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武侠圣地养成记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沧海一声笑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沧海一声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从天福茶楼回来,张云苏在武馆外面碰到一个熟人,俗音坊的老头儿,乐老板。

    “乐老板有何贵干啊?”张云苏问道。

    乐老板笑了笑,道“自从那日听了张馆主的曲子,我心中一直存有不少疑惑,今日特来请教。”

    虽然觉得这个乐老板有些意思,但张云苏真不太想跟一个老头谈音乐,况且他还要抓紧时间练功呢。

    “不好意思乐老板,我没时间。”

    拒绝之后,张云苏便要转身进武馆,却被叫住。

    “张馆主,我将你那胡琴做了一点改进,音色变得更好了,你就不想试试吗?”

    张云苏转过身来,便瞧见乐老板举着带来的吉他,笑呵呵的看着他。大概是怕张云苏不信,乐老板又拨弄了下琴弦,发出叮咚悦耳的声音。

    张云苏耳朵微动——这音色还真是比之前那个吉他好不少,甚至超过了前世他买来装范儿的那把名牌吉他,这老头怎么做到的?

    “乐老板请。”回过神来,张云苏笑着做出了“请”的姿势。

    来到武馆大堂,张云苏便冲后面喊道“钟离,上茶!”

    等钟离沏了一壶茶送来,张云苏才道“乐老板想问什么请说吧。”

    之前乐老板的注意力却是落在了钟离身上——头一次来太极武馆的时候钟离太瘦,他没怎么注意;如今钟离模样大变,唇红齿白,肌肤胜雪,他自然就多看了几眼,然后就看破了钟离的女子身份。

    将目光从钟离身上挪开,看了张云苏一眼,乐老板不由暗笑这太极武馆竟然用一个女扮男装的美少女当下人,倒也有些意思。

    “我这次来,主要是想向张馆主请教这胡琴的弹奏技法,另外还想问问张馆主有没有新作什么曲子。老朽活这么大年纪,别的都不好,唯独喜欢各种乐器和曲子,所以还请张馆主成全。”

    一个老人家这么诚恳的向自己请教音乐,张云苏还真不好拒绝。

    但是,不好拒绝不等于不能拒绝。

    谁料还没等张云苏想出一个好的理由,李莫愁就从后面走进大堂道“张云苏,我也想听新曲子,你之前的那两首我都有点听腻了。”

    一个诚恳的老人家不好拒绝,再加上一个大美女就更难拒绝了,张云苏纠结起来。

    此时乐老板又道“张馆主,我也不是白向你请教。若是心满意足,这把新做的胡琴赠予你也未尝不可。”

    “你说真的?”

    张云苏讶然了——这老头居然不是个贪财的,反倒像是个性情中人啊。

    “当然。”乐老板含笑点头。

    张云苏是真对乐老板新制作的吉他眼热得很,再加上李莫愁也想听,张云苏就有了点儿心潮澎湃的感觉,当即对身边的钟离道“去书房把我笛子拿过来!”

    钟离应声而去,乐老板则是疑惑道“怎么,张馆主难道不用这胡琴弹奏吗?”

    张云苏笑道“我先吹奏一首新曲子吧。”

    “也行。”既然张云苏答应,乐老板就不急了。

    等钟离拿来了笛子,张云苏接过去稍稍准备,就放在嘴边吹起了前世一首和江湖、武侠相关的绝世名曲。

    听到笛音,乐老板当即就是眼睛一亮,整个人都有了点精神焕发的味道,像是一张拉紧的旧弓。

    李莫愁虽然刚开始没听出来什么,可听着听着就陷入了某种情绪中,看着吹笛的张云苏发起呆来。

    张云苏身旁的钟离则是跟乐老板差不多,双眸放亮,整个人都紧绷起来。

    一曲罢,大堂中的几人都还回不过神来,只觉得仿佛有笛音在房梁上旋绕,久久不绝;又有余律沁入心底,叮咚作响。

    “可惜,可惜!”乐老板最先回过神来,但却是满脸的遗憾,感叹着道“此曲虽然听着韵律简单,但却婉转动听,声色悠扬,可谓是得到了五律之精髓。古人云,大乐必易,诚不欺我啊!”

    李莫愁也回过神来,张云苏这首曲子她喜欢极了,听到乐老板的话便忍不住道“你这人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的,既然后面将这首曲子说得那么好,怎么前面又说可惜?”

