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九章:这是亲妈

章节目录 第九章:这是亲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睡在自己阔别两年之久的软床上,李昂难得地做了个好梦,船上的低温休眠舱总会让他生出种种不好的幻想,而这种大床却能让他回忆起一些美好的画面。可惜的是李昂没能睡到自然醒,睡梦中他忽然感觉自己的兜帽狂战士号被击中了,做了紧急疏散工作之后他决定与战舰共存亡,按下了了自沉的按钮后他才想起自己应该是在家里。于是李昂艰难地眯起一只眼睛瞥了一眼,在看到那个他最不想在早上看到的人之后,无语地叹了一口气,抓住毯子蒙住了自己的头,哪怕只是再躺一会也好。

    “李昂,起床了,李昂,快点起来。”金长心赤着脚在儿子的床上乱蹦,欢快的像是个得知即将出去郊游的小女孩。想要把睡懒觉的孩子叫醒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每一个母亲都有自己的独门技巧。

    “母亲大人,我想是时候让女性联合会那边给您多加一个荣耀头衔了,您看人形自走自鸣钟这个头衔怎么样?”李昂无奈地坐起身来,被一个大活人在床上那么跳来跳去,他想继续睡个回笼觉都不成了。

    “那么你想不想成为共和国历史上第一个被人形自走自鸣钟踩断腿的男爵?”金长心隔着毯子踢了李昂一脚,对这个无赖表示愤慨,她也不可能真的把李昂怎么样,反正儿子的身体结实得很,就算是真的踩上去也只可能是她自己崴到脚。

    光晨共和国的国土实在太过广袤,故因管理方面的困难而被分为九国六都护,不是由一个自然人作为元首,而是由九位执掌一国的公爵各推举出一位元老,组成元老议会来总诀全国事务,这九位元老组成的九人议会被称作九老院。国家太大所以权力不好集中,军方那边为了保持相对的独立性,设立了六事院来总管军事事务,与九老院合称文武两院。

    李昂的男爵授衔仪式还没有正式举行,但九老院年前就曾经发来了关于他在延州的那些英勇表现的嘉奖,并承诺在他三十岁时正式授爵,所以哪怕大家都明白这是对他遇袭的补偿和对李家的安抚,但他确实已经是个坐稳的男爵了。

    “妈妈,看看您自己的年纪,在床上跳来跳去的像话嘛?要是被奶奶知道了咱们俩都得挨骂。”李昂虽然被金长心折腾得不得不起床了,可嘴里却一直不服气地嘟囔着,“而且不管怎么说我也已经是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能还像对待小孩子那样对待我呢?”

    金长心不屑地一笑,不管李昂现在是三十岁还是三百岁,始终都是她的儿子不会变,只要还是儿子她就是能把他当小孩子,“知道妈妈的名字为什么叫长心吗,就因为老娘记仇,你这个混蛋知不知道自己还没出生的那会儿踢了我多少脚,现在我才踢你两下就不乐意了?还反了你了。”

    李昂肩膀都塌了,他也算相当有阅历的人,却还没听说过有人记仇能记到自己未出世的儿子头上去的,亲儿子胎动踢了两脚也能记在小本子上等着秋后算账,简直人间极品,“没想到我外公还是个大预言家啊,起名字的时候就知道妈妈您后来的性格了,难怪他老人家号称算无遗策。”

    “这名字是我爷爷,也就是你外太公取的。”金长心吐了下舌头,她这个长心的名字确实有记仇的意思,但当时其实是取自“长心长德”,希望她这一生能耐下性子修养德行的意思,可惜人和名字正相反,她从小到大都是个调皮鬼,没少被长辈们教训,要是自己歪解名字被老人家知道肯定又要挨训了。

    “妈妈,我现在要换衣服了,您还继续站在这里做什么?”李昂有点尴尬地挠挠脖子,他裸睡了。

    “你整个人都是从我肠子里爬出来的,小时候给你换尿布,给你洗澡的时候,我什么没看过,现在变大了还不给看了?岂有此理”金长心幼稚地用手指把眼皮撑开,盯着李昂的身体摆出了“我就是要看”的架势。

    “什么肠子,难道我是从后面噫”话说到一半李昂自己都说不下去了,他老妈就是这性子,说话做事随心所欲的,他可不行,“说什么给我换尿布,给我洗澡,您自己连个手帕都不会洗,还给我洗澡换尿布?”

