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惊鸿剑法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惊鸿剑法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么说来是大都督放他进来的,可是为什么呢?”虽然诺斯克是个没有太多关注度的小国,但不管怎么说光晨跟它都是邻国,更何况安东都护府还紧挨着它,上都护府和大都督府没道理对诺斯克剑术高手的动向一无所知,.就不明白了,干嘛要放这么一个危险的家伙入境。

    “无非是给他自己增加些筹码罢了,可怜我拼了这条小命,到头来怕是只能拿个精神安慰奖。”李昂坐进他的舰长座位软软地靠着靠背,刚才他那一剑云淡风轻,可实际上却耗费了巨大的心神,再来几下他自己首先就要吃不消。

    .知道李昂的毛病,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很是自然地站到了他的身后帮他做起了头皮按摩。

    “你们是什么人?”高德伟被李昂一剑惊走后就想要离开安东都护府,本来还觉得以他的本事要想藏,应该谁也找不到才对,可还没有离开港区几步远就被人截住了,这群人实力不俗,隐隐成包围之势靠近了过来,让他不由得心中一沉。

    “当真看不出来么?”当先一位老者伸手抚弄了一下自己的衣领,上面有左右各有一枚金色狮子徽记,这是建安大都督府的标志,“在下建安大都督府致果副尉李承武,此来是特意传大都督一句话你没有价值了。”

    面前站着一个跟自己实力相当的对手,还带着一群只略逊一筹的帮手,自知难逃一死的高德伟额角血管暴起,紧咬着牙关再次取出了他的截岳剑,“你们这些光晨狗,总摆出一副自己高高在上的样子,简直叫人见之作呕,今天我倒要看看你们有没有自大的本钱,放马过来吧。”

    “唉,我们确实没有自大的本钱,但有些人有。”李承武黯然地叹息了一声,井底的青蛙永远只能看到巴掌大的一块天,寻常人也永远无法理解高层次的剑术的玄奇,这个诺斯克的剑豪如是,他自己亦如是。

    “嗤!”一道血线突兀地显现在了高德伟的脖子上,他努力地想要调动原力封住伤口,却发现原本归属于他听命于他的原力此时如指尖的沙子一般抓不住,片刻间便漏了个干净。因为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人向他出剑,高德伟便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叫李承武的老头,可他却对方的脸上跟他一样有着惊讶。

    “原来,那一剑我并没有躲开。”这是高德伟最后的意识。

    “这是大都督的落雁剑法!”旁边的武卫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李家之所以能有如今气象,可并不像外界说的那样只凭一家老小吃软饭的本事,而是凭着惊人的武技和超卓的智谋,要是真的只会吃软饭,哪有那么多的人愿意追随。

    落雁剑法乃是李家家传的光剑剑术,用出来无形无迹,就像是古人拉开空的长弓去射天上的大雁一般,明明没有箭矢却能将大雁射落。中了落雁剑法不会立刻显出伤口,可一旦使用原力就会让伤口显现,制造出内部外部原力的波动冲突从而进行伤害。之前高德伟果断地选择离开所以才没有爆发出伤势,可此时面对李家武卫们的包围他想力拼一线生机,使用了原力才触发了之前的剑伤,命丧于两股原力的冲击之下。

    “看这一剑的火候,大少爷怕是比那梁月也不差到哪儿去。”又一位武卫感慨道。

    “哼,梁月算得什么,这可不是落雁剑法,而是惊鸿剑法。”李承武不屑道,跟这些武卫们不同,他算是李磐身边的亲近之人,所以知道不少家族的机密,知晓李昂不但不废,而且是个剑道天才。开始他也以为李昂用的是落雁剑法,可伤势爆发出来他才发现并非如此,这是李昂根据落雁剑法改创的惊鸿剑法,有些事情他知道可以适当地泄露一些增加凝聚力,而有些事情他却不会外传。

    李昂已经出发去暌都了,但安东的年轻一代反而对他更加地关心了起来,私底下聚会的时候总会聊到他,以及他之前的那一剑。二十多年来,在很多人的眼中,李昂都是一个精于算计,擅长以嘴服人的阴谋家,可当他展露出一手好剑法的时候,人们才知道他们之前错误地判断了这个人。

