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多点套路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多点套路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龙白星原本是诺斯克人的母星,只不过因为罗生人的入侵他们不得不离开家园,后来诺斯克顽固腐朽的国王好不容易找到了新地方安定下来重新建立了国家,却被身边最信任的大臣杀死,这位大臣也就是新诺斯克的开国之主,郑梦永。

    可惜杀人者人恒杀之,新诺斯克建立不久国家的高层就因为政策方针的问题分裂成了两派,一派主张强军救国,一派主张休养生息,最终郑梦永在叛乱中被杀。两派人大战一场各奔东西,各自拥护一位郑梦永的儿子建立新国,于是就出现了现在的诺斯克和科雷亚。

    科雷亚是主张休养生息的那一派,ss的曾祖父郑商久为了获得喘息的机会更好地发展自身,便寻求光晨共和国的庇护让出了龙白星的主权,诺斯克的人当然就不愿意了,那可是他们的母星。

    归属权上的争议一直都存在,只是没有太好的办法解决而已,哪怕诺斯克人心中再怎么不甘愿,也不得不接受现实,光晨共和国比他们强得太多,就算当年把他们逐出家园的罗生人也远非光晨人的对手。好在光晨共和国做事一向讲究王道,单由科雷亚做出的转让声明也确实不那么让人信服,所以他们在提供庇护赶走了罗生人的同时却没有直接占据龙白星,一直让其处于混乱之中。

    现在情势已经不同了,延州之变后九老院必须要安抚建安大都督府,但他们又没办法将现有的星球拿来送给李昂,想来想去才记起还有龙白星这么一块“飞地”,于是他们就把它当作人情补偿给了李昂。九老院是没有星球可送,但其周边的其他国家却没法这么想,这种行为变相地表达了光晨共和国对这颗星球的主权宣示之意。

    “没错,确实是诺斯克人,这次军器监的劫案也是他们做的,可是你觉得就凭他们能搞出这么大的新闻来吗?”李昂不屑地冷哼了一声,不是他鼻孔朝天瞧不起人,而是太过了解各国的实力水平,想要在那么快的时间内搬空军器监的仓库还不留下手尾,哪怕是罗生人的间谍也没法做到,更别说国力弱小的诺斯克了,必然是安东都护府里最有权势的两个家族帮了大忙。

    “您的意思是梁家策划了这次的事件?”.反应过来了,就凭诺斯克人确实办不到这些事情,整个安东都护府里只有梁家能拥有这么大的能量。

    “不,是我爷爷和梁光一起谋划了这次的事情。”李昂语出惊人。

    “怎么会,您说大都督也参与到了这事情当中,可是这怎么可能呢?”要说李磐心狠手辣.是知道的,李家男人的品相算是一脉相承,一样的爱吃软饭兼面厚心黑手段毒辣,但要说李磐愿意为了什么家国大计去牺牲李昂,她是第一个不信的,在李家她已经呆了超过二十多年,李磐对李昂多看重她深有体会。

    “回想一下两个多小时的那次刺杀吧,不觉得很可笑吗?”正是过家家一样的刺杀行动让李昂顿悟,让他看穿了这一切都只是场,幕后主使之人要的是够醒目够高调,而不是让他真的去死,“若是诺斯克人下了这么大的决心在安东搞事情,怎么可能就用那么点力量来招待我,在延州他们还没吃够苦?”

    “原来如此。”马军终于想通了其中的关节,李磐想要的是诺斯克抢劫共和**器监,失败之后又再次对李昂发动刺杀的事实,并以此为借口发动对诺斯克的新一轮攻势,当然不可能让人真的把亲孙子给弄死了,“要做成这些事大都督虽然能独自完成,但安东毕竟还是梁家的安东,不可能绕的过去,所以”

    “没错,他们就是想要制造一根导火索,把已然成为炸药桶的东部直接引爆,届时只要战端一起,九老院再对安东都护府搞限制政策,势必引起全体国民的反弹,到时候是进是退主动权都在爷爷跟梁光的手上。其实东部这里就算真的开战,罗生人和诺斯克人也根本不足为惧,而这边的两家人却可以跨过瓶颈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他们何乐而不为。”李昂已经读出了两位老人家写的剧本,所以他才会这么着急离开。

