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快过年了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快过年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站在二重楼的顶上鸟瞰桑夷皇居的李昂有些多愁善感,因为他想起了人类群星闪耀时,想起了拜占庭的的后门,想起了滑铁卢的最后一分钟,历史的拐点总是那么不值一提,又独一无二。

    “人民总是渴求选择的权利,但又同时惧怕做出选择,真是脆弱得任性今天就由我们来当这个扳动岔轨的大手吧。”北城都已经忘记了上一次他自己露出笑容是什么时候了,肯定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有能力左右历史走向的,始终是少部分人,受英雄史观的影响李昂对此一直深信不疑,今夜的他会成为许多人眼中的恶魔,但也会成为更多人口中的英雄,然而他还是他自己并不会变。低头看了一眼发现已经到了预定的时间,他便散去了用原力构造的隐蔽场,一下子将身形暴露了出来。

    不远处的一队皇居守卫在第一时间发现了李昂,走在前面的队长立刻惊慌失措地拉响警报,人都已经进入了皇居范围之内外层的警卫都没发觉,并且看样子人都在这里站立很久了,他们失职的罪名已然逃不掉。如果让这些热知道之前是两个人站在这里,现在只剩下一个了,他们怕是更加惊恐。

    “陛下,人已经来了。”皇居内一间密室里,老内侍恭敬地伏在地上,而他面前坐着看书的正是桑夷的倭皇今下。

    “是么。”今下的声音淡定从容,坐姿端正安稳,只有握着书的手微不可查的颤抖泄露了他此刻内心的波澜,“只是可惜今夜又要有数不清的桑夷男儿失去生命,你说,朕这个倭皇是不是做得很不称职?”

    “陛下怎么不称职,陛下乃是千古一秀,桑夷最贤明的君主。”藤田右一的白净的脸上已经满是皱纹,这是他曾经侍奉三代倭皇的见证。

    “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嘁!”今下的面色不屑满是嘲讽,也不知道是在说他自己,还是在说那些对他献媚的人,“朕还没有到昏头的时候,只是只是实在可惜啊,再给朕二十年,不,哪怕只是十年也好!”

    今下登基即位的时候接手的是一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没有顺势跌落深渊已经足以说明他的文治能力,更何况如今在他励精图治下桑夷已经变了模样。这个“千古一秀”的名号并不是谄媚之词,很多桑夷人的心中今下倭皇当得起这四个字!今下对于桑夷这二十年的发展是颇为自傲的,若是继续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桑夷的国力将会获得长足的发展,可惜人间总是不如意,光晨人根本不容许桑夷平稳发展。

    “光晨人以天为尊则世人皆以天为尊光晨人以倭为鄙则世人皆以倭为鄙,你可知道朕自幼年起就梦想着将这一切扭转颠倒?今天回首这二十年,才知行路难,路难行。”今下的梦想,也是历代倭皇的梦想。

    “倭”字是桑夷语里“和”字的音读和训读,桑夷人自称和族也就是倭族,但在光晨的影响下这个字却渐渐地脱离了本意变成了“矮小”的意思,后来更是成了一种蔑称,桑夷人统称桑夷、科雷亚等国后裔为“倭奴”。历代倭皇不变称呼,就有时刻提醒自己,激励后代的意思在其中。

    今下依稀记得父亲最后一刻时仍在眼神中不散的那份不甘,而他的祖父、曾祖父都有过相似的神情,如今他不用照镜子也能知道自己的表情不会有任何不同。

    李昂放出感知,在偌大的皇居里想要找一个人并不容易,他没有时间提前打探更得不到今下就寝的信息,所以只能用不太保险的方法:现场找。这边刚一显露身形,那边就有人掩护着一个不明目标迅速撤退进了安全通道直落地底的安全屋,李昂不由得会心一笑,朝反方向探查了过去。

    安全屋并不安全,在高魔高武的世界里,它的存在更多是一种心理慰藉而非实际的安全保障,有太多受保护的对象被杀死在安全屋里了。李昂不用去掰正反逻辑,如果他暴力进入安全屋,势必要进行破坏造成杀伤,今下倭皇就是心再大,也不可能呆在安全屋附近的,只会离得远远的。

    “小老鼠,找到你了!”李昂只用了短短几秒钟就找到了今下的位置,他并不知道今下长什么样,也不需要知道今下长什么样,因为长相是可以伪造的。人的身上有些特征比长相更显眼,这皇居里面不是护卫就是内侍,剩下的都是女人,只有他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看书,除了他还能有谁是这个倭皇。

    李昂的身体闪烁了一下,下一个霎那已经站在了今下所在的屋子门外,“有朋自远方来,不招呼一下吗?”

