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十章:钓鱼执法

章节目录 第十章:钓鱼执法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想笑就笑吧,有什么好憋着的。”足足两个多小时后被金长心那些形象顾问们打扮了一番的李昂站在镜子面前,回头白了.一眼,这个站在旁边旁观的家伙眼睛已经变成两弯月牙了,显然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可是碍于他就在当前,一直用手掩着嘴巴不肯笑出声来。

    “我只是想起来您上一次像这样穿着还是三年前,在您的毕业典礼当天,不过那时候您还带着一顶奇怪的帽子。”.现在是李昂的副官,但当时却几乎相当于全职保姆加伴读加保镖加驱赶狂蜂浪蝶的稻草人。

    “旧日时光真让人怀念。”李昂耸耸肩,生活就是这样,总会在人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时候推他们一把,让他们从一种生活扑向另一种。李昂的语气透着一股难言的无力,因为他在想的是更加久远的旧日时光。

    “我想我们可以出发了,车准备好了吗?”李昂照了照镜子后满意地点头,他身上的这套行头一个人穿会有些费劲,包括领花、胸章、穗带等等饰物,需要两位侍女帮忙才能在半小时内穿戴完毕,麻烦是麻烦了一点,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镜子里的家伙有点帅过头了。

    湖岩馆,名字起得非常雅致,但安东市作为一座太空都市既没有湖也没有岩,有的只是一群到了特定年纪故而躁动不安的世家子弟。私人会馆的存在为有需要的人们提供掩护,而这座湖岩馆就是为了给年轻人们一个较为隐秘的交流空间,不是因为他们会在这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而是看似单纯的相亲活动里有太多牵扯。

    商人们会建立各种各样名目的俱乐部来阻断“庸人”的侵扰,而相亲则是比谈生意更需要保密的事情,如果谈成了还好说,若是谈不成,说不得就要生出什么不愉快的事端。世事就是这样的让人无奈,哪怕双方都没什么问题只是看不对眼,却也架不住别人有心之下来个三人成虎,但凡能够跻身这个圈子的,没有一家不在乎脸面。

    所谓的秘密从来都是相对而言的,李昂就敢肯定他这次的湖岩馆之行以及待会儿的全部谈话,用不了半天就会出现在很多人的桌面上。这些人拿到材料之后,会借之推测李昂个人的想法,以及李家长辈们的想法。其实这种事情并不总是只有坏处,有时也有好的一方面,虽然打定主意不会在这种场合挑老婆,但找一找潜在的投资者还是不错的,李昂就希望能在这里碰见志同道合并愿意掏钱的人。

    “很显然,我并没有这里的会员资格,你们确定放我进去没问题吗?”被强迫来这里相亲李昂本就就有点不情不愿的,坐了一个小时的飞车更让他不爽,结果走到了大门口之后居然有人要让他安检,他当即就笑了,耸耸肩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跟这位尽心尽责的安保人员开起了笑玩笑。

    “您说笑了,安东都护府上没几处是您没资格进的,刚才的事情实在抱歉。”一个中年男子快步迎了出来,看到李昂后老远就深深地鞠了一躬,语气诚恳中带着惶恐。沈见是这湖岩馆的当值安全主管,刚才在监控里看到自己手底下的人居然对这位小爷提安检,当时他的冷汗就下来了,只用了十秒钟就赶到了现场以避免出现更难收拾的局面。

    “我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许多人不认识我也不稀奇,正所谓不知者不怪嘛,再说对我进行安检这也是尽心尽力负责任的表现,很敬业。”李昂嘴上是这么说的,却根本不在意什么安检不安检的,大步地走过了安检门,即便门上的探测警报器凄厉地响个不停,他也也恍若不闻。

    “啪!你可以去财务处结算了。”沈见斜着眼睛偷偷瞥了一下李昂,然后扬手就是一个巴掌扇向了刚才那位要求李昂做安检的员工。

    “你,也可以去财务处结算一下了,我不喜欢你。”李昂回头来冲着沈见挤了一下眼睛。

    作为建安都督的长孙,李昂在安东都护府的影响力无疑是巨大的,虽然这处湖岩馆跟他没半毛钱的关系,但仅仅只是“我不喜欢你”就已经是非常充分的理由了,至少让这么一个小人物丢饭碗不成问题。

    李昂在安东都护府绝对有有一言决人生死的能力,只不过他并不经常那么做而已。

    “一个小小的安保主管,是没有权利决定人事去留的,他刚才也就是随便耍耍威风来讨好您,您干嘛要较真呢,他不一定会真的让那个人失业。”见得人多了,.的观察力也有了很大的长进,刚才那一幕她早看出来了,不过是演戏而已。

    李昂也能看得出来那是一出戏,但是他所看到的剧本则跟.看到的不太一样,“你知道下午会传出怎样的消息吗?会有人说我在这里跟一个负责安全的小人物发生了矛盾,然后还一言不合就让人丢了饭碗。根据那些小孩子过家家的传统把戏来看,说不定这个安保主管的家里就有个卧病在床的奶奶,或者从前线受伤归来的老兵父亲,等到这些都被人曝出来,你觉得会怎么样?”