    乐老板道“我是可惜这曲子还有所缺漏。莫不是张馆主得到了一份残缺的古曲谱?”

    后面的话却是问张云苏的。

    张云苏一笑道“这是一首笛子古筝合奏的曲子,我单用笛子吹奏,自然听着有所缺憾。”

    “合奏曲?”乐老板的眼睛又一次放光了,道“张馆主有曲谱没,可否让我誊录一份?”

    “没有曲谱。”张云苏道,“但若是乐老板要的话,我晚上可以写出一份。”

    乐老板道“那就麻烦张馆主了,明天老朽定然还会上门叨扰。”

    说完,乐老板竟然起身要走,而那新吉他则被他放在了桌上。

    “乐老板,你这是?”张云苏不禁起身问。

    乐老板拱手呵呵笑道“今日在张馆主这里听到刚才一曲足矣,这胡琴自然要按照约定赠予张馆主。哦,差点忘了问张馆主,刚才那首曲子名为?”

    “《沧海一声笑》。”张云苏道。

    “沧海一声笑,沧海一声笑,哈哈哈···”喃喃念着“沧海一声笑”这个名字,乐老板竟然大笑着转身走了,连招呼都忘了打。

    “这可真是个性情中人啊。”看着乐老板离去的背影,张云苏觉得自己长见识了。

    下午无事,张云苏自然还是让李莫愁陪着在大鸟笼里面练功。经过近半个月的练习,如今张云苏已经可以凭借天罗地网势隐隐的将一只麻雀控制在双掌之间了。

    在捕雀功方面的进步更多地表现在身法上,身法更加灵动;登高方面则要差一些,因为这个对内力要求比较高,而张云苏目前仍只是后天四重,凌空飞跃时很容易内力不济。

    不过,张云苏预感离自己的内功再进一步达到后天五重的日子也不会太远了。所谓厚积薄发,他练了五年的太极劲前三重,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突破第四重也不奇怪,何况这些天他苦练古墓派武功对内功修为也是多有增益的。

    三江镖局。

    “···总镖头,今天的搜查结果就是这些了,还是没有找到任何天音宗宗主及其传人的消息。”大堂中镖头蒋雁峰对段云鹰道。

    段云鹰听了眉头紧皱,道“三江县境内的各家客栈都派人查问了吗?”

    蒋雁峰道“已经查问了一个遍,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物。”

    段云鹰道“这么看来,只能派人去各家各户中查看了。”

    这时大堂中一位坐在椅子上脸色不怎么好的镖头道“总镖头,那拓跋泰并没有要求我们一定要搜索到什么消息,更没有限制搜索的时间。况且,他所要找的人也不一定就在三江县,我们何必如此认真?”

    段云鹰看向那镖头,道“云蛟,我知道你和段承受伤后对拓跋泰心怀愤恨,但现在并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魔教中人向来行事阴诡狠辣,所以,即使那拓跋泰没有限定时间,我们也要卖力的搜查,否则日后他察觉到我们在这件事上有所敷衍,顺手就可以把我们三江镖局灭掉!”

    段云蛟听了不甘地道“我明白了总镖头。”

    见此,蒋雁峰才问道“总镖头,若是派人去各家各户搜查,恐怕还需要县衙那边批准和配合,否则阻力会很大。”

    “今天晚上我就去和知县还有那左元生商谈此事,你只管和其他镖头商量好明天如何分派人手就好了。”

    “是。”

    次日,乐老板一早从俗音坊中出来并没有打开店门,而是向西街走去。来到县城十字路口,瞧见县衙专用布告栏处围了不少人,他便也过去看了看,然后双眼就不由眯了起来。

    并不是所有人都识字,所以有识字的在念布告中内容——

    “今有西域妖女遁入我三江境内,此女头发花白却容貌极美,且善以声音惑人。其作恶多端,若有人看到此妖女踪迹请立马到三江镖局告知。镖局确认消息属实,即可获得500两赏银!”

    布告栏边围观的人议论纷纷——

    “能以声音惑人是什么意思,该不是真会妖法吧?”

    “通报一个消息就给500两,这三江镖局出手可真是大方啊。”

    “这些天三江镖局的人一直在搜查什么女子,原来就是找这个西域妖女呀。也不知这女的是真作恶多端,还是和三江镖局结了什么仇怨。”

    “···”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乐老板面无表情的从人群中退出来,然后往回走去。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各种支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