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武侠圣地养成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 唯一活下来的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 唯一活下来的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先感谢下盟主“去死回归天堂”的飘红,加更今明两天到。顺便求下推荐票。】

    蒋雁峰说完,见张云苏定定的看着自己,便道“自上次风花山第一武道大会之后,太极镖局在整个漓江府都是名声大震。再加上有以前三江镖局的关系,在漓江府内行镖黑白两道都会给面子,没有任何被劫之虞。”

    “可是,这次我们的镖偏偏是在漓江府境内被劫,而且是在临近过年这个关头,被劫了最大的两单镖。对于镖局来讲,这不仅仅是失镖那么简单,更是信誉、招牌的丢失!”

    “另外,劫镖的一般都是土匪、山贼等和镖局实力等同的武林势力,像那些门(会)、派(盟)级的势力,是不会干劫镖这种事的。然而,一般的土匪、山贼却又没有得罪我们太极镖局的胆子和实力。”

    “排除意外,这两单镖被劫的事都很奇怪。可如果是有人在背后针对我们太极镖局,故意设计了劫镖之事,以此打击镖局声誉,就能解释得通了。”

    听蒋雁峰说完,张云苏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纵然对镖局之事知道的多,张云苏也知道在年关丢失两单大镖对太极镖局打击有多大。

    年关,各地商铺、货栈都会进行清算,将数月乃至半年的盈利运回去,所以专门负责托运工作的镖局生意都不错,太极镖局也是如此。

    现在,太极镖局把人家准备回家过年的钱弄没了,造成的负面影响可想而知。

    所以,这件事必须要尽快解决掉。

    念及此处,张云苏便道“你说的不无道理。这样,你跟我说说这两趟镖都是送向哪里,又是在何处被劫的。”

    “是。”蒋雁峰应了声,当即将关于这两趟镖的相关信息都详细告诉了张云苏。

    听完之后,张云苏则是陷入了岑思。

    走这两趟镖的四大镖头皆尽遭难,就连其他护镖的镖师、趟子手也几乎全军覆没。毫无疑问。对方是打着杀人灭口的主意劫镖的。不过,既然说是几乎全军覆没,就是还有人生还的,那么这个还活着的人就成了了解劫镖事件真相的唯一突破口。

    这时候蒋雁峰道“除非能够追回镖银。对劫镖之人和幕后主使者进行惩处,否则这次的事我们只能认了。镖局不仅要赔付给托镖者银钱,今后几年之内生意也别想再有起色。”

    “可是,对方既然是刻意针对我们镖局,肯定不会留下明显的破绽。别说追查幕后主持之人。就是找到劫镖的匪徒都不容易。”

    说完,蒋雁峰一叹,脸上全都是苦涩。

    他接手镖局也有好几个月了,眼见风花山第一武道大会之后,镖局在自己手中有兴盛之势,就对镖局产生了感情。如今镖局遭受如此大难,他自然心中难受得很。

    今日前来找张云苏,蒋雁峰主要是为了请罪,至于说“商讨解决办法,追回丢失的镖银”。也只是说说而已。张云苏武功高是不错,却也年轻,他可不认为张云苏能解决此事。

    可就在蒋雁峰这么想时,却听张云苏道“那个逃回来的镖师呢?你把他叫过来。”

    蒋雁峰一愣,疑惑道“总镖头您这是要···?”

    张云苏双眼微眯道“你不是说追回镖银就能解决此事么?我就带着那镖师去将劫镖的匪徒找出来,然后进行拷问,看到底是谁在跟我们太极镖局做对。”

    “这···”蒋雁峰一听就呆了,然后面色古怪地道“总镖头,送往临沧府的那一趟镖暂且不说,就是送往玉昆府的这趟镖。在漓江府内所走的那条路上,拥有劫镖实力的贼匪也有二十多处啊,这要如何去找?”

    蒋雁峰还有些话没说——总镖头果然还是年轻气盛啊,以为那些贼匪都很好说话。可以随便找着玩吗?那可都是真正的亡命之徒啊!

    张云苏却道“才二十多处啊,也没有我想象的多嘛。”

    蒋雁峰哑口无言。

    二十多处还没你想象的多?

    说得可真轻松啊。

    “蒋镖头,莫非那人受了伤,或者因为其他原因不方便来见我?”见蒋雁峰不说话,张云苏问道。

    蒋雁峰忙道“不是。在下这就回镖局让那人过来。”

    说完,蒋雁峰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武馆。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他就带着一个青年回来了。

    张云苏看这青年器宇不凡,隐隐有些面熟,便问道“这位镖师怎么称呼?”

    青年不卑不亢的拱手道“在下长峰县郁长留,乃是两个月前风花山武道大会后加入太极镖局的。”

    听到这话,张云苏立马想起了一些关于郁长留的事,当即道“我记得你,后天四重到六重主擂台的第二名,身手相当不错,对吧?”

    郁长留谦虚道“总镖头谬赞了。能得第二名,全靠太极武馆维护,否则怕是连名次都排不上。”

    张云苏点了点头,不在这件事上多说,转而道“我想知道你所送那趟镖被劫的具体情况,以及你是如何逃回来的。”

    其他人都死了,只有郁长留活着逃回来,张云苏不得不多心问一句。

    郁长留却并不介意,语气平和的道“兄弟们被贼匪冲击之时,在下当先与一个贼匪头目过招,被其一掌打飞,落在了旁边的灌木丛中晕了过去,这才侥幸逃过一劫。”

    听到这些话,张云苏才注意到郁长留脸色不太好,应该是受了内伤。

    张云苏道“我只问一句,如果那些劫镖的贼匪再出现于你面前,你能否认得出来?”

    郁长留神色一冷,道“那些贼匪穷凶极恶,杀了与我同行的弟兄近百人,纵然是化成了灰,在下也不会认不出!”

    张云苏点了点头,又道“若让你明天与我一起出行,重走去玉昆府的那条行镖之路,你的伤势可否有碍?”

    郁长留一愣,随即便道“在下只是收了轻伤,无碍。”

    “那好,你先回镖局休息吧。”

    等郁长留走后,张云苏看着蒋雁峰道“我还需要一个人,这个人必须熟悉漓江府境内大大小小的积年贼匪,而且于行镖路上黑白两道都有一定人脉。至少,是能够容易找到人问话的那种。”

    蒋雁峰听了不由露出苦笑,道“看来总镖头真的是决意追查失镖之事了。”

    张云苏道“不要废话,就说镖局有没有我要的人吧。”

    蒋雁峰脸上的苦笑更甚,道“有,在下便是。”

    【保底第二更道。求订阅,求月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