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武侠圣地养成记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做牛做马偿还此恩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做牛做马偿还此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段云鹰在上面笑得很嗨,可几位镖头却都暗自奇怪——总镖头这推理也太牵强了吧,怎么别人想掩藏女子身份就能肯定是天音宗传人呢?

    蒋雁峰更是面色有点难看的道“总镖头,有件事您可能不知道,那钟离是个哑巴。”

    “哑巴?”段云鹰听到蒋雁峰的话笑声立马停住了,眉头一拧之后就舒展开了,继续笑道“哑巴就不可能是天音宗传人了么?也许正是怕真实身份被发现,她才装成哑巴的呢?”

    见段云鹰非要将天音宗传人的身份安在钟离身上,几位镖头中有脑筋转得快的,相互对视了眼,立马明白过来——总镖头这是要借魔教的势整垮太极武馆啊。

    果然,段云鹰笑声一收便眯着眼睛道“蒋镖头,明天上午你带齐20位镖师,前往太极武馆抓捕天音宗传人钟离。另外,既然太极武馆窝藏天音宗传人,想必也知道天音宗宗主的下落。所以,明天无论如何都要让太极武馆交出天音宗宗主!”

    “如果太极武馆交不出天音宗宗主呢?”蒋雁峰问——他知道太极武馆肯定交不出来,所以必须问。

    段云鹰笑容变得阴狠,用低沉的声音道“那就拆了太极武馆,挖地三尺把她给我找出来!”

    得,这下所有人都明白段云鹰的意思了——拆了太极武馆,可不仅仅是让太极武馆没了房子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连面子也丢尽了,还谈什么发展壮大?

    还有一点,听段云鹰话中意思,明显是要将魔教搜捕天音宗余孽一事透露给张云苏知道。想必张云苏那小子听到魔教的凶名,哪怕明知自己是被冤枉的,也会被吓得亡命天涯。如果是那样,就更不可能再对三江镖局有威胁了。

    见镖头们都领悟了自己的意思,段云鹰满意的一笑,又道“其他镖头明天也暂时放下手中事情,跟我到太极武馆外面待命,以防那张云苏狗急跳墙。记住,一旦张云苏动武反抗,诸位就不要犹豫,一起出手将其就地围杀!”

    听到“就地围杀”四个字,蒋雁峰等几位镖头都不禁一阵凛然。

    虽然刚才一直在讨论如何打压太极武馆,但众人还是没想到,段云鹰竟然要借机杀掉张云苏,选择的还是就地围杀这种万无一失的方法。

    段云鹰原本也不想用这种方法除掉张云苏,因为武林中从不缺明眼人,能看出他在借势除掉太极武馆这个潜在威胁的人肯定也不少。日后事情传出去,总会对三江镖局名声有所损害。

    奈何之前段承传信回来,说太极山之行并不顺利,借东、西极门之手除掉太极武馆的计划被无限延长。所以,他只好选择借魔教的势了。

    晚上,从大鸟笼中练完武功出来,正准备回房修炼内功,忽然耳朵一动,看向左边第三间厢房。

    很快,这厢房门打开,一个披头散发,脸色苍白如纸,左脸颊却有一道醒目刀痕的女子探身向外面张望。扫视后院一圈后,这女子的目光定在了张云苏身上,声音有些沙哑的问道“这是哪里?”

    张云苏一笑道“这里是三江县城中的太极武馆,我是馆主张云苏。白天姑娘在那狼岭晕倒,身上还受了伤,我就让弟子将你抬回来医治了。”

    听张云苏说自己受伤,这女子就不由伸手摸向左脸,但最终手指却在那刀痕毫厘之外停住了。显然,女子很清楚自己身体其他地方都没事,唯一算是受伤的就是左脸了。

    这时张云苏喊道“苏婆婆,我白天带回来的那位姑娘醒了,你来看看吧。”

    “好。”

    苏婆婆应了声,便很快出来。到第三间厢房门口看了看那女子后,点点头露出慈祥的笑容道“我本以为姑娘要到明早才会醒来呢,没想到晚上就醒了,看来姑娘体质不错。来,到房中让我再为你把把脉吧。”

    或许是苏婆婆的笑容很有亲和力,女子听话的回房坐在了床上,张云苏也跟着走了进来——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跟这位女子聊聊。

