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八章:立场不同

章节目录 第八章:立场不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当别人愿意整天盯着你的时候,出名就跟爱不爱出风头的关系不大了。”李昂无所谓地耸耸肩,显然他或者他的爷爷李磐还没有那种魅力让九老院的人整天盯着不放,所以根本没法对梁月的遭遇感同身受,“你看,我现在已经三十岁了,就算是上面不作安排也没办法继续闲在家里,而基于一些这样那样的分析,我大胆地猜测了一下,他们会觉得有只一个地方最适合我龙白星。”

    “龙白星啊。”只是一个名字,梁月就获得了非常多的信息,联系这段时日从家门长辈处听来的消息,综合一下他就将事情的全貌看了个大概,“看样子爷爷他们准备了多年终于要发动了,是吗?”

    李昂忽然生出了一股优越感,至少他在家里得到的支持远大于梁月,李家的三四代中就他一个成器的,没一个像样的竞争对手长辈们自然也就格外照顾他,“对于你这个问题呢,我不承认,也不否认。”

    “我想我可以多给你十架锤士。”梁月主动又给了李昂一些添头,信息上的优势足以让他从别的地方拿回这些钱。

    “我需要把这当作是一种投资吗,或者你月哥还有其他深意?”李昂并没有平白无故受人好处的习惯,不是因为“君子不吃嗟来之食”的骨气,而是因为一旦接受了好处,很可能要在以后回报更多。

    “不,这只是在听到了关于你的悲伤消息后,作为朋友的聊表心意。”听到龙白星这个名字之后梁月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即就把同情摆在了脸上,一点也不怕李昂会不爽,对于龙白星的状况他是十分了解的,那里的环境已经不能用恶劣来形容了,不管是软环境,还是硬环境。

    李昂也不反驳,示意了一下赛场的方向,“看看我手中的空战王牌吧。”

    娜娜跟其他的女人不同,在别的女人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也能尖叫的时候,她却一言不合就跟人飚车,她喜欢那种肾上腺素狂飙的感觉。在李昂他们谈买卖的时候娜娜就在调试自己的座驾,这架黑骑士花费了她大笔的积蓄和大量的精力,以提供足够让她兴奋激动的速度,是她众多大玩具中最受偏爱的一个。

    对于娜娜而言,只在有大气的环境中,只在行星的引力拉扯着飞行器与身体向下的环境中,才能感受到那种飞行的快感,安东市虽然是太空都市,但是模拟出来的引力系统绝不比行星的自然引力场差。

    不得不说陌生的场地让娜娜有些紧张,但肾上腺素的疯狂分泌让她进入了一种超人状态,第一个信号灯亮起后她一脚重踏将黑骑士的油门踩满,等到灯闪了第三次时猛地收起制动板,如嫩葱一般纤细柔弱的手指拨动了阀门开关,黑骑士在轰鸣声中犹如黑色的利箭一样弹射起步,冲出了起点。

    “这就是我飞行的理由。”娜娜在通讯频道中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将油门压到极限,发动机满载之后她毫不犹豫地打开了加力燃烧室,一蓬好看的蓝色火焰在黑骑士尾部爆开,将速度推入了新的境界,而娜娜从容地用手指拨弄着各个控制单元。

    黑骑士轻灵地从一个个障碍物旁边飞过,好像是在暴风雨中穿行的一只黑色雨燕,而这份灵巧和迅捷之后是超高的难度,因为光路竞技场的障碍赛场地里障碍物都是不规则移动的,不仅考验机师的驾驶技巧更考验他们的反应能力,但在娜娜面前这些都不算问题,她就是为速度而生的。

    在模拟的陨石带区域中被压制了速度,冲出来之后面对一条长长的空旷区域娜娜兴奋地吼了一声,黑骑士在一声爆响中撑开了伞状音爆云,拉出一道黑色的虚影急速闪过。娜娜驾驶着黑骑士第二次经过主看台,这证明她已经跑完了一圈,计时板上显示的单圈所用时间仅仅只有四分十一秒,已经非常接近光路竞技场的前十记录。这样的成绩无疑是耀眼的,尤其娜娜还是一个在极限竞速项目中不占优势的女性,然而他本人却并不满意,对于场地的不熟悉拖慢了她的成绩。

    “月哥,我这位女机师当得起王牌二字吧,就按老规矩吧,你出一个人跟她赛一圈,输了给我一成的折扣,赢了我再追加百分之十的款子。”既然是比赛,就肯定是有押注的,而李昂说的正是梁月自己定下的规矩。

