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右边肋骨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右边肋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还那位大公之女,说得好像不认识一样,那明明是你的未婚妻好么。”娜娜扯了扯嘴角,男人就是口嫌体直,昨天才说了要保持距离给彼此考虑的空间,今天却又在新闻里找人家的消息。

    “忽然冒出个未婚妻,那种桥段太小说了,根本不适合我这样实实在在的男人。”李昂这两天找了很久,确定了自己的脑海里没有多出什么断剑、黑书、宝塔、残缺神格、和蔼的老爷爷,好大一只狗等奇怪的东西才放下心,因为忽然冒出个未婚妻,接下来很可能就是“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种退婚桥段了。

    李昂天生没脸没皮的倒不在意会不会被退婚,他怕的是被人退婚了之后他得翻山越岭,趟河过海,九生九死,历尽千难万险,就为了换个日子到对方面前还一句“我们确实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严格来说李昂和ss还并不是未婚夫妻的关系,因为两家人只是有意撮合他们在一起,却还没有正式地给他们进行订婚仪式,甚至连个准确的意见都没交换,娜娜这样说纯粹只是为了调侃一下李昂罢了。李昂没在乎娜娜她们的调侃,为了多了解一下自己未来的人生伴侣,他坚定地让.预定了包厢要去看ss的演出。

    暌都人非常享受色彩斑斓的文化生活,而安东人则更喜欢能让肾上腺素飙升的刺激体验,李昂介于两者之间,他出生在安东却因为求学在暌都度过了很长时间,骨子里同时存在着疯狂和内敛。

    换上一身沉着大气的纯黑色礼服套装,鼻梁上架了一副金丝眼镜,甚至还在领子上别了个钻石领针,李昂完全就是以一个文化人的造型出门的,然而到了金湖大剧院的门口,他才察觉到这身打扮是多么的出格。

    “你不是说今天表演音乐剧吗,怎么这里写着的是演唱会?”看着旁边走过的打扮新潮的年轻人们,以及剧院门口关于演出内容的告示牌,李昂有种立刻回家去的冲动,路人看他的眼神让他实在不舒服。

    “啊,大概是我跟其他人的演出场次看混了吧,我再确认一下啊,原来音乐剧是明天的呀,真抱歉。”不管是通过语气还是动作来判断,.的道歉都是毫无诚意的,仿佛摆明了告诉李昂,她就是故意的。

    换做马军,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故意拿假信息给李昂,可.敢,她就是吃定了李昂不会因为这种小事生她的气。李昂也确实没法生.的气,被整蛊了的他只好挥手,让众人赶紧进剧院,反正到了包厢里别人也看不到他穿的是什么,“真是拿你没辙,比八岁的小女孩还幼稚。”

    娜娜看了看.,又看了看李昂,不由得小声嘟囔了一声“这就是爱情吧?”

    “您以前经常来这里吗?”雷腾就是个土生土长的暌都人,却还是第一次来金湖大剧院,进来之后立马就被奢华的装潢和宽广的空间震撼了,随即他有些惊讶地发现,李昂在这偌大的剧院里不仅通行无阻,而且熟门熟路,不需要展示通行证书也不需要工作人员带路,非常轻易地就找到了他预定的包厢。

    “是啊,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很想做个歌剧演员,所以就经常来这里看表演,对了,大学的时候我还是学校剧团的成员呢。”李昂的大学时期,就是在暌都度过的,他就读的国立军事大学虽然有一个军事的名字,实际上却跟逢京的国立中央大学一样都是综合性大学,学生的生活很是丰富多彩,从各种意义来说。

    娜娜一听李昂曾经呆过剧团,立马来了挖掘八卦的兴趣,跟了他这么多年了她还没听说过这么一回事儿呢,“舰长,您以前是剧团的扛把子吗?”

    “什么扛把子,那叫台柱子好不好。”雷腾不屑地白了娜娜一眼,好像对方多没文化似得。

    “台柱子还是扛把子我会分不清?你那是不了解咱们舰长。”娜娜虽然是个理科生,可也不至于连扛把子的意思都弄不明白,“咱们舰长都是在背后隐身操控,坐地等着收钱收好处,怎么可能自己上台表演。”

    “这个,当时我好像还真是扛把子”回想到过去,李昂不由得变得尴尬了起来。

    闲聊之间,剧院的灯一盏一盏地熄灭了,之所以不是一下子全都熄灭,算是金湖大剧院的特色之一,用灯光来替代倒计时,看灯就能知道演出何时正式开始。终于,所有的灯都灭了,这预示着演出正式开始,黑暗只是一个刹那便被一束橙色的暖光驱散。

