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夺命曲素衣敛祸意 九星阵彩华藏天机1

章节目录 夺命曲素衣敛祸意 九星阵彩华藏天机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六十七章

    这是音攻。

    秦悦当即反应了过来。她修为够高,且于音攻之道亦有一些领悟,所以暂时安然无恙。至于旁人,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兴许,只有那些走得足够快的人,才能险险逃过这一劫。

    秦悦也顾不上去追那个焕仪了,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要紧。

    但秦悦没飞出多远,就停了下来翡翠还留在那间洞府里,不知道有没有受到损伤。

    忍着刺耳的乐声往回飞,胸口闷得厉害,飞行的速度越来越慢,整个人都仿佛被琴音操控了一般。

    秦悦皱着眉头,勉力放空心神,加快速度疾飞。

    整座山头上都没有一个人,只有数之不尽的尸首。那段琴声仿若凭空出现的一般,未见任何人操纵。

    飞到洞府门前,秦悦已然身心俱疲。耳朵里都是尖锐的耳鸣声,呼吸也像被人掐住了一般,莫名的窒息感蔓延在胸腔。

    进门一看,翡翠倒没有什么大碍。整个兽身都笼罩在了寒元灵冰的光芒下,元冰似乎给翡翠搭了一个结界,没让它受到音攻的干扰。

    秦悦总算放下心来,抱着翡翠飞出房门。一路都不曾耽搁,径直飞回了木摇宗。

    就在她刚刚飞离笑忘山的时候,一道素白色的身影从飞行道器上悠闲自得地踏了下来。眉目疏朗,背脊挺拔,又穿着一袭白衣,看着倒像是个正直坚毅的修士。他的怀里还抱着一把琴,似有所察,朝秦悦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

    “那儿是不是有个黑衣裳的女修飞走了?”他眯起了眼睛,问着身后的女修。

    女修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什么都没有瞧见。遂摇了摇头,神态恭谨“不知。”

    这个修士似乎不太满意这个回答,手里的琴轻轻震了几下,琴弦微微颤动。

    女修嗫嚅着开口“晚辈修为低微,委实瞧不出什么究竟。道君既已看见了,想来不会有错。”

    “罢了,穷寇而已。”修士轻哼,“灵脉在此,不会有错吧?”

    女修连忙点头“已经查证过了,千真万确。”

    那个修士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信步走上了笑忘山。忽而瞥见一处洞府,回首命令道“把这间屋子打开看看。”

    女修垂首“是。”拿出一条柳枝,快步走向洞府。

    显然这柳枝是一件破解禁制的法宝。柳条绕着洞府大门转了几圈,柳叶簌簌作响。女修立在一旁,静静地等待着。谁料须臾之后,大门未启,柳枝却转了一圈,飞回到了女修面前。

    女修一惊,连忙走到洞府门口一探究竟。过了许久,她才慢吞吞地走到那个白衣修士面前,硬着头皮说道“道君,这处禁制怕是解不开了”

    “解不开?”白衣修士冷冷地反问了一声。

    “这处禁制像是一个化神期前辈的手笔”女修小心翼翼地解释,“本就是个元品阵法,还融合了机关术晚辈实在没有办法”

    “化神期前辈?元品阵法?机关术?”那个修士淡漠地重复着,忽而轻轻地冷笑了一声。

    秦悦坐在画卷上,莫名打了个寒颤。耳朵里还在反复萦绕着那段扰人的琴音,直至踏入了木摇宗的山门,脑袋还在隐隐作痛,脸色也差得要命。

    翡翠虽未受伤,但一双碧眸呆滞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被音攻吓到了。秦悦心想,先回洞府,让它好好歇息几天。

    还未走到洞府,就见一个男修迎面走来。细看两眼,竟是许久未见的周浩然。

    “大胜而归,缘何闷闷不乐?”周浩然自然也看见了秦悦,扬声笑问道。

    秦悦愣了一愣,很是怔忪地望了过去“什么大胜而归?”

    周浩然不疾不徐地走上前,一脸调侃之意“斗阵大会独占鳌头,毁人阵法为己正名,这还不算大获全胜?”

    秦悦明白了过来,想起他前段时间还在闭关,不由感慨“你还真是足不出户,尽知天下事。”

    “现如今你声名浩浩,半个南域都知晓了。人人都赞你惊才绝艳,不输华殊。”周浩然笑了一笑,解释道,“我自然也不可避免地听说了一些。”

    “怎么拿我同华殊比”秦悦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地自语。

    “你自是比华殊还要令人叹服。”华殊六百岁不到化神,秦悦比他早了一百多年。

    秦悦勉强满意了一些“这还差不多。”

    “木摇宗诸弟子都说你墨宁宽和仁慈,我竟不知你会把人家阵法全毁了解气。”周浩然摸了摸鼻子,“幸亏我不曾与你结怨,不然还不知你会拿什么法子来惩治我。”

    秦悦摇了摇头“我可没有毁了他的阵法,只是全都拆了而已。假以时日,若他阵法造诣可与我今日比肩,说不定又能装回去了。”

    周浩然心想“话虽如此,可这世上有几人能在斗阵大会上夺魁?又有几人能在碌碌一生中比得上她墨宁的设阵之术?”

    秦悦接着说道“况且,我原也不打算同他计较,平白失了气度。只是那人句句辱我师门,实在是咎由自取。”

    “你师门”

    秦悦见周浩然一脸茫然,就把自己出身北川灵宇宗,不久前去南域灵宇宗走了一遭的事大概说了说,最后还把灵宇宗内的传送阵说了出来“我这次去斗阵大会,原本便是想增长阅历,以便尽快推演出那个奇异的传送阵法。”

    周浩然遥想了一下两地灵宇宗互通有无的情形,假意唉声叹气了一番“届时恐怕再无木摇宗的容身之处了。”

    “那倒也不至于。”秦悦很认真地分析道,“木摇宗跻身五大宗门久矣,又与虔正宗互为友宗,声名赫赫,根基不浅,绝不会轻易萧条。”

    周浩然哈哈一笑“承你贵言。”

    秦悦竟没有答话,不知想到了什么。沉默了许久,最终缓缓出声“我此行,还碰上了一种可怕的音攻。许多前去参加斗阵大会的修士,都陨落在那里了。幸而我修为在此,尚能抵御,若我未曾进阶化神,恐怕亦会血溅当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