    一个单纯的阴谋家只会让人厌恶,然而一个实力强大很难死掉的阴谋家则能叫人心生恐惧。

    “李昂藏得可真是够深的,以前都是看他躲在女人身后,没想到他其实有着能够秒杀诺斯克剑豪的实力。”李昂长年累月站在.身后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因此他在私底下可没少被这些人调侃。

    “谁说不是呢,不过以这家伙阴毒的性格,我并不觉得意外,要是有实力却不藏着掖着,反而倒不像他的风格了。”说话的这个人之前吃过李昂的亏,不过只是生意上的小亏并没有结下仇怨罢了,“以他的做法来看,怕是野心不小啊。”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对李昂的实力持肯定态度,比如苏磊就一如既往地看衰他,“说什么一剑秒杀敌国的剑豪,不是只把人吓跑了吗?谁知道是不是李家的人做掉了那个诺斯克人再把功劳往李昂的身上推,再说就算是他杀的又怎么样,一个小国的剑豪罢了,能有多少含金量,估计就是个垃圾货色。”

    原力者本身实在太过稀少,故而寻常人没法理解他们的实力划分,只是其中的佼佼者会被大家冠以尊称,到了行星级以上的已经可以展现出不小的威能,在东部诸国习惯于称他们为剑豪,其他地方则有叫大师有叫尊者的,不一而足。在诺斯克、科雷亚以及桑夷,能获得剑豪称号的都已经算得上是绝顶好手,李昂的同代人中,哪怕是武道强国光晨共和国的“风花雪月”四剑,也不一定能做到一剑惊退这个级别的对手。

    成就了剑豪名声的人,不但对于剑术都极为自信,往往还特别爱惜羽毛,若是寻常情况他们情愿战死也不可能选择逃跑。想要一剑杀死对方或许很难,但也只是很难而已,相比之下,要一剑惊退对方就有点略显玄幻了,不但要有碾压对方的实力,还要击破对方的信心,更重要的是激发对方的求生**,三者缺一不可。

    “蠢狗,你以为有个好表哥就可以在公众场合乱吠吗,高德伟是垃圾,那死在他剑下的共和国英灵们又是什么?”赵森听到苏磊的言论后立刻怒不可遏,他的亲叔叔就是当年在战场上被高德伟斩杀的,虽然是死于偷袭,但被人家杀了是不争的事实,若高德伟成了垃圾,他的叔叔岂不是连垃圾都不如?本来赵家人还想着雇高手去杀高德伟,现在李昂刚帮他们家报了大仇,他于情于理都要帮李昂说话。

    “好胆,既然知道我有个好表哥还敢当众骂我,我要是蠢狗,那我姑妈我姑父又是什么?你这一句话可是把我表哥的亲爹亲妈也骂进去了。”被说成是依靠家门攀附别人,本是世家子弟最忌讳的,但苏磊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学着赵森玩起了文字游戏。

    “你!”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在安东都护府,没有哪个三代四代的人敢不给梁月面子,赵森有心想发作,却又没那个胆子,他毕竟不是李昂,没有一个能和梁家分庭抗礼的家族做后盾。

    “别以为那李昂显露了些厉害,你们这些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家伙就能翘起尾巴来,没看到连王休都低调起来了么。”苏磊对这些家伙很是不屑,一个个都死要面子,那就活受罪去好了,像他这样早点认清现实然后抱上大树才是正经出路,这群人在他的眼中就是矫揉造作的小丑,此时的表演根本毫无意义。

    提到王休,许多人才发现往日总是笑吟吟地站在一旁做和事佬的王休今天居然没有在,不过他们也只是略感惊讶罢了,毕竟谁家还没有点这个那个的事情,这种自发的活动也是可参加可不参加的,不存在谁没出现就扫了谁面子的问题。

    王休确实没有时间出来参加酒会了,他必须要把一些事情问清楚,不然最近出门怕是都要觉得不安心,“小四,你就不准备跟我解释一下吗?”

    “你不是已经查过了吗,还要我解释做什么。”王兕琮坐在沙发上玩着指甲,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之前李昂连连受袭,而且背后总有王氏的影子,所以他就跟王休提了一下让他好自为之,王休确实对李昂早就有了想法,也知道家里正在秘密筹划着一件大事,可他很确定自己这段时间内并没有做过任何事,家里也还没有发动。王休感觉可能是被人陷害了,于是他派人往下一查,结果很快就查出了问题,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弟弟在背后捣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