐道君本次斗阵大会的主持,与灵宇宗掌门奉衍道君私交甚笃。我又怎知,你们没有相互勾结,借机从中谋取声名呢?”

    解锐喝道“一派胡言!”

    男修朝解锐拜了拜,一脸大义凛然“道君方才还斥责闫归弄虚作假,还望莫要贼喊捉贼才好!”

    秦悦懒得跟他争执,摆出了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男修见她不搭理自己,反而愈发来劲儿了“灵宇宗尊为五大宗派之一,向来孤高傲然,谁料竟会做这等欺世盗名之举!”

    “放肆!”秦悦沉下了脸色,怒意尽显,“你污蔑我的声名,我懒得同你一般见识,就暂且不和你计较了。你竟然越说越过分,还胆敢质疑侮辱我的师门!”

    男修见秦悦动怒,再想一想她化神期的修为,顿时胆怯了许多“晚辈不过是把众人心里的想法说出来,道君若是介意,大可以当成没听见。”

    秦悦轻轻笑了两声“众人心里的想法?”

    她环视了一圈,饶有兴致地问道“你们都像他这么想?”

    众人哪敢点头?纷纷默然不语。

    男修见状,不禁长叹了一声,真恨自己做了这出头鸟。心里还有些惶惑不安,不知道这位化神期的前辈会如何惩治自己。

    秦悦很是随意地看了他两眼,忽然问了一句“你可通阵法?”

    “略懂而已。”男修很谨慎地回答了一句。

    “你都有哪些阵法?拿给我瞧瞧。”

    男修不敢不拿。自袖中掏出了大大小小十几个玉石,一一摆放在了秦悦眼前。

    秦悦挑剔地看了几眼,问道“还有呢?”

    男修蹙了蹙眉“没有了。”

    “是吗?”秦悦微微挑眉。

    男修犹豫了一会儿,又从袖中拿出了两个高阶阵法“道君,全在这儿了。”

    秦悦十分满意,上前挑挑拣拣般地细看了起来。

    男修心头一紧“她莫不是打算拿几个走?这些可是我珍藏多年的阵法啊!”

    四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注视着秦悦的一举一动,只见她拿起一块绿玉,漫不经心地看了两眼,然后思忖了片刻,似乎在凝神推演这个阵法。

    须臾之后,秦悦又把绿玉放回原处,转而拿起另一块玉石。那男修心生怪异,执起绿玉看了一眼,蓦地悲凉地喃喃出声“这阵法被拆了”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方才十分安静,在场诸人都把这句话听得一清二楚,不由惊疑不定地看向秦悦那块绿玉并非凡品,她果真随随便便就拆解开了?

    很快众人就发现,秦悦每拿起一个阵法,便会拆了这个阵法。两刻钟未到,那男修拿出来的十几个阵法已经被拆了一半。后来秦悦干脆一手一块玉石,左右手同时解阵。破阵的速度自然快了不少,那个男修却心痛如绞,连声赔礼道歉

    “晚辈知错了,道君阵法造诣无人堪匹,两手同时拆阵也只是小事一桩,无须旁人襄助便可稳坐斗阵第一的宝座师门所在灵宇宗亦是钟灵毓秀、人杰地灵,堪为五大宗门之首啊!道君快收手罢,晚辈就这么几个趁手的阵法,您这般拆下去,让我以后以何物傍身?”

    秦悦一直没有搭理他,直到把所有阵法都拆完了才算尽了兴,满意地拍了拍手,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你有几个阵法倒是挺好的,算法很是独特。”

    男修满脸苦楚,心道“好有何用?独特又有何用?如今都被拆解了!”

    秦悦望着他身后的人群“还有谁对我夺魁之事存有疑虑?”

    众人接连摇首,七嘴八舌地赞道“名副其实。”

    还有人谄媚地奉承“墨宁道君,晚辈曾在报名那日看见你,你一则年不满五百而入化神,二则身负极高的阵法造诣,当真是旷世之才啊!”

    秦悦转身,接过解锐手上的上古阵法,笑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道友深意我已领会了。”

    解锐抚须“劳烦代我向贵宗掌门问好。”

    秦悦会这般应对委实出乎了他的意料。以拆解那男修的所有阵法作为惩戒,远比直接灭杀他要好许多。一来不会平添杀孽,却可令那男修吃尽苦头二来可在众人面前扬名立威,挽回宗门名望。

    上善若水,善利万物而不争,然,亦有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之时。

    尘埃落尽之后,众人就渐渐散了。秦悦思量了片刻,追上了位列第二的焕仪。

    她设阵胜在一个“快”字,若论新奇,断断比不过焕仪。

    她追过去就是想问问焕仪,可曾见过能自己变幻步骤的阵法。

    飞到半路,忽闻一段杀伐果断的琴声。秦悦听得心头一跳,飞行的速度生生慢了下来。好在琴声戛然而止,心中不适的感觉很快就褪去了。

    但没过多久,又一段尖锐的琴音传了过来。秦悦听得头疼欲裂,无意间回首一望,只看见尸横遍野,鲜血染尽了整座笑忘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