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杀妻证道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杀妻证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先前李昂之所以不让.出手,是因为他知道.一旦出手,赵荣必然丧命,而对方的身份就目前来说依旧敏感,会让.甚至他自己陷入麻烦,到时候一个“纵仆行凶”的罪名压过来,铁定要他把人交出去问罪。人是不可能交的,最终的局面只能是扯来扯去,李昂很怕麻烦,不想在这上面跟人扯皮,所以才主动出手而且还手下留情了。

    灰衣老头忽然出现时,李昂心中的想法就已经变了,他之前还想着做人留一线,可别人却想着要他的命。心念电转间,抬手屏退了想要解决对方的北城,李昂决定亲自解决这个自信满满的刺客,“我确实可怜,奈何世人不知怜我。”

    “他人的怜悯哪有手中的剑靠得住,此两柄剑,一为寒水一为萧风,素闻李公子剑法有神鬼之妙,今日某便以手中之剑讨教高招。”两柄短光剑应声再度激发,剑身湛蓝之中隐着一丝白意,正如烟笼寒水,萧风吹彻,名为荆轲寿老头手握光剑气势节节攀升,连身形都不再佝偻。

    李昂面露诡异微笑,轻轻一翻手腕,放在剑匣里的光剑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上,激发后剑身白中显现银色光芒,“此剑长为四尺一寸,吾持之纵横天下三十年未有抗手,名为杀妻证道剑。”

    “什么,不是叫惊鸿剑么?”荆轲寿气息忽然一窒,连手中双剑都微不可查地抖了一下,然后在他惊恐的眼神中,李昂的长剑乍现乍隐,一道森寒凄厉的皎白剑光如云中藏身的白龙骤然探首,在人群中点了一下有随即消失不见。

    噗地一声,人群中站在最前排的一个围观女子已然无头,直挺挺地倒了下去,鲜血从脖子那里喷出溅了一地,而她一直用外套掩着的一次性光线炮也跌落在了地上。似乎是因为在地上磕了一下,这光线炮意外激发,一道灿烂的红色光柱直直射向天空,吓得围观人群一下子散开,生怕再被波及。本来还抱着看好戏的围观者脸色都白了,一是因为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受了惊吓,二则是无头女尸和喷溅得到处都是血液太有视觉冲击力。

    “怎敢如此,怎敢如此!”荆轲寿见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变成无头尸体,倒在这异国他乡的广场上,神色瞬间变得疯狂了起来。做刺客的人往往很少信任他人,更不要说坠入爱河,他当了多年的刺客向来独来独往,直到上了年纪之后才遇上了现在的爱人,被这个比他小了几十岁的女人打开了心扉,对其珍爱哪里是外人可知。

    “哼,杀人者人恒杀之。”那光线炮之所以能走火,是因为保险已经打开的关系,而保险都打开了,不是为了杀他还能是为了什么。从刚才李昂就在奇怪,一个刺客一击不中后不远遁千里藏回暗处伺机出手,主动站出来跟他摆出决斗的架势,甚至还以气势压迫来逼自己集中心神是什么意思?

    算计别人算计惯了的李昂随便一想就猜到了对方的用意,这老头是给另一个或另一些人的行动打掩护的,人群中必然有他的同伴。他的原力非常强横,只是放出去扫了一下就找到了目标,不但找到了那个人,还联想到了对方的跟面前这老头的关系,刚才说杀妻证道,杀的可是别人的妻。

    世人多立,就在两天前,荆轲寿和他妻子还约定了做完这一票就隐退,找个风景怡人的地方去过平静的生活,然而李昂只是一剑就把他们的那些约定和憧憬击得粉碎。大哀大恸之下荆轲寿用出了搏命的剑法,不管自身门户大开,决然前扑唯求杀伤。

    荆轲寿在刺客的行当里名头很响,虽然还没有获得真正行星级的能力,却已经突破了陨星级的桎梏,是个小行星级的剑客,善使两柄光剑短剑对敌。在行星级的原力大师们格外稀少的年代,他的实力足以碾压大部分人,更何况刺客素来不用正面与目标抗衡,只要接活从不失手,哪怕正面搏杀他亦有信心将李昂斩于剑下。

    李昂举剑迎敌,沉稳面对荆轲寿的双剑急攻,长剑轻摆便化解了攻势。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这剑法轻盈娇柔,直有神女之美态,用在他这个身高体壮的汉子手里却别有一番味道。虽然此时这想法来得有点不合时宜,但围观者之中的大部分女人都变得有些花痴,心中忽然感慨起“美如画”来,尤其以金泰熙为最。

