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武侠圣地养成记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比你我性命都重要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比你我性命都重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东街俗音坊。

    “好生照看店铺,无事莫到楼上打扰我。”乐老板回来后对看守店铺的两个伙计说了声,就径自上楼打开了手工作坊的门。

    作坊房间中,一位极美的女子银发披肩似银河落地,纤纤十指如精灵飞舞,正盘膝弹弄着琴弦,场景美丽之极。但奇怪的是,作坊外竟然一点听不到里面的琴声。

    乐老板一步走进去,却是立马听到了动听之极的琴声,他什么也没说,随手从腰间解下一杆竹箫就应和着吹奏起来。这一琴一箫的交缠在一起,却正是《沧海一声笑》。

    一曲罢,乐老板赞叹道“妙音,你竟然可以让声音盘旋在这作坊中而不漏出丝毫,对声音的掌控当真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妙音将素手拢入袖中,保持静坐的姿势道“这不算什么,如果当年师叔没有自废武功,早就达到了这样的境界。”

    乐老板眼中露出一丝萧瑟之色,然后便慨然道“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徒生烦恼。对了,我刚才听你琴音如流水,迟滞之意也少了许多,看来是将这首《沧海一声笑》悟透了?”

    妙音道“这《沧海一声笑》将天人合一的逍遥之道蕴藏在最简单的音符之中,如今我身受重伤,又蜗居方寸之地,哪儿有那么容易将它悟透,只不过又有所感悟罢了。恐怕需要在山川之间纵情弹唱,才能真正体会此曲的奥妙。”

    “妙音,你对这方面的理解还是和当年一样啊。”乐老板听了妙音的话不禁摇头,随机又话语一转道“你可知我为什么会来到一个云国边境小县城,开了这么一家名为‘俗音坊’的小铺子?”

    妙音看向乐老板,道“师叔是想说,‘一直坚信音乐可以雅俗共赏,而这俗音之道就在这市井之间’吗?”

    乐老板道“这是当年我对你说过的话,现在我想说,天音宗历代宗主都是一味地追求雅音之道,可雅音之极仍旧无法做到真正的天人合一。这就是因为缺少了另一部分,俗音之极。”

    “像这首《沧海一声笑》,之所以能够让人有天人合一的感觉,就是因为将红尘纷扰很好的融入到了自然大道中。我说这些,也并非全为了与你争论所坚持的音乐之道是对是错,而是想告诉你,哪怕蜗居方寸,生命也转瞬即逝,心却依旧能逍遥。”

    听完乐老板这番话,妙音沉默了。

    乐老板看着妙音站了会儿,大概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好,便轻咳了声,道“如今你我都这样了,别再像以前那样争论了吧。今天我去太极武馆遇到一件有意思的事,可以讲给你听。”

    乐老板其实能理解妙音现在的苦闷——身受重伤困在一座小楼里,又担心传人安慰,连门都不能出,哪怕是虚境高手,也不免会心浮气躁。所以,每天他都会过来讲一些外面的事给妙音听。

    和往日一样,妙音仍旧闭眼静坐,仿佛一点都不好奇乐老板会讲什么。

    乐老板一笑,自顾道“我不是曾跟你讲过那张云苏收了个女扮男装的少女做弟子么,今日我正在与他谈论音律,他的师妹忽然跑过来说,那钟离离家出走了···”

    “你说什么?”妙音忽然睁开眼紧紧地盯住了乐老板。

    乐老板一愣,不知道妙音怎么忽然反应这么大,但仍旧重复道“我说张云苏收的弟子离家出走了。”

    妙音颦眉道“刚才师叔不是这样说的,我要听最后一句,原话!”

    乐老板想了想,道“那钟离离家出走了?”

    妙音一听,双眸就冒出了精光,起身道“钟离!师叔是说那张云苏收的弟子叫钟离,而且是女扮男装的少女?”

    “是啊。”乐老板点头。

    妙音的脸上忽然露出笑容,犹如春雪消融、百花绽放,只听她兴奋地道“师叔,我一直都忘了告诉你,我那徒儿复姓钟离,单名一个雪字。所以,这个钟离很可能就是雪儿!”

    乐老板听了满脸讶然,但很快便皱眉道“可是···太极武馆的那个钟离是个哑巴。”

    对于其他门派来说,找个哑巴当传人或许只是丢面子,还是有可能的。可是对于天音宗来说,找个哑巴当传人就不是丢面子那么简单了啊。

    虽然天音宗可以通过各种乐器来施展音功,但人的声音在其中却占据了相当大的一部分。甚至,天音宗的主要音功,就是靠人声。像前些年妙音来中原向几个国家的皇帝献乐,就是靠自己的歌声引起了天女散花的异象。

    所以,天音宗收了个哑巴当传人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

    听了月老板的话,妙音却是笑道“是哑巴就更没错了,雪儿是不会说话的。”

    乐老板听了不禁满脸愕然——听这意思,妙音竟然真的收了个哑巴当天音宗传人?

