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港区之战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港区之战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港区之战所引发的停电和通讯异常让整个安东市都陷入了混乱,恐慌在飞速蔓延,不是因为人们怕死,而是因为他们怕赔钱。港区和娱乐区有很大不同,商人团体和其他势力几乎都有大笔的财产存放在港区的船上或者仓库里,担心切身利益被损害的他们再没有了先前的淡定。

    战斗的动静很大,大家的心里很急,然而没有一个人敢往港区那边赶,自己的东西固然重要,可一旦被卷入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损失会更大。担心自己的财产的人中就有一些一直身在港区,却也不愿搀和其中,任外面再乱,也是进了各自的船里躲着,显然明哲保身是大部分聪明人的共同选择。

    港区这里依然是一片寂静,两个男人隔着百米的距离面对面地站在半空中,哪怕知道有几双窥探的眼睛正盯着这里,也依然不为所动,在持剑而立的他们眼中,有的只是对手,以及对手的剑。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高德伟书友客串。”身着驼色风衣男子似是不愿再等,右手搭上了他的剑匣做起了自我介绍。客场作战是极端不利的,每过一秒钟都可能会有安东的高手赶过来,李昂可以好整以暇地玩气势攀升,玩心理战,可高德伟却等不起,今天的机会对他而言太难得了。

    “哈,诺斯克三剑豪之一的斩山之鬼,久仰大名了。”李昂毫无诚意地打了个哈哈,对方能获得剑豪的称号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不过既然此时作了对手,就得在战术上重视他,在战略上蔑视他,“就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做起了刺客的生意?”

    “我为何来此,你当真不明白么?”高德伟的面色愈发冷峻,尽量不被李昂挑动心火,越是接近终点越是需要小心应对,这是他从小用无数次血和泪的教训换来的经验,“说实话我非常意外,没想到你居然有胆子出来面对我。”

    看到李昂一个人出来的时候高德伟是有点惊讶的,本来他是想劫持ss逼李昂面对他,可刚才ss一行人已然进入了兜帽狂战士号,那个计策根本没有可行性了,他杀了六个机甲驾驶员不过是为了泄愤而已,谁知道李昂为了面子也为了在手下前的形象,居然就这么大咧咧地跑出来与他对峙。

    高德伟之前一直在调查李昂,故而知晓他阴毒狡诈的性格,此时事出反常,他在欣喜的同时又格外小心。

    “我才是真的意外,本来找个老鼠洞躲着就好,我也没那个闲工夫去揪你出来,现在居然抱着报仇的可笑想法找上门来,不得不说你的勇气比我想象中的要大很多。”李昂撇撇嘴,解开了舰长制服最上面的一颗纽扣,左右活动了一下脖子后向高德伟招手,“既然你自己一心求死,那就成全你吧。”

    人被蛇咬过之后连井绳都会怕,所以李昂在延州的时候一直都比较低调,以至于那边能认识他的人不多,于是某天出去办事的时候遭遇了狗血小说的经典剧情,被不开眼的人凑到跟前来调戏娜娜。娜娜除了性格有点问题,其他方面都没话说,尤其身材长相都极其出挑,用倾国倾城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但偏偏就是性格上的问题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她一脚就废了人家的子孙根。

    男人被废,此恨可想而知,这家伙事后纠结了一帮人想报仇,找地方围住了李昂他们。李昂是什么脾气的人,之前他已经是格外开恩了才放对方离去,结果这人不知道感恩还跑回来找麻烦,他懒得纠缠就让北城一个不落的全杀了。

    本来李昂杀几个流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就在这些被请来帮忙的狐朋狗友中,有一个是诺斯克三剑豪之一高德伟的独子,于是才有了今天这一出。高德伟当年老婆被仇家杀了,一个人跟儿子相依为命,为了报仇也为了保护这个独子,他才在拼杀之中成就了如今的本事,结果大仇人没能把他父子俩怎么样,儿子却因为帮酒肉朋友撑场面把命送了,他心中悲愤可想而知。

    “不用再拖延时间了,哪怕现在有人跑来救你,我也可以取走你的性命,就让我用你的头,祭典我儿子的在天之灵吧。”高德伟看着李昂可憎的戏谑表情,忽然明悟了,以李昂的年纪,就算打娘胎里开始练剑又怎么比得上他握剑四十多年,不管对方有什么后手他都可以先杀了人再说,到时候就算自己在这里丢了命,大仇得报也值得。

