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武侠圣地养成记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那蓝衣少女是谁?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那蓝衣少女是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其实就算李莫愁不问,张云苏也会主动提起之前还没谈完的事,因为这关乎到他向李莫愁学武功的计划。

    “我说过不止一次了,对于你们那个世界,我就相当于半个神仙,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额,说这个可能你没感觉,那我换个说法。比如说你,你的一生会经历什么事我就都知道。”在李莫愁美眸的注视下,张云苏用一种满带神秘和诱惑的语气道。

    谁知李莫愁只是一愣,便伸出素手笑道“好啊,那你就预测下等会儿我这拳会打你哪儿。”

    李莫愁也算是看出来了,张云苏只是对她的攻击免疫,并不是真的具备化解、躲开她攻击的身手。

    张云苏将伸到面前的素手压下来,道“我只是知道你将来大概会遇到哪些人,又主要会经历什么事,哪可能连你将来的各种小事都知道。”

    李莫愁沉默下来,似乎在思考什么。

    见此张云苏干脆直接诱惑道“难道你就不想知道自己能活多少岁,又会在什么时候遇到喜欢的人吗?不想知道你跟你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结局吗?”

    听张云苏这么说,李莫愁不禁反驳道“你胡说,我怎么会和男子相恋呢?师父可是从小就告诉我,男人都不是好东西,都是恶人,我才不会喜欢上哪个男子呢!”

    “你真的这么想吗?”张云苏盯住了李莫愁的眸子笑问。

    不知道怎么的,触碰到张云苏灼灼的目光李莫愁便觉得俏脸开始发热,不由自主的偏过头去,道“当然了。”

    听到这个回答,张云苏心中暗叹失策——现在的李莫愁还是个不懂****的少女,对于感情的事貌似完全不在意啊。

    不过很快张云苏就想到另一个诱饵,当即又问“将来你师父会因你而死,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事情是怎样的,然后避免让它发生吗?”

    “师父怎么会因我而死?!”李莫愁直接惊疑出声。

    张云苏仰望天空,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不再说话。

    李莫愁看着张云苏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道“说吧,到底要怎样你才肯告诉我将来要发生的事。”

    听到这话,张云苏松了口气,暗道还好上钩了。

    “我的要求很简单,你教我武功就行。”张云苏道,“这里跟你们古墓派不是一个世界,对于你来讲不存在什么‘师门武功不传外人’的禁忌。另外,让你教的只是古墓派普通功夫,并非绝学。”

    张云苏讲的太全面,李莫愁听了发现竟然没什么需要再问的,于是便道“古墓的绝学我也不会···说吧,你想学哪门武功?”

    见李莫愁如此爽快的答应了,张云苏差点没高兴的去抱她一下,提醒自己一句“别得意忘形”后,张云苏便道“捕雀功、天罗地网势、掷针术我是仰慕已久,必须要学的、另外,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学习下玉女素心剑法。”

    如果是有江湖经历,懂得人情世故的人,现在肯定会跟张云苏讨价还价,但李莫愁却是在心里衡量一番后便道“捕雀功、天罗地网势、掷针术我可以教,但玉女素心剑法你就别想了,我自己都没学全呢。”

    “那好吧。”

    玉女素心剑法需要按照《********》中的方法与全真剑法双剑合璧才能发挥威力,张云苏本来就抱着可有可无的想法。能够学到捕雀功、天罗地网势、掷针术,他就很高兴了。

    就在张云苏准备跟李莫愁学习武功时,东南城区的朱家武馆中却是气氛无比的压抑。

    朱宏就坐在大堂主位上,长满横肉的脸依旧涨红,武馆中向他拜过师的弟子此时都站在大堂中,约莫有五六十人,却一个个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出。

    在太极武馆遭受那么大的侮辱,颜面尽丢,声名扫地,任谁都能看出来朱宏正处在爆发的边缘,他们这些弟子若是一不小心做错什么,恐怕就会被迁怒。

    但是,并不是所有弟子都可以这么等下去的。

    隐隐发现朱宏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朱宽便硬着头皮道“师父,今日我们在太极武馆所受之辱不得不报,还请师父示下!”

    “哼!”

    砰!

