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软饭世家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软饭世家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爷爷,你出来!我有事情问你。”车子到家之后还没停稳李昂就跳了下来,一路推门直闯进了李磐的居所之后,到了院子里直接扯着嗓子叫嚷了起来,似乎叫的这个人不是他爷爷,而是他兄弟。

    “你这混小子鬼叫什么,都这个点了还来烦我们老人家做甚?”闵笑琴听到孙子的声音便走了出来,她刚准备休息,要是别人绝没这个胆子在他休息的时候吵她,她也不可能给好脸色,但来的是李昂就另当别论了。

    “奶奶,我爷爷呢?”李昂朝屋子里头张望。

    “你没听到外面那么大动静吗,多半是找谁商量事儿去了,找他干嘛?”闵笑琴反问道。

    李昂本是要找李磐兴师问罪的,不过转念一想,他爷爷搞的事情没道理奶奶不知道,闵笑琴百分之百也参与其中了,“您也知道的吧,那个叫郑什么的女人。”

    “知道啊,怎么了?”闵笑琴的表情有些尴尬。

    作为一个公国的大公之女,ss来到安东都护府哪怕再怎么低调,也不可能瞒过李磐这个大都督,这几天李昂让马军去查人家背景的事情他们肯定也知道了,却一直默不作声装看不到,这说明了什么?港区的那件事情本来李昂是没头绪的,只当是有人要针对他断他的装备补给,可现在回过头去他却看到了更多的东西,不管是谁在背后帛画这一切,图谋都大得惊人,而在安东都护府有立场这么做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梁家那位上都护,另一个就是他的亲爷爷,大都督李磐。

    “既然知道,就是打定主意让我吃软饭了?”李昂脸色不爽。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李磐从门后走了出来,脸上的表情略显精彩,就因为“吃软饭”这三个字。楚公为何来安东都护府要住在建安大都督府?因为楚公姓闵名增,而李磐的老婆闵笑琴是他最小的女儿。

    “怎么会是揭短呢,这不是咱们李家的光荣传统么。”看到爷爷紧紧抱住要发飙的奶奶,李昂不由得翻了个白眼,不光他爷爷李磐娶了楚公之女少奋斗了三十年,就连他老爹李革一样属于软饭党,他老妈金长心是光晨共和国海军第二舰队司令金喜的孙女。

    “既然是光荣传统,你懂的”闵笑琴拉着李磐走了,临走还给了李昂一个大家心照不宣的眼神。

    “我真是哔了那什么了。”明明是来兴师问罪的,可居然在短短两句话后就以这种情况收场,李昂忽然感觉好冷,好寂寞,好悲哀,或许这就是身在李家的宿命吧,想到自己的爷爷几十年如一日地被九老院的老头们戏称作软饭侯,他就觉得他自己迟早有一天也会顶着个类似的头衔生活。

    作为光晨共和国东部的最前线,生活在安东都护府的居民们都有一颗大心脏,人们只是安静地在家里躲着或在防御工事避难,他们充分地信任着那些代表着力量的军人们会把安全还给他们。光晨之所以为光晨,就在于它如清晨到来时的煌煌大日,以光明驱散黑暗,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诸国都将接受它光芒的照耀,不由分说,不容抗拒。

    这是深植在每一个光晨人心中的信念。

    在这座太空都市里活跃着大量的投机商人、职业雇佣军以及各国间谍,危险在这些人的眼里往往意味着或一夜暴富,或功成名就的机遇,爆炸和浓烟没有带来恐慌,反而让不少别有用心的人激动了起来。

    “以前总以为是这个国家病了,不过我错了,病的是这个世界。”李昂丢下手中的通讯器,他已经证实了之前的猜想,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离开这个地方,要不然他的存在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化。

    “大争之世,人命卑贱,您不是早已见得多了么。”.眼神迷离似是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不过随即她便摇了摇头脱离了回想,“港区那边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只要您登船随时可以出发。”

    作为建安都督府的长孙,东线战区特派专员,李昂有着很多其他人所没有的特权,其他人想要离港必须要先行申请,接受长达一天的审查工作后方得放行,他却可以在一个小时之内搞定这些事情,港务局那边大部分岗位上的人都是上都护府梁家安插的,有梁月的关照自不会有人故意为难他。