    “可是咱们没必要火急火燎地离开啊,照这样说的话我们岂不是安全得很?”好战的娜娜还是有点不死心。

    “我是一定死不了的,只要诺斯克死咬着说不是他们做的,是有心人栽赃陷害,那么爷爷跟梁光想要的效果未必能达到,那么就只剩两个选择了,一是弄死科雷亚大公的两个女儿,二是对安东都护府内的平民造成大量的杀伤,无论哪一个结果我都不愿意看到。”李昂并没有完全说出所有的信息,其实ss也是死不了的,因为她同样是李磐计划中的一部分,是要给他做老婆赏他一碗软饭吃的人,李家自然会保她无事。

    李昂总是说弟弟李冕优柔寡断同情心泛滥,但他自己又何尝没有良善的一面,今天完全是不想看平民受难才会上赶着离开,作为目前的第一仇恨,他这个不把怪拉走就肯定要炸团。等到舰船离港李昂就会放出自己已经离开的消息,届时诺斯克人也就没了乱来的理由,无论别人如何想,他都不愿意看到太多的死伤,从某些层面看他跟李冕其实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不过他少了一点天真,多了一些套路罢了。

    “马军,你把消息弄得显眼一些,要是悄悄地离开,我做的这一切就没有意义了。”李昂担心梁光和李磐会继续以他的名义设饵等着诺斯克人去咬,到时候一场大战之下无辜的死伤肯定在所难免,身处高位者要的只是一个大新闻,一个通往更高处的阶梯,但无辜的平民付出的却会是生命。

    “我知道了,马上就去等一下,港区那边有信号接进来了,有人请求登船,是您刚认识的那对姐妹,还有她们的随从人员。”马军接收完李昂的命令,刚坐到指挥室的座位上就收到了请求通讯的信息,他前些天才刚查了对方的信息,这时候不可能认不出来。

    “接入通讯。”李昂点头许可,他自己这边虽然还没有做好准备,但是家里既然已经制定了计划,那么借用树人先生的说法,这碗软饭他大约的确是吃定了。

    “尊敬的专员阁下,我们一行人有急事同去暌都,所以希望能搭您的船同行,不知道可不可以顺带载我们一程?”陈昫非常注意礼节,说话的时候也尽量保持着沉稳的语气,但是他的神色却有些藏不住的焦急,显然不只是搭个顺风船这么简单。

    “他们在哪儿?”李昂很会看人的神情,知道对方是摊上事儿了,便开口问身边的马军询问道。

    “就在栈桥的几辆车上。”马军点了一下船上的信号追踪系统,一个非常近的亮点出现在了立体的投影上。

    “准许他们的登船请求,不过让他们下车徒步登船。”李昂思索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同意,虽然他怕麻烦,但也不是个傻瓜,自己这边刚要离港出发,那边科雷亚人就追到了,联系一下在此之前只和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道过别的事实,这行人毫无疑问是受了李磐的指引过来的,他怎么可能不让人家上船。

    李昂之前并没有见过ss,可他对于那个女人感到亲切做不了假,虽然想了一天都没想出到底是在哪里见过那女人,但到了他这个程度上感觉是不会欺骗人的,没什么头绪的他甚至还有些恶意地猜测过,这是不是李革在外面的种,因为跟他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妹才会让他觉得亲切。

    只是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却让领队的陈昫感觉过了半个世纪,终于得到了李昂的同意,他赶紧催促众人下车,并以警戒防御队形保护着ss和rs姐妹俩上船,如今能够立即离开安东都护府的船只有李昂的这几艘,而且论安全性来说这也是他们的首选,紧赶慢赶追了过来还好赶上了。

    陈昫乃是智囊出身,来之前大公说得隐晦,可他自己简单分析了一下就得出了这些事情是诺斯克人在捣鬼的结论,虽然有不少地方仍透着诡异,他却不会关心那些,他关心的是自己眼皮子底下这两位大公之女的安全。

    来光晨共和国之前科雷亚大公曾嘱托过陈昫,有搞不定的事情了就找李家帮忙,并再三表示李家是他们唯一可以信任的对象,陈昫不知道内情,抱着姑且试一试的态度向李家求了救,希望能让ss她们得到保护,李家没有接姐妹俩进大都督府他还挺失望的,可是能让她们搭上李昂的船也不错。

    “感谢专员让我们搭船,等到了暌都一定让小姐表达谢意。”能够上船,陈昫的神色明显放松了不少。

    “哼,些许小事,谢就不必了。”李昂都不屑跟这个老家伙搭话,都被人赶得像条狗乱窜了,还在这里玩不卑不亢的那一套呢,明明是给了他们庇护却被说成了是单纯的搭船,载一趟人能算多大的人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