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一种预感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一种预感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我的傻妹妹,这就是你把私房钱全都掏出来交给那个人的原因?哎哟哟,我被你气得胸口都疼,你知道那个男人绰号叫什么吗,你知道什么叫蝎子倒转尾吗!”薛晴回家就转了全部的私房钱,一共三亿光晨币给李昂,晚上聚会时得知这消息的姐妹们无一不笑她痴傻,尤其是她们这帮人的大姐赵妤,就差揪薛晴的耳朵了。

    薛晴对李昂的感觉很特别,虽然没有来由,可就觉得这个人说的话可信,而且她也不认为堂堂建安大都督府李家的大少爷会黑她这区区三亿光晨币。面对一众姐妹的调侃或教育,薛晴什么也不说出来,她知道大家都是为了她好,可有些事情就是看感觉的,只要感觉对了她就会一根筋走到头。

    也不光是赵妤那样拎着薛晴一个劲教育的,二姐秦蕊就在帮薛晴说话,“姐姐你这就不知道了,那个姓李的混蛋欠了我们小晴儿的钱,真的不还才好,这样咱们小晴儿就可以天天去找他要账,在他身边磨着泡着,害怕做不成李家的大少奶奶?”

    “让我说你们什么好,一个个的都有花痴病,还磨着泡着呢,她这才见了一次面就被人家给收拾得得五迷三道,要是再多见两次那还能得了?”赵妤的话语中此时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她记得薛晴一直都很聪明得来着,“我看晴儿你还是清醒清醒得好,别以后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

    薛晴只是笑笑没有反驳,她在这帮姐妹当中年纪不是最小的却也很靠后,大家都只当她是小妹妹来看待,可在她自己看来她要比大部分人都成熟,给李昂钱之前她就已经权衡好了利弊,想清楚了未来至少三五年的布局。这笔投资看上去确实很让人不安,在龙白星上发生的事情她们这里可没法知道,甚至借出这笔钱的时候薛晴都没有让李昂立个字据什么的,可从一开始她的目标根本就不是赚钱。

    在湖岩馆草草地吃了点东西,李昂便让北城送他来了港区,在去自己的亲弟弟的餐厅吃晚餐之前想要先确认一下船上的状况,因为正好轮到船员换班,他不得不跟那些即将下船的人交代清楚才行,否则引发了什么乱子都得算在他的头上。

    “先生,前面似乎出了点事情,有一些穿着制服的家伙在前面设了关卡,咱们需要走高层通道越过去吗?”北城刚刚驶入港区,就看到前面有一群身着醒目反射服的人挡起了一段道路,于是便将车子减速等待李昂的指示。

    每座大型的太空都市都会设有有高层交通通道,这样的通道只允许救护车、消防车、排障车等特种车辆和地位显赫“时间比别人的时间值钱”的人使用,他们当然也有用的资格,但这得看李昂的意思。

    “靠边停下吧,先去看看有什么状况再说。”本来李昂走下层通道是为了好好看看安东都护府两年间的的变化,但听说有事情发生立马没了走走看看的闲情逸致,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这里是安东市的港区,他目前最值钱的几艘船都在这里停泊。

    这个时间节点非常敏感,哪怕跟自己没关系李昂也不会掉以轻心,更何况他的敌人从来都比朋友多,说不定就是哪个活够了的吃错了药想搞他,他想了想自己依旧坐在车里没下来,让.和北城出面去询问。

    “缉捕司办案,闲杂人等不得靠近。”北城刚准备靠近,就被一个肩膀上两颗银色徽章的人给拦了下来,这个人上下打量着样貌平凡到只要丢进人堆就会立马找不着的北城,似乎想把主动靠近的他跟案件联系起来,“你跟这件案子有关吗?”

    “哼!”后下车的.冷哼一声,身上无形的气势轰然爆开并节节飙升,周身青气浮现连发梢都飘了起来,强大的压迫感迫得面前的几个靠过来的公门中人连退三步,“我们乃建安州大都督府门下行走,算闲杂人等吗?”

    光晨共和国负责治安、侦破、追凶、情报的共有四个部门,巡捕、缉捕、刑捕还有密捕四个捕司,巡捕是在街上巡逻探视的,缉捕是负责案件侦破的,刑捕则负责武装冲突和紧急救援的,至于最后密捕很少有人会提起,但光看名字也能猜得出来他们是做什么的,在这里进行现场探查分析的,都是安东都护府缉捕司的人。

    “吴头,怎么办?”几个捕快纷纷去看吴少东书友客串的脸色,大都督府的人他们几个小人物肯定是得罪不起的,而且.明显就是一个元素觉醒者,把他们整个司的人拉出来也不够人家一指头,现在还这么硬气地拦着,只是职责在身容不得他们过多退让。

    “放他们过来吧。”吴少东皱着眉头挥挥手,他平日里最不喜欢跟那些高门大阀中出来的人多话,因为这些人往往会把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化,可又能如何呢,人家建安大都督府的人说什么做什么都不是他这个小小的捕快能干预的。