    “当黑暗笼罩,变成光来守护我,就像是萤火虫那样”

    歌声纤细却毫无柔弱之感,若山巅一泓清溪,不见奔涌却一路而下,其势似可挡,实不可挡。由歌声可见人性人心,李昂只是听了一句歌,但在他心中那个关于ss的那个形象却一下子丰满了很多。

    一首n让这场演唱会在沉静中开场,然而这并不是ss唯一的风格,欢乐、力量、天真,甚至疯狂都能在她的歌里找到,一首首曲子被她演绎出来,很有味道。李昂还松松垮垮地坐着,一边微笑一边吃着手边茶几上的点心,通过歌声可以很好地了解一个人,这与技巧无关。

    “真难想象,听说她之前还有人群恐惧症、社交焦虑障碍,只要在人多的地方都会很不自在,可现在看看她,任何一个女人站在台上都不会做得比她更好了。”.也不得不承认,ss是个让她佩服的女人,抛去关于李昂的些许小心思,她对ss和她身上的一切都是非常肯定的。

    “当你不得不背负一些东西时,改变自己哪怕再难也会变得容易。”马军收集过不少资料,所以他明白科雷亚先前的样子和此时的样子,他也明白这个年纪不大的女孩的所有的付出以及成就。

    李昂渐渐地放下了负担,把急迫的烦心事都抛诸脑后,至少在着歌声停止之前,他想要让心休息一下。眯着眼睛靠在柔软的垫子上,李昂轻轻点头打着节拍,就好像随时都能睡过去一样,可当ss唱出某个词的瞬间他猛然站了起来,站到包厢的边缘俯视那片舞台,就像是俯视着一个完整的世界。

    没有在意身边的人说了什么,李昂只是一瞬不瞬地盯着下面的舞台,眼神越来越集中,似乎要把这个女人印进脑海。

    “那就是她。”李昂喃喃道。

    “笃笃笃笃”敲门声忽然响起,将李昂从思绪中拉回,他听到这敲门声才想起来今天来这里看演唱会其实只是顺带的,见一见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才是要紧事,只是在他听了几首歌之后,他把这件事都给忘了。

    淡妆素裙,缓步而来,细致柔亮的黑色长发披在肩上,衬得光洁的脸庞更加白皙,黛眉开娇,眼睛含妖,有一股青山云雾般的灵气。修长的颈下是一抹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不堪一握,长腿匀称,秀足纤细,愈近愈见美态。在这个女人的身上,可见三春之桃,亦见九秋之菊。

    “咱们可以离开了。”.撇了一眼李昂,然后拉上娜娜,招呼雷腾和马军一起离开这包厢。

    “干嘛要走?”娜娜一头雾水,虽然女人都不喜欢见到漂亮的同性,但她正好奇着呢,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大美人跟李昂是什么关系,她一点都不知道,所以很想看看李昂跟对方都聊些什么,“连个招呼都不打?”

    雷腾和马军也不认识这个女人,但是他们却露出了男人都懂的那种心照不宣的笑容,人确实是不认识,可他们会观察,.的都已经把答案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了,看她那一脸不爽还咬着嘴唇的样子,百分之百跟李昂是那种关系,“大人在里面谈事情,你这个小孩就不要往那儿张望了。”

    “好久不见了,泰熙姐,没想到再见面你还是那么地呃。”李昂忽然感觉自己被人抓住了腰带,他的“近似无敌”腰带。

    “我还是那么地轻易就能解除你的武装。”被称作泰熙的女人娇俏地笑了起来,眸中水遮雾绕,脸颊一点粉霞。装扮清丽素净,骨子里却柔媚妖艳的女人,才真正当得起“恩物”二字。

    半个小时之后李昂揽着金泰熙靠在包厢里超大的沙发上,摩挲着她的右边最下面的肋骨,上面有“肋骨”两个字,是他十年前亲手文上去的。据说女人就是男人少掉的那根肋骨变的,而每个男人只有找到丢失的那根肋骨才能让人生完整,而金泰熙身上的“肋骨”纹身就是他对她的表白。

    李昂虽然生物学并不好,但是基本的常识却是有的,人的肋骨都是成对的,要丢了是不可能只丢一根,所以在另一个女人的左边肋骨上,有着相同的“肋骨”纹身,一样是他亲手文上去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