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逼出来的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逼出来的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扔出自己的手套是一个非常经典的动作,不管在过去还是在现在,它都代表着最不容拒绝的盛情邀请决斗。

    解决问题的方式从来都丰富多彩,作为最古老也最野蛮的一种,决斗这项活动是注定要被历史所淘汰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除了发情的公鹿会用它们巨大的角顶来顶去,已经很难再看到其他形式的决斗了。然而历史总是循环往复的,随着人类进入,个人的勇武再次变得重要起来,决斗也在这个属于镭射和原力的新世纪里悄然重生了。

    光晨人自古以来便习武为术,希冀着能够以武入道,可惜能入道的终究只是少数,大部分人还是身在世俗之中。习得一身武艺便好勇斗狠的人实在太多,他们缺乏合适的发泄途径,非常容易闹出事端,身在高处的统治阶层怕这些人以武犯禁,这才会容许角斗场、竞技场和决斗的存在。

    换句话而言,在光晨这里,决斗是受到法律保护的。

    宋忠吉面无表情地拔出了他的随身粒子刀,沉默着向李昂招了招手,其中意味不言自明。李昂作为一个出色的演员,明明是他用原力控制着宋忠吉的所有行动,只需要抬抬手就能了结对方的性命,却还是坚持着将这出戏演了个全套,面露凶恶的表情用力地点头,“好,既然你一心求死便成全你,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帮忙做个见证。”

    戏份做足之后李昂不再磨叽,扬手一道雪亮的剑光电射而出,出手果决狠辣。宋忠吉的实力本就远远不及李昂,此时受制于李昂的原力禁锢更是避无可避,只能不甘地受死。一颗大好的头颅霎时间冲天而起,撞上了天花板后返落到地上,弹了一下滚出老远,滚落的头颅双眼犹自圆瞪,当真死不瞑目。

    光晨人确实素有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恶习,却并不是树人先生笔下只知道张望而不肯动脑筋的呆头鹅,很多人都挺有想法也挺有眼光的。事情发展得太突然,本有些叫人转不过弯来,可见到宋忠吉此时身首异惨处死当场,已经有不少人反应了过来李昂这是铁了心的要杀人。

    李昂和宋忠吉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不可以道理计,宋忠吉就算再蠢也没理由主动向李昂丢手套要求决斗,更何况他平时出了名的怂包一个,怎么都不像能够主动提出决斗的狠人。这诡异的一幕必然是李昂用原力控制住了宋忠吉的行动,自导自演了一出宋忠吉不堪挑衅后主动要求决斗,结果实力太差被一剑秒杀的戏码。

    问题摆在明面上谁都看得到,然而李昂将事先的戏做得太足,硬说宋忠吉是不堪受辱而头脑发热,没人能反驳他,想要找他麻烦都没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刚才他一句话就拉了全场的人给他做见证。

    李昂这一招杀鸡儆猴的效果立竿见影,不论看出来的还是没看出来的,在场的每个人都很沉默,没有一个人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宋忠吉鸣不平,谁也不想步他的后尘。直到此时,之前心中还有点不以为然的人才恍然大悟,李昂跟他们完全不同,他们需要拼爹拼妈才能来这里捞个一职半衔,可李昂单拼手中的剑就能叫他们都没得玩。

    “竖子敢耳!”这一声怒喝来得略迟,宋忠吉已经死透,头被砍下鲜血洒了一地,哪怕医神降世也难再救,现在再跳出来已经解决不了问题。来者此刻显然更在乎夺李昂的命,不但偷袭而来,还利用人群封住了李昂闪转腾挪的余地,摆明了取命。

    宋荏方才一直都在人群中和人交谈,亲眼目睹了事情的发生和全过程,有心想要阻止这幕惨剧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李昂下手下得太果决,根本没留下一点回转的余地。事情已然无可挽回,但权衡之后他还是决定杀李昂报仇,于公于私他都要这样做。

    为了增大把握,宋荏特意挑了一个李昂最没有防备的时机发动偷袭,激光剑特有的蜂鸣声响起时,已经与李昂近在咫尺,后面那一声断喝不是为了表现他正大光明,而是为了扰乱李昂的心神。都是行星级的原力水平,在有心算无心之下,哪怕两人同等实力,宋荏亦有自信将李昂一剑斩杀,哪怕事后必死他也觉得够本了。