    “上门的是恶客,真是不想见呢。”今下的光晨语很好,字正腔圆,显然没有少在这方面下功夫。虽然说是不想见,但门依然开了,今下倭皇身着一身玄色倭服昂首阔步迈了出来,“李昂观察使,朕虽然一直期待着,却没想过你真的会亲身涉险来这一趟。”

    “险?别看陛下早有准备,但是对我来说这样的场面还算不得险。”李昂遗憾地耸耸肩。

    “观察使不用故再作镇定了,此时的你身陷重围之中,想要离去根本不可能,还是留下你的遗言吧。”今下的神色不喜不悲,好像并不在意,但他背在身后的双手已经握成了拳头,紧紧地捏在一起,“没想到吧,你也会有今天。”

    “怎么会没想到,倒是陛下你,不会真的认为我能拿一群桑夷的贱民当自己人吧?哈哈哈哈,他们会做什么反应又打什么算盘我就算再蠢也是明白的,但我打的什么算盘,你又知道吗?”李昂从一开始就不觉得无人理会的所有成员能一条心,都是桑夷人,哪怕思想再进步心里步再渴求变革,始终也是桑夷人,他在十年前就做好了被出卖的准备,甚至被出卖就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只不过没有说给那些人听罢了。

    李昂的淡定神色,还有那份居高临下的戏谑语气,都深深刺痛了今下的心,“那些朕不需要知道,朕只知道今天你必死无疑!”

    今下倭皇的话音未落,小小的院落中闪现四个人影,每一个的气场强大的剑客。

    “李昂,本想与你公平一战,这样的围攻有违武士的精神,不过在国家面前个人的荣辱实在算不得什么,安心去吧。”

    “師走忙言。”李昂的这句话的意思是“都他妈快过年了,忙都要忙死,还在这儿啰哩啰唆的啰嗦个屁啊。”因为是用熊本方言说的,别有一种俏皮的地味。

    “禁千叁佰叁拾叁式杀生孔雀!”连姓名都没有通报,中条短秀便拔剑用了杀招。

    “报菜名好评。”李昂翻手抓住了惊鸿剑和金虹剑,一剑端平在身前,一剑背在身后,要是这些桑夷人玩过一款甩锅游戏,便会认出他这是无双剑姬菲奥娜的起手式。此时李昂的神情就像是一个美食家,用动筷子之前评价菜品卖相的审视目光去看剖风而来的这一剑,似乎下一刻就有有“差强人意”四个字脱口而出。

    另一边,北城也被一群人拦住了去路,一群熟人。

    “北,停下吧,跟我们回去,父亲他很想念你。”高大的男子伫立在夜色风中,好似铁塔不动不摇。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佛我顶,结发授长生。他真正在意的只有成仙的美梦,又怎么会在意我,在意你们?”自离开的那天起,北城就决定了不会再回那个地方去,放弃复仇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了,“让开吧,我们已经走上了不同的路。”

    “那件事情算了,还是先抓你回去吧。”东城无奈地叹了一声,几十年的兄弟,他也不想刀兵相见。

    北城是流落在桑夷的光晨孤儿,自幼被“白玉京”的仙首李沐白收养,而白玉京是一个杀手组织,北城跟其他许许多多的相似命运的孤儿一样接受训练成为了杀人工具。因为天赋过人实力强横,北城变很受李沐白的喜爱,成为了五楼里的北城。

    不过正应了李昂那句“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他爱上了自己的搭档七月十五楼七月客串,在发现七月十五楼怀孕之后他便向李沐白请求,由他代替七月十五楼出任务,但李沐白在某次他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依然派出了有身孕的七月十五楼,导致身子不便的七月十五楼死在了任务中。

    接下来就是天涯明月刀加冷血十三鹰的杂糅版,北城抱着亡妻的尸首一路杀出白玉京,逃到了延州,被李昂遇到。不得不说李昂是个洗脑高手,一个从小就接受扭曲教育的杀手硬生生被他洗脑洗成了助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