    “一直在嘚吧嘚吧说个不停的人好像是你自己吧,说我拖延时间?”李昂郁闷地翻了个白眼,他看对方那说起来没个完的架势还以为对方是有后援的,正准备先下手为强来着,谁知道这高德伟还是个被害妄想症患者,犹犹豫豫是怕踩到陷阱。

    高德伟心中有了定计自然不会再犹豫,抬手一抄将剑匣中弹出的光剑牢牢抓在手心,催动原力将其激活。这是一柄翠绿色的光剑,远观好似云中岩松,郁郁苍苍,整个港区都因为这柄剑而染上了莹莹绿意。

    手中光剑激发之后,高德伟的神情舒缓了不少,多了几分高手的自信从容,用居高临下的目光直视李昂,“此剑名为截山剑,我二十六岁持之行走于星海之中,百战未曾一败,如今你能死在此剑之下可谓大幸。”

    “我的剑你就不必知道名字了,反正对死人来说,知道与不知道都是无意义的。”李昂的双目忽然一凝,一道似金非金,似银非银的华光骤然亮起,划出不可捉摸的轨迹直往高德伟身前逼去。

    快,好快,太快了!高德伟完全无法捕捉这一剑的行迹,除了后退他什么都做不到,然而不管他怎么后退都甩不开那股被锁定的刺骨寒意,仿佛下一秒就会被这道剑光从中间劈开一般。看着不远处那伫立不动的年轻人,高德伟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被颠覆了,明明身在原地未曾移动,可那剑光却似乎能延伸到无穷远处。

    光剑的长度是固定的,而剑气什么的攻击手段则不可能突破得了自己的原力防护,此时再看李昂那要死不活的嘲讽脸,高德伟才发觉自己之前太过自以为是,人家是有绝对的实力与自信才会摆出那种态度。

    向后退开百余步,高德伟才终于摆脱了那种锋锐逼身的感觉,此时再次遥遥看向李昂,只见李昂的手中空空如也并没有光剑,只是随意地将手搭在了腰间的剑匣上而已,似乎出剑了,又似乎还没出剑。

    一滴冷汗自额角滑落,高德伟感受到了上一次面对桑夷十大剑豪之首的心意流坂本龙二时都未曾有的压力,李昂的剑不但更快,而且也更诡异。自从突破了陨星级进入行星级之后,高德伟就再也没有体会过这种无力感了,他不确定李昂是否进入了恒星级,但是他跟行星级巅峰的师傅经常切磋,行星级巅峰远没有这么强大。

    高德伟心中万般纠结,远远地又看了李昂一眼,终是转身而走头也不回,在他看来现在冲动地硬拼一波,除了白白送命没有任何其他结果,而一旦他死了绝对没人愿意为了给他们父子报仇而跟李家对抗,所以此刻保全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要想杀死一个人有太多种方法,之前是不了解李昂的实力,高德伟才会想要近距离地感受对方的无助享受复仇的快感,可现在知道了强取不现实,高德伟便准备改变策略了,投毒设陷阱等等想到的他都要试一遍。

    见高德伟离去李昂并没有阻拦,潇洒地回到了船上让娜娜开船出发,而他所过之处都静悄悄的,船员们简直都敢认这是他们的舰长。

    既然是为了死去的船员报仇,李昂当然要让全部的船员都看到才行,一早就吩咐了马军把外部监视器的画面投射到舰船内部的闭路显像装置上,基本上跟现场直播一样。船员们实在难以相信眼前这个恐怖到让人都不敢呼吸的男人,跟他们之前那个爱骚包爱耍无赖,还时不时无理由降低船员伙食标准的家伙是同一个人,哪怕李昂一直都以阴险著称,他们还是觉得自家的舰长藏得太深。

    “您怎么不拦住那个诺斯克的剑豪?”.是最不惊讶的人,李昂练剑的时候她几乎都在一旁,端茶倒水递毛巾地伺候着,对李昂的实力如早就清楚得很了,她奇怪的是李昂今天的“善心”,放在平时他必定会斩草除根,有时候连人家的小猫小狗都不放过,绝对不可能纵虎归山。

    “你呀你,怎么说也在家里二十多年了,还不了解那几个老狐狸么,一个诺斯克的剑豪,而且还是跟我有杀子之仇的剑豪,有可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溜进安东来对我不利吗?要知道这次的一系列事件可都是他们在后面主导的。”李昂笑着摇了摇头,.素来都是很聪明的,可是事关他的安危就会乱担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