    “您的形象会受损。”.此时略显耿直。

    “那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的引资计划会受挫,显然人们更愿意把钱借给一个品行良好的人以确保有借有还,所以这大概是有人想要给我增加一下游戏的难度了,明白吗?”虽然早已被证明了是无稽之谈是伪科学,但李昂始终坚信滔天巨浪都是从蝴蝶扇动翅膀开始的,所以他在生活中很注重细节,也能从细节中推断出别人的想法,比如眼下的这种状况,“刚才要给我做安保的那个人很有问题,待会儿你让马军去查一下。”

    作为一个站在湖岩馆门口看门的人,每天接触的不是公子哥就是大小姐,若是连人都不认识,别说工作干不下去,恐怕连这条小命都留不长久,而李昂在安东都护府的青年一辈里地位仅次于梁月,这个人不可能不认识他。明明认识自己还让自己接受安检,那就只可能是故意的了,显然似乎有人指示他这么做来影响自己的风评,李昂对这一点十分肯定。那个安保估计是家里的情况符合要求,才被人推了出来,不过既然甘心受人利用,李昂也不会在意这人的死活。

    “既然您知道这一点,可为什么还要那么做呢?”.对李昂的形象声誉很在乎,比他本人更在乎,现在有人要往李昂身上泼脏水让她十分愤慨,同时又对李昂的做法非常不解,明知道是陷阱居然还去踩。

    “钓鱼执法你懂么,不管是谁安排的这个小插曲,事后肯定是要发难的,谁拿这件事借题发挥,我就拿谁开刀。”若是昨天晚上,李昂兴许还会稍微考虑个几秒钟再做决定,可是有了梁月的投资保证,他对于其他人的钱已经是有最好没有也无所谓的态度了,完全不在乎这样的小伎俩。李昂目前最迫切的是找个人开刀来立威,遇上这种瞌睡了就送枕头的,他都想找上门去跟人说声谢谢,“我已经太久没有回来了,怕是很多人都忘记了被我这只蝎子统治的恐惧。”

    蝎子是李昂的诨号,二十岁后的他性格大变,从一个荒废了自身绝佳天赋整天只知醉生梦死,过于年轻简单的纨绔,变成了一个手段毒辣面厚心黑的狠人,被他坑过的人不知凡几,于是便渐渐传出了这么一个诨号出来。几乎所有外人都认为李昂之前是在装蒜,假意不学无术纨绔无能,就为了让人放送戒备任他成长,等到成气候的时候再来个天蝎摆尾将对头一蜇毙命。

    .是个有些多愁善感的女人,但她从来不会质疑李昂的决定,对于那个倒了霉的安全主管,她心中或许有些同情,但既然李昂已经做了决定她就不会再多话,反正左右也只是个小人物而已。

    “李世兄,真是让人好等。”作为一个漂亮的女人,而且还是卫乐州都督最小的女儿,薛晴书友客串很少有等别人的时候,不过因为对象是李昂,她便没什么脾气了,话语中也没什么不满或抱怨,只是几分调侃罢了。

    薛晴对李昂早有耳闻,也曾在聚会上远远地见过几次,不过李昂总是行色匆匆,以至于她有心结交也一直都没有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小姐妹们聚在一起喝茶看戏时经常会谈起男人,其中被提起最多的就是李昂的名字,年轻又有才干,长得也很不错,家世更是没话说,唯一的缺点就是风评不太好,有传言说他性格阴鸷喜欢暗箭伤人,也有人说他生性好色夜御十女。然而传言只是传言,薛晴自忖看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眼前这个人怎么看也不像是性格阴鸷的样子。

    “实在不好意思,久不在安东活动,连路都不认识了,让薛家妹妹久等确实是我不对,待会儿吃饭算我的。”李昂大咧咧地坐下,就像是在家里一样随意,自我如他根本不在乎旁人的看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