    “天地同寿!”之前的原力闪电已经证明了李昂的原力比他强横,荆轲寿本来还觉得能凭借多年的经验在剑法上胜出,可几招一过他便认清了形式,自知剑法也不是李昂的对手,不得不用出了舍身之击,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刺客真正有了死意才会一往无前。

    对于报菜名一样告知剑招的的对手,李昂向来是感激的,知道对方要拼命的他只出了一剑便回剑封身,剑光凝如江海之清光,叫人生出不得近前的压迫感,这一招看似守招,其实却是守中藏杀。

    荆轲寿带着必杀之意的剑招用到一半,忽然无力地跪倒在地不能抬头,只能错愕地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两柄短剑,那原本湛蓝如寒水的剑身则在渐渐变淡,直至在他无能为力的苦笑中消散。

    “你有三秒钟的时间来反省一下此生!”尘埃已经落定,李昂有资格居高临下。

    “这一招,是什么剑法?”自己还没死,生机却已经灭绝,这让荆轲寿产生了荒谬之感。

    “这一招叫做,北方忏悔剑不知道的请百度北斗忏悔拳。”李昂用寂寞的语气说出剑招的名字,这寂寞不是因为高手无敌,而是因为他始终都知道他在这世上只是一个人,他留下的这些痕迹,没有另一个人能够读懂,也不会有另一个人知道有一个永远戴着手套姑娘,和她最强的那一式北方百裂拳。

    “好剑!”荆轲寿枯瘦的身体一歪,无力地倒下,额头上赫然出现了两个血洞,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北城的目光闪烁,心中更是震惊,旁人局限于实力看不清,他却看了个大概,明明是剑招的名字,可李昂用出来的却是手指的指剑术。他自己也是个行星级的原力觉醒者,眼光境界都不低,却仍难以想象李昂如何练就的指剑术,竟强大如斯。

    光晨共和国确实武风盛行,但好歹也是法治社会,李昂这是当街杀人,晚饭自然是没有办法再去湖光馆吃了,跟着暌都的巡捕去了缉捕司配合调查。虽然身在缉捕司内,但李昂的的晚餐规格并不比在外面的馆子差,缉捕司特意腾了一个会议室出来,叫了一桌子暌都的名菜让他先用晚餐。

    明着说是配合调查,但李昂实际上却是来当大爷的,只对来见他的佥事说了一句话“我需要一个解释。”

    这次的行动计划周密,差一点就能成功,幕后主使唯一算错的是李昂的实力,雇了小行星级的荆轲寿本以为必然成功,却依然被李昂轻松弄死。治下发生如此恶劣的案子,就算缉捕司真的跟这次的案件没有一点关系,也逃不了一个监管不力的罪责。这里是暌都而不是蛮远的安东都护府,在安东的事情只是叫光晨人心中震动,而在这里也能发生如此恶劣的事件,稍有不慎就会引起连锁恐慌。

    “表叔,你可算是来了,我还以为今天不光要吃牢饭,还要睡牢房呢,不过看你来了,我应该是可以走了吧。”李昂的表叔也就是楚公的孙子,他专程来这里就是接李昂走人的,不是巡检司的人不让李昂离开,而是李昂自己赖在这里讨说法。

    “你小子,这也叫牢饭?”闵炎哭笑不得地看着李昂面前被各种盘碟铺满的会议桌,他自己晚餐只是四菜一汤而已,“别在这儿赖着了,爷爷已经发下话来,最后的调查结果会让你满意的。”

    调查结果什么的李昂根本不在乎,那些动手的他轻易就能弄死,而背后藏着的大鱼,就算知道了是谁他也没法动人家,他真正在乎的是即时的利益,“表叔,可别把我当三岁的小孩子,太公他能不知道这事儿?我看是为了军器监的几个缺儿吧,什么都别说了,分我们李家两个。”

    军器监的赵志强一去,必然连带着倒下去不少亲信,而留下的大量空位子是各势力都不愿意放过的,楚国闵家放任这起针对李昂的袭击发生,就是为了之后争夺的时候有话可说,便于他们获得更多利益。李昂不怎么在意暌都这边的状况,他要的是安东都护府那边大清洗后出现的空缺,现在开口是为了漫天要价等闵家来就地还钱。

    “你还是跟爷爷说吧,我可做不了主。”闵炎无奈地摊开双手做了个无能为力的表情,自己这个表侄子没几天就要成为一方势力的主事之人了,而他都这个年纪了还在机关里坐办公室,大家族的人也有他们的无奈,比如他就没法选自己的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