    为女子把过脉后,苏婆婆又仔细的看了下她脸上的刀痕,这才道“等会儿喝点粥再睡一觉,相信明天你的体力就可以基本恢复了。至于脸上的刀伤,只要用我配的药膏敷上四十九天,也只是会留下一道淡淡的红印,不会有疤的。”

    说完苏婆婆又叹道“可惜我这里缺少百年以上的雪莲,不然,你这刀伤连红印都不会留下。”

    女子道“多些婆婆的医治和劝慰,这脸上的刀伤不能恢复却是正合我心意,所以,婆婆不必多费心了。”

    接着女子从床上起来跪倒在地,看着张云苏道“张馆主剿灭毒狼一伙,救我出匪窝,又让我报了父仇,大恩大德申屠凤无以为报,若不嫌弃,愿为张馆主做牛做马偿还此恩!”

    说完,将头扣到了地上,满头乌发从背上倾泻下来。

    张云苏虽然想过申屠凤醒后会对自己如何感激,又会如何报恩,却没有想到会如此狗血——一个女孩子家,居然要为他做牛做马,这让他怎么好意思?

    接着张云苏又不禁想,如果不是毁了容,而且那样子从匪窝出来,名节受损,这申屠凤会不会用更狗血的”以身相许“来报恩呢?

    苏婆婆在旁边轻咳了声,张云苏终于回过神来,忙道“申姑娘不用如此,我救你纯粹是顺手而为,算不了什么。没猜错的话,申姑娘应该是贺、费、阮这三家的人吧?要不,明天我就让弟子送姑娘回去?”

    申屠凤抬起头来道“我本是西罗国人,与父亲一起行走江湖,年初父亲在费家谋得刀法教习的职位,我们才留在费家。如今父亲不在了,我便与费家没了关系,所以请张馆主收留我。”

    “这样啊。”张云苏听了不由摸起了下巴,可惜他下巴一片光洁,所以摸了几下就收了手,道“既然申姑娘无处可去,可以暂时留在这里。正好武馆也缺一位刀法教头,申姑娘愿意的话,也可以帮我教教那些弟子。”

    之前申屠凤昏迷时,张云苏就探出来,申屠凤有后天五重的修为。再加上年纪看着也不过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还有那样果敢、勇烈的性格,所以便起了将其收入武馆的心思。

    “谢张馆主。”申屠凤闻声又磕了个头,这才站起来,稍稍犹豫后道“我复姓申屠,不是申。”

    “啊?”张云苏尴尬了。

    瞧见张云苏不好意思的样子,苏婆婆道“好了,该说的都说了,时间不早,你还是让申屠姑娘早些喝点粥休息吧。”

    张云苏立马点头道“行,那就麻烦苏婆婆了。”

    说完,张云苏就回到自己房里,盘膝打坐,凝神静气,修炼内功。

    次日,张云苏早起晨练后,回到后院便发现申屠凤也起来了,正呆站在院子中。她身上换了件张青莲留下的旧衣服,看着有些不合身。也是这时候张云苏才发现,申屠凤的要比一般女子都高,甚至都快赶上他了。

    “申屠姑娘,吃过早饭后,你可以随我到前面看弟子们练武。我太极武馆虽以剑法为主,但也传授一门反两仪刀法,申姑娘有兴趣的话,也可以指点下那些弟子。”张云苏搭话道。

    他看得出来,之前才惨痛经历同样给申屠凤造成了很大的精神伤害,想要恢复恐怕不是一时半会儿事。

    申屠凤闻声回过神来,道“我既然决定留在武馆中,以后张馆主直呼我姓名就好了,不用那么客气。”

    张云苏听申屠凤说话时声音依旧沙哑,便问道“你是嗓子不舒服么?”

    “没有,我的嗓音天生如此,让馆主见笑了。”申屠凤神色平静的道。

    两人聊天时,钟离雪、张尹儿已经帮着苏婆婆把饭菜都端到了后院的石桌上,于是五人便围着石桌吃起早饭来。

    吃过早饭,张云苏带着张尹儿、申屠凤来到前院打开武馆大门,早在外面等候的三十多位弟子便鱼贯而入,在练武场按照四期、六期分开,像往常那样开始练武。

    与此同时,北街三江镖局大门也打开来,在路人有些惊讶和好奇的目光中,蒋雁峰带着20名镖师浩浩荡荡的向西街太极武馆快步行去!

    【抱歉,更新来晚了。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