    “嗞!”李昂的身后是一柄银色闪烁的长剑,不知何时被他握在手中,使出一招苏秦背剑,在千钧一发之际架住了偷袭而来的恶毒一剑。面对偷袭的宵小之徒,李昂脸上浮现出冷笑,只见他手腕一抖,生生将宋荏单臂架了出去,“果然宋国只有猪,一点实力都没有还着急来送死,就不能耐着性子多练几年再来献丑么。”

    宋荏凭借行星级的实力,在宋国几乎可以横着走,见宋国国公也不行礼,如今却在李昂这小辈面前因实力而吃瘪,心中羞恼万分,口中也不答话,将剑一横欺身再上,今日杀得了对方他才够本,不然这次偷袭会叫他既丧命又失名节,事后楚国计较起来怕是一家老小也不能得活。

    面对忽然跳出来的宋荏,李昂可以说没有丝毫心理压力,斩山之鬼高德伟跟宋荏的实力不分伯仲,在他的手下却连一招都撑不过,宋荏觉得能杀他不过一厢情愿罢了。称量出了对手的实力失去了继续下去的兴趣,李昂左手掐了个剑指,舌尖春雷乍现“爆!”

    “嘭!”围观者犹自觉得莫名其妙,宋荏却应声跪倒,他强忍着剧痛低头去看,只见自己的胸腹间毫无缘由地被炸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能从前面看到后面的景象。感受到生机正在飞速流逝,宋荏咬牙切齿,“你好狠!”

    “我确实狠,不过人都逼出来的,不得不很。”李昂冷笑一声张开左手,无法调动原力进行防护的宋荏硬吃他一记原力闪电立马栽倒,其实他还有得救,然而李昂不发话竟无一人敢上前救治,生机流逝了个干净。

    人群分开,宋国之人来迟一步,不知是故意来迟还是真的没能赶得上,又或者迟到是他们呃传统。见他们对上李昂,围观者无一不挂着看好戏的神色,光晨律法严苛,唯独对暴力不行禁绝,甚至多有支持政策,把许多凶蛮之事合法化,这很好地保证了社会整体的上进趋势,也使得光晨人几乎个个都是好战份子。

    所见只有两具残破的尸体,一行人中为首的宋一国手指轻颤,愤怒得不能自已,他贵为宋公嫡子,除了秦楚魏三国还从未有人给过他如此大的屈辱,“李昂,今天之事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李昂收起了冷峻的表情,很是阳光地笑了,将手中的长剑翻了个剑花“好啊,不过我的解释就怕你不敢听啊。”

    “蛮横无理,我光晨怎么会出你这样的人!”宋一国虽然怒极却还有理智在,明知道自己不是李昂的对手他不可能自讨苦吃,当然就喊君子动口不动手了。不得不承认今天李昂的实力让人畏惧,但真正让宋一国心惊的是六事院的反应。

    换做正常的情况,李昂在册封仪式之前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肯定已经有人出来管了,六事院的人一向自视甚高,最容不得别人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哪怕因为特殊的身份不愿对李昂有所惩处,也定然不会纵容他随意杀人。宋一国都是凭经验做的判断,可事实却是李昂好端端地站着,他们宋国的人死了都没人收尸。

    “简直笑话,光晨立国万年,先辈们抛头颅洒热血,拿命换来了大大的疆域,何时跟人讲过个理字?真是,我光晨怎么会出你这样的猪!”李昂面露不屑将话还了回去,他的话虽然说得反伦理反道德,但在光晨这就是主旋律,看看围观者的表情便能知道谁更得人心,年轻些的人易受鼓动,就差给他鼓掌了。

    宋国上下一向以绥靖出名,国公宋羽胸怀大志而无实干,总认为自己深谋远虑计在未来,是以现在的委屈博将来的强盛,可惜委屈是真的,强盛却始终见不到影子。宋羽崇文治,在宋国推行以文化教养礼仪纲常为核心的教育,自认光晨的一股清流,却可以忽略了整体氛围的排斥,以至于宋国在光晨内的地位还不如更弱的赵国。

    “莫先生,这人太过张狂,请你出手稍事惩戒。”宋一国在口舌方面不是李昂的对手,又不想看到李昂继续这么嚣张下去,便用了简单粗暴的办法叫打手。

    “唉,家无规矩不立,国无法度难兴,今日的娇纵,必为他日隐患。”宋一国身后走出一个形容枯瘦的中年男子,眉眼低垂宛若入定老僧,高人气质是个很玄乎的东西,这个人的身上就有那么一丝高人的意思,“嘴巴辩不了的,就用剑来辩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