    直接离开是很不合适的,李昂再怎么说也是个重视家庭的人,身为人子的哪能在远行前不和父母拜别?去到金长心与李革的住所,却见两人已经在等他了,金长心虽然心中不舍,却也没把心思放在脸上,只是笑着调侃,“你这家伙才回来半个月便又要走了,人人都说你阴毒如蝎,却不见你现在这大发善心的样子。”

    “上天有好生之德,人如何能比天道更无情。”李昂之所以要立刻离开,是为了防止附带伤害进一步扩大,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一系列的事件并非针对他,而是针对的整个东部大局,之所以把他置于风暴的中心,只因为他和未来的局面关联甚深。

    “你就不问问这是谁的意思?”李革话里有话,他自己怕是难有独掌建安都督府的时候了,但李昂却有很大可能要成为李家的旗帜,所以他得确定自己儿子的胸襟和城府是否适合这份重任。

    “反正也就那两个人,不管是是两个一起又或者其中的哪一个,都不是我能够影响得了的,既然如此又何必再问呢。”李昂之前已经去见过了李磐,虽然只有寥寥的几句对话,但闵笑琴还是让他知道了这决定是远在楚国的那位老人家做的,“只是我有些好奇,你们就对我这么有自信,能把人家科雷亚大公的女儿拿下?”

    “当然了,你妈我今生最大的成就就是生下了你,对你的魅力自然是有信心的。”金长心笑得很灿烂,在儿子面前她向来是什么都敢说,“不过我其实对那未来儿媳妇不甚满意,居然没事儿跑去唱歌跳舞演肥皂剧,简直不像个样,要是让我来选一个,还是薛家那丫头更好些。”

    金长心一早就知道了李家众长辈们的打算,但她个人很不喜欢ss,所以才有意撮合李昂和薛晴,安排了相亲不说还让.帮忙敲边鼓,只要李昂能更薛晴擦出火花,后面的事情她还是有着运作的余地,可惜命运似乎是不可扭转的,儿子居然真的跟那个除了漂亮一无是处的女人看对了眼。

    “你巴不得儿子一辈子娶不到老婆,整天就赖着你才好,当然不会答应了。”李革自李昂出生之后就一直在吃儿子的醋,好不容易终于能把儿子送出去成家立业了,他这心里不知道多开心呢,为了这一天他可是等了足足三十年,“儿子,不管你魅力如何,这个老婆你都娶定了。”

    李昂挠挠头,“这里面还有什么故事不成?”

    “呵呵,一个约定而已,不过那都是陈年往事了。”李革讪笑着打了个哈哈,严格说来他是科雷亚大公的救命恩人,彼此间约定过有了子女之后结成一家人,不过两个人以前在一起时闹过不少误会,现在想起来还是有种往事不堪回首的感觉,“具体情况,还是以后让你的丈人告诉你吧。”

    带着满腹的疑问告别了父母,李昂直接回到港区登船了,马军先行过来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尽管船员们还有点遗憾,觉得这次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停靠大城市,却没怎么好好享受一下丰富的船下生活是亏大了,但听说了这次离港是要去暌都,立马又士气高涨了起来,作为二京之一,暌都当然比安东繁华。

    “怎么好好的就要走了,大战之前离开岂不是弱了咱们的名头?”娜娜的心中一直在回荡着“其实我不想走,其实我很想留”的旋律,作为一个爱刺激的女人,危险的乱战在她看来却是可以活动一下手脚的难得机会,之前驾驶着战机轰爆一架机甲,不但没让她满足反而勾起了她的瘾头。

    李昂面对这个长得清纯靓丽的好战分子,不知道该做个怎么样的表情才算合适,娇滴滴的一个姑娘偏偏杀性特别大,“你是不是没有搞清楚状况啊,我们现在是要去抢钱抢粮抢地盘的,还怕没有架打?”

    “我书读的少你别骗我,控制台上设定的路径终点坐标明明是暌都,难道我们要去暌都烧杀抢掠一番?”娜娜是李昂手下的排名第一星媒舵手,不光要操控船只,还兼着航海士的职责,扫一眼光路星图就能知道具体位置。

    “打ss之前不去凑齐一身装备难道要送死吗?我们现在的装备连自保都成问题,更别说人手还不够。”从李磐和李革的只言片语中李昂获得了不少的信息,将事情读了个大概,所以此去暌都给自己制定了多重任务。

    “那谁是ss?”娜娜有些迷糊。

    “你觉得最近谁最不希望我去龙白星?”李昂忽然问了一个问题。

    “当然是诺斯克人了。”娜娜敢肯定,现在最不愿意李昂好过的就是诺斯克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