    朱宏冷哼一声,一掌下去,今天早上才换的实木桌子又被打的四分五裂,甚至有些地方都成了木屑。而这一掌,也似乎让朱宏心中火气稍稍出来一些,头脑也慢慢冷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正在朱宽要张口问什么时,朱宏道“今日之辱,我定然要让太极武馆十倍奉还。只是,那武馆的蓝衣少女练了一手毒功,极不好惹,我们不能冒失的去送了性命。”

    听朱宏这么说,今天跟过去的部分弟子心中都是一轻——怪不得今天师父跟那个少女打时束手束脚,原来是因为对方练了毒功啊。就说嘛,师父这么厉害,不可能武功还不如一个少女。

    但也有几位和朱宽一般见识多的心里明白,即使那少女不用毒掌,朱宏也坚持不了多久。当然,他们是不会将这些说出来的。

    这时朱宏又道“朱宽,从今日你派人时刻盯着太极武馆,尤其是那个蓝衣少女,争取打听到她是什么来头。”

    “是,师父。”

    “还有,去账房取五千两银子给张云苏那小子送去。”

    “师父,真要陪银子给他们?”朱宽忍不住问道。

    朱宏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瞪着朱宽咆哮道“我让你去你就去,哪里来的废话!”

    与此同时,三江县城许多重要人物也都很快得到这个消息——朱宏带弟子到太极武馆(青莲武馆)踢馆不成反被羞辱,被一少女逼得磕头赔罪后才得以离开。

    狂刀武馆。

    “朱宏竟然被逼得磕头赔罪?”一名虬须中年男子满脸讶然的道。

    “是的师父,而且是对那蓝衣少女和张云苏分别磕头赔罪。”一位只穿着坎肩的短发青年道。

    虬须中年听了凝眉沉思了会儿道“打听到那蓝衣少女什么来头了吗?”

    “没有。”

    虬须中年道“本以为今天青莲武馆就要被踢掉,谁曾想张青莲走了,却又冒出个蓝衣少女来。贡磊,你多派些人手出去,务必打听到这蓝衣少女的来头。另外嘱咐弟子们最近收敛点,不要再去招惹太极武馆的人。”

    “是,师父。”

    三江镖局。

    “逼得朱宏磕头赔罪?是张青莲吗?”一位眉峰凌厉的中年男子问道。

    “不是张青莲,而是一位神秘的蓝衣少女。另外听说张青莲离开了三江县,如今那武馆是张云苏任馆主,连名字都改成了‘太极武馆’。”堂下的一名中年男子道。

    “太极武馆?”问话的中年男子似乎一下子被“太极武馆”这个名字吸引了注意力,沉吟着思考起来。

    三江县衙偏殿。

    “你是说朱宏险些死在那蓝衣少女手中?”三江县衙总捕头左元生问道。

    “听人说,当时张云苏曾大喊‘留他性命’,所以属下猜测那蓝衣少女应该有杀掉朱宏的实力。否则的话,朱宏也不会那么干脆的磕头赔罪。”下面的一位年轻捕头道。

    左元生听了点了点头,沉思一会儿道“再派人去多打听些关于蓝衣少女的消息,看能不能查出她的来路。”

    “遵命!”

    ···

    下午,张云苏和张尹儿、李莫愁都呆在书房里。李莫愁口述捕雀功、天罗地网势的心法和练法,张云苏负责记载,至于张尹儿则是在一旁极其认真地听着。

    跟李莫愁沟通后,张云苏发现这个世界不仅文字和上辈子的古代文字一样,就连奇经八脉、穴位、药物等名称都相同,让他在记载古墓派武功时没有任何困难。

    “捕雀功和天罗地网势实为一体,都是在捕捉麻雀这种练法中去体会、融合心法,没有具体的招式,所以需要多年苦练才能有所成就。等到哪一日,能够于半空中双掌困住九九八十一只麻雀,却又不使其受伤,这门功夫就算是大成了。”

    对于传授武功,李莫愁答应的爽快做起来就更爽快,口述时没有一丝滞留、迟疑,性格率真坦荡得不要太可爱。

    听李莫愁讲完,张尹儿双眸放光的赞叹道“莫愁姐姐,你们古墓派的功夫听起来好神奇、好厉害呀。”

    纵然李莫愁因为修炼了古墓内功性子稍冷,听到这话也不由开心的笑起来,道“那是当然了,我们祖师婆婆可是天下第一奇女子。”

    说完,李莫愁又看向书桌上之前张云苏写的《铁砂掌》,拿起来翻了翻道“我听师父讲过,铁砂掌也算是一门不错的外功,可惜女子不好修习。”

    张云苏听了笑道“没错,女子要是修习这铁砂掌,除非修炼到圆满,否则一双玉手可就算毁了。”

    说完,张云苏举了举自己的手——他的手虽然洁白无瑕,但却比一般人手掌厚许多,如果是女子的手那就难看了。

    几人正在谈话,钟离出现在书房门口,冲张云苏比划起了手势···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支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