    吴少东从小就是个直来直去的性格,在人前一点都藏不住自己的表情,总是不知不觉就得罪了别人,所以他这个人明明很有才干,多年来也办了不少大案要案积累了足够的升迁资历,却一直是个千年的一星金章捕头的命,始终得不到提拔。现在年纪大了吴少东做人也圆滑了不少,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道理,索性也不再去拧着干了。

    “我们一个兄弟被人在这里杀死了,他之前是我们缉捕司的二星银章捕快,但是前一阵子犯了点纪律上的小错,被罚来港区这儿做三个月的巡查工作,可谁能想到他还没恢复职务就被人谋害在了这里。”因为是自己的同僚被人杀害,所以做捕快的这几个表情都不好看,杀警的行为不管在哪儿都是最为恶劣的,“做我们这一行的仇家很多,港区这里来往的人员又极其复杂,怕是很难查。”

    虽说到处都有监控,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进步,反监控设备也变得很发达,之前把这一片区域的监控影像掉出来后,显示的就是一片模糊,显然有人用干扰器干扰了监控设备的正常运行。吴少东对此很是头疼,他已经看了一遍周边地区的监控,似乎那个时间段并没有其他人在这里出入的记录,有心想要找出凶手却没半点头绪。

    “死了个巡捕,事情不小么。”坐在车里不曾下车的李昂,听了.的转述之后捏着下巴沉思了起来,喜欢在安东都护府中搞事情的不少,可真正有胆子动用武力的都不会对四个捕司衙门中的人出手,毕竟这是犯忌讳的大罪。

    李昂的想法跟普通人略有不同,别人只看得到罪犯的胆子够大,他却在推测背后的利益有多大,既然有人做了这样危险的事情,那就意味着存在与这份风险对等的回报,在高于基本市场风险的情况下,风险越大往往回报也越高,这是最简单的经济学原理。

    “久仰大名了,李公子。”看着那辆豪车始终停着不走,以至于周围来看热闹的群众越聚越多,吴少东实在是没法再继续忍下去了,径直走到了李昂的车子跟前礼貌地问候了一声,他来问候只是为了赶人,“因为这件事情而惊扰到您实在是抱歉,不过我觉得您已经可以走了,继续留在这是有些不太合适,也不太安全。”

    “惊扰倒不至于,我在延州已经见识过更让人不舒服的场面了。”李昂隔着人堆向里面看了一眼,那个可怜的巡捕在腰腹间有十多处刀口,被用这么“传统的”方式杀死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幸运,至少保存了完好的尸体,要知道在各种能量武器当道的这个时代,被凶杀了还能有一具完整的身体非常不容易,“应该是熟悉的人作案。”

    “您是怎么知道的?”吴少东好奇道。

    “因为尸体扑在了引擎盖上,血液却是从这里开始流的,一位巡捕只有两种情况会自己走下车,去买咖啡和甜甜圈,或者遇上了突发的案情。要是下车抓坏人,肯定会远程举枪要求疑犯丢掉一切武器,然后再把人压在车上方便拘束,只有面对朋友时才会主动下车,然后大意之下正面被刺出七个伤口。”李堪敢肯定凶手跟这位巡捕很熟悉。

    当时的情况应该是这位巡捕被意外被刺中,挣扎着想开回到自己的车上用通讯设备呼救,结果体力不支扑在了车上,想了想李昂还是决定听取别人的意见,先离开这个地方,“我就不继续干扰你们查案了,但愿你们能早点破获真凶,.我们走。”

    目送李昂的豪华飞车离去,吴少东的眉毛紧紧地促在了一起,他不是一个傻瓜,而是一个资深的缉捕捕头,李昂刚才的分析他都认同,但他身在体制内注意到了一个李昂没能注意到的问题,巡捕出来值勤的都是两人一组,可是刚才他打电话回了司里,这位被害的巡捕居然是被安排了一个人出来执勤。

    吴少东看了看遇害巡警资料上的家属一栏,确认了其父亲就是他经常见到的那个人,心情愈发复杂了起来,他很害怕这一切都只是个开端而非结束。吴少东自己不怕死,却怕连累到其他同事。

    港区这地方实在太过敏感,因为存在着各种各样错综复杂的利益,所以不管有何事情发生往往都会牵扯到为数众多的势力,绝大多数都不是一个捕快能管得了的,吴少东只能低声自言自语“让我们走着瞧吧。”

    “刚才您是怎么了?”上车之后.瞥了李昂一眼,平素的李昂绝对不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也不会浪费时间跟那个级别的人讲话,“一个小小的二星银章巡捕谋杀案,应该很难让您提起兴趣吧?”

    “我有一种预感,这件事情还不算完,而那位姓吴的铺头,我想我们以后还会再见到他的。”李昂无比肯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