    稍稍控制了下情绪,妙音又道“对了师叔,你之前说雪儿从太极武馆离开了?”

    虽然觉得妙音收了个哑巴徒弟很不可思议,但乐老板还是答道“没错,我走的时候太极武馆的人已经出门去找她了。”

    “那师叔可知道雪儿为什么离开太极武馆,莫不是···那张云苏欺负她了?”想到钟离雪不输于自己的绝世容颜,妙音一下子就担心起来。

    乐老板一边思考一边道“应该不是吧,钟离走时留下了一封辞别信,听那张尹儿说,钟离是为了不想将祸患带给太极武馆才走的···这些天三江镖局的人四处搜查,莫不是已经盯上了钟离?”

    听乐老板这么分析,妙音不禁秀眉紧蹙,道“师叔,麻烦你现在就出去找雪儿,一定不能让她有事,她是我们天音宗的希望。”

    “她这么重要?”乐老板疑惑。

    妙音神色坚定的点头道“比你我性命都重要。”

    “我明白了。”乐老板也不多问,转身出门下楼而去。

    ···

    因为担心钟离的安慰,张云苏来到南街后直奔城门口,同时一路扫视街道两边,希望能够看到钟离的身影。可惜,直到抵达城门处却依旧连钟离的影子都没看到。

    再观察城门口三江镖局那波人,仍在盘问可以的路人,也不像是抓了钟离的样子。

    张云苏不禁紧紧皱起了眉头——这丫头,会去哪儿呢?

    张云苏一边思考一边扫视南街四周——只要钟离没有出三江县城,就有被找到的希望。而且钟离留着一头短发,长得又那么漂亮,即使走在人群中也很容易发现的。

    不对!

    想到这里,张云苏忽然摇了摇头,觉得自己之前进入了一个思维误区——钟离在武馆时是他方才所想的样子没错,可不代表离开太极武馆后仍是那个样子。

    通过这近一个月的接触,张云苏觉得到钟离其实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知道三江镖局的人在四处找她,肯定不会莽撞的出城。如果呆在城里,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伪装好躲起来。

    张云苏不由想起第一次见到钟离时情景,那样的伪装,竟然让他也看走眼了呀。

    想清楚这些,张云苏再扫视周围人群时,搜寻的目标也变了。

    可惜的是,一直搜寻到天色将黑,在城门处与李莫愁、张尹儿、李功等人汇合交流后,也仍旧没找到钟离。

    “云苏哥哥,钟离是不是已经离开县城了呀?”张尹儿猜测道。

    李功等人闻声也看向张云苏,看神情显然也都是这么想的。

    “不会的。”张云苏摇头,随机看向李功等人,道“这样,你们再分组去各条街找一遍,没什么发现就各自回家去吧。”

    李功等人走后,张云苏又对张尹儿道“钟离说不定会回武馆,你回去等着吧。”

    张尹儿也听话的走了,就剩下李莫愁和张云苏两人。

    李莫愁道“没想到你对钟离这么关心。”

    张云苏道“当了别人师父,自然要负责任。不多说了,你再去东街找下,我负责南街,找完就回西街。”

    “嗯。”

    李莫愁走后,张云苏就又来到了城门附近——如果钟离想混出城,天黑前的一波出城人流就是最好的机会。

    找到个好位置守了一会儿,张云苏目光便落在一个衣衫褴褛,头发蓬乱却不怎么长的纤瘦乞丐身上。

    那乞丐似乎正在打量城门处的情景,看见三江镖局人仍在一个个盘查出城的人就转过身来往回走。这时张云苏才看到那乞丐的脸,却发现乞丐脸上全都是灰土,根本辨认不清。

    又扫视了眼周围其他人,没有发现第二个可疑人物后,张云苏便跟上了这个乞丐,尾随着来到西街水门附近。

    这里是城中流民、乞丐的夜宿地。

    那乞丐连去几个地方,都被占据那里的流民、乞丐赶走,最终不得不在一个阴湿、肮脏的角落蹲下。缩进阴影里打了个哆嗦后,这乞丐偷偷抓起了地上的尘土不停地往脸上、身上擦抹起来。

    看到这一幕,张云苏笑了。

    悄无声息地来到乞丐身后,张云苏才带着一丝笑意出声道“咳,小子,看你挺聪明的,拜我为师,今后我罩着你怎样?”

    【诸位书友,看我这么诚恳,投上手中票票支持可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