    “我是说阿姨给你换尿布,阿姨给你洗澡的时候我旁观了,所以都看过,不行吗?”金长心得瑟地朝李昂做鬼脸,若是有外人在场看到这画面的话,定然要以为金长心是李昂淘气的妹妹了。

    “妈妈,您还没说来我这里做什么呢,据我所知您也不是爱早起的人啊。”李昂不得不把话题岔开,因为他很清楚继续下去只会把自己也变成幼稚鬼,再被金长心用她丰富的幼稚经验打败。

    被问起来意,金长心激动了起来,她可是期待好久了,“不是答应了要去相亲,啊不,要去跟同龄人交流一下的嘛,现在当然是给你梳洗打扮一番啊,我儿子这么帅,到时候肯定秒杀全场。”

    “您就别跟这儿瞎操心了,我也就是去露个面,还有一大堆的事情没处理完呢,哪有那闲情逸致和同龄朋友们交流感情?”李昂现在最需要的是面对他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根本生不出别的心思来,更别说他本来也没有早早就步入婚姻殿堂的想法。

    “你信不信我跳起来给你一巴掌,我是你亲妈,什么叫跟这儿瞎操心!李昂你都已经三十岁的人了,这些年到底有没有想过妈妈的感受?是,你们父子俩都有事业,每天都忙忙忙,可我呢,就活该在家里面对那一大帮七大姑八大姨”说道这里金长心的声音都哽咽了,在这一刻万千逝去的影后、视后在她身上投射,演技之真实已经到了画面无法限制的境地,甚至有那么一个瞬间时空都被她欺骗了,因为李昂在她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

    “结婚不是我想结,想结就能结,您再宽限个几天行不行?对了,我还有个亲弟弟,他还年轻,又整天闲着,您可以去向他要钱,不是,可以让他先结婚啊。”李昂差点就把自己老妈当成是放高利贷的了,为求自保连亲弟弟都丢了出去,不过金长心就算不是收高利贷的也差不多了,整天定在他后面催结婚。

    金长心的演技没有持续太久就露出了本性,就像是蛮王的“无尽怒火”一样,名字里明明带着无尽二字却只有短短的五秒,“你二十岁之前我天天担心你忽然把什么人的女儿肚子高大,可是过了二十岁之后我却开始担心你是不是不喜欢女人了,回来的第一个晚上没好好休息反而去跟人家谈成了一笔十亿的军火生意,你倒是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变成个事业型的男人了?”

    “人总是会变的嘛,您也知道我二十岁那年经历了什么,那件事情让我一直都没有安全感,所以才会把精力都投到这方面来。”二十岁那年李昂在延州被袭击之后昏迷了很久,醒来就变了一个人似得,一改之前才华横溢却异常纨绔的习气,变成了一个让家人倍感信赖的有为青年。

    关于自己的变化,李昂的理由非常充分也十分合理,经过那种事情之后是个人都会不安后怕,所以他迫切想要壮大自身发展势力的心情是很好理解的,要找出这样的一个理由对于哈佛大学心理学硕士出身的他非常容易。

    大家都只是觉得李昂的变化很大,只是他变化的程度具体有多大别人就没法知道了,顺带一提的是当时只有二十岁的李昂还没有进入大学,光晨共和国也没有哈佛大学这所学府。

    洗漱一番又吃过早餐,金长心便招呼了一大群人来给李昂做造型,希望用比较传统的方式让儿子更帅气一些。这些都是金长心的形象顾问、化妆师、服装师、发型师、珠宝搭配专家等等,从这群家伙的数量看,一方面能知道金长心是个爱臭美的女人,另一方面则能看出她在李家的受宠程度。

    李昂对这些本能地有些抗拒,男人跟女人不同,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女人对自己的外貌稍有不满意就修修改改的不在少数,而男人但凡有点雄心壮志的就不会更改自己的身上的任何地方,连稍微装扮一下都会老大不愿意。光晨共和国武成风,最极致者可以觉醒原力,调动宇宙的本原力量为己所用,而想要获得这种力量的认可与呼应,必不可少的就是沟通宇宙的自然之心。

    一个对自己外貌不满意就去整容的人,就不用去提什么自然之心了,哪怕注定不能觉醒原力的男人也不会这样做,因为做了就会被其他人看不起。在某些国家男人以娘炮为美,越是阴柔往往越受人的追逐与喜爱,但卫玠不认识的请自行百度之流在光晨共和国是绝对不会有人愿意搭理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