    “不用比了,再给你百分之十的折扣。”梁月很是认可娜娜的实力,李昂不在的这两年里总有人在他耳边诋毁,说李昂只是个爱玩过家家的小孩,可是现在看看李昂身边的几个人,怎么看也不像是玩过家家的。一个好的战机王牌,可以带出一支出色的空战力量,而在星球环境中更是决定性的武力。

    其实李昂刚才的那番话让梁月想了很多,龙白星恶劣的环境下也可能掩藏着资源与财富,他可以在一切开始之前就进行一些原始的投资,收益绝对不会让他失望的。当内部的方式没法解决问题,借助外力来破局是最好的选择,梁月心里跟明镜一样,想要有所动作以摆脱九老院给他套上的枷锁,那么现在正是该表达善意的时候了。

    梁月之所以愿意给李昂支持,之因为他看问题比别人清楚,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的利益才是永恒的,哪怕安东都护府和建安都督府确实存在一些竞争关系,但李昂不可能只想着家族的利益而不为他自己做打算,就像他自己一样。

    人类的寿命变得越来越长,这在带来了不少好处的同时也创造了一些短处,比如焦急的儿子们更难等到自己的老爹撒手,然后由他们自己继承一切的那一天了,梁月如此,李昂当然也不会例外。

    “我想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可以接受投资,但不习惯接受别人的好处。”李昂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至少大部分时间如此,若今天真的接受了梁月的“好意”,那么以后难免处处矮人家一头,“该比的还是比一场好了,反正也不用多长时间。”

    “丁老师,请您带这两位去隔壁的房间坐一会儿,我有一些事情想跟李昂单独谈谈,关于投资的事情。”梁月示意身边的老者带北城和.离开,接下来的一些事情可能决定很多人的命运,所以他不希望太多人知道这次谈话的具体内容。

    李昂在回程的路上显得很开心,因为谈成了这么大一笔生意可以省去他很多钱,也解约了他不少时间,短时间内不必再为启动资金而到处找钱花了,“我就说怎么一大早就听到窗外喜鹊在叫,合该我捡着巨款。”

    就像是九老院的人分析的那样,李家确实没有多少额外的资源可交给李昂去发展新地盘了,所以他们索性一分钱都不给他,让他去玩白手起家的那一套,但自然而然地,不管李昂最后的收获如何都跟李家无关。在这种情况下李昂是有些高兴的,家里不管虽然意味着他只能自己想办法淘钱,但往好处想买什么都能由他自己做主了,除了一些将来肯定能用得上的家伙事儿,他可以带点个人喜好。

    “我们好像就这么到处转了一整晚,难道就不能好好享受一下我们短暂的人生吗?”娜娜鼓着腮帮子嘟囔抱怨,因为没能得到机会跟梁月麾下的高手比赛,她硬赖在那里才获得了飞行一小时的机会,而时间到了之后立刻就被拉走了,根本就没有爽够,要知道光路竞技场那样的场地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用的。

    李昂不以为意地耸肩,远游的游子经年之后归家,大醉一场再睡至日上三竿,这是许多人的选择,但并不是他的行事风格,他已经享受过了比别人更长的生命,却恰恰因此过得比别人更加急迫,“我在路上就已经说过了吧,咱们这次回来不是玩的。”

    “然后呢,我们就这么回去了?”雷腾也有点难接受,他本以为可以过一个更加刺激的夜晚,但事实是什么都没发生,他除了在和平饭店怡情了几把之外,就光在机库里帮娜娜调试黑骑士了,“说好的娱乐活动呢?”

    “都别在这儿抱怨了,现在最应该纠结的人是我好不好,明天中午我还得去参加个无聊的交流宴会。”想到自己老妈的措词李昂的脑仁就疼,金长心给他安排的所谓年轻才俊交流会分明就是相亲宴会。

    一般来说会参加相亲宴会的除父母推销不出去的大龄剩女,就是品行方面得不到婆家肯定问题女人,两种人都难让李昂提起兴趣,所以在他看来这种情况下的相亲宴会更像是牲口买卖市场,浓妆艳抹地打扮一番等着感兴趣的人上前询问,然后讨价还价你来我往,完全是利益上的交易。

    对于灵与肉的交易,李昂从来都是不拒绝的,但当代价是他的下半辈子大好人生时,那就得两说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