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陈年旧事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陈年旧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悬浮车并不接触地面,所以没有轮胎和地面接触时所产生的阻力,车会很快也会很飘,想要在矿山内部蜘蛛网一般的通道中自由通行,可操控性稍微弱一点就会撞山,悬浮车的车体就不得不面临巨大的挑战。大部分赛车手的选择是加装前部和侧部的矢量推进器,从而实现充足的转向。娜娜开的这辆尖兵六型则和改装车不同,它本身就自带全向的姿态调整系统,不管是布局还是操控协调,都是经受了战场考验的。

    娜娜一旦进入极速狂飙的状态,就变得会心无旁骛,在她研究过路线图之后,连结起了一条别人能看到却不敢走的路,对于她而言,这样的挑战正是手握控制杆的理由。轻点制动器,让车速降下来一点之后,她猛地提起左手的控制杆,车子立刻侧着翻了一个身,而她凭借这样的姿态转变急速通过了一个直角弯道,车底因为惯性还是擦到了山体,在岩石山壁上蹭出一串火花。

    双手一收操纵杆,车子的车头抬起,进入了被称作“死亡滚筒”的大回环通道,这条通道呈圆弧状直接向上,通过的话可以快速到达上层赛道,但是在这样狭小的通道里做大回环,稍有不慎就是车毁人亡的结局。已经有无数的赛车手证明了“死亡滚筒”的威严,娜娜只是第一次跑就敢挑战,不是嫌命长,而是对自己的技术极度自信。

    甫一进入,重力加速度猛地将娜娜的身体按在了座椅的靠背上,并把她全身的血液压向腿部,即便有着自收式抗荷服在施加压力,她眼球中因为肾上腺素水平飙升而暴起的血丝也瞬间消退,直接进入了比红视更可怕的黑视状态。

    人们面对黑暗时总是习惯性第害怕,但娜娜不同,哪怕看不见她也非常淡定地进行着平顺的操作,整个地图都在她的脑海里,根本不需要视觉。

    “一分十五秒?不可能,那个妞不是今天第一次来吗,这都快破记录了!”,当娜娜的车从山顶冲出,下面人就不淡定了,可是即便再三确认,跑圈成绩依然没有变化。业余玩家也好,职业选手也罢,都被吓掉了下巴,他们都不信那个看着娇滴滴的大美人居然能有哦这样夸张的速度。

    “居然快得这么离谱,今晚要是她也参加最后一场,几个大老板可要输惨了。”这些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情大的,他们以前总是被庄家吃钱,今天终于见到了变数出现,当然希望能有人帮他们出一次气。

    雷腾给了马军的胳膊一拳,“看,娜娜就是娜娜,没有人能追得上的娜娜。”

    “那边是个什么情况,不会被黑狗摸来踩场子了吧?”汤志彪听到手下说来了个实力强劲的新人,才跑第一圈就接近最高记录,第一反应不是关心对方的技术,而是担心起了对方的来路,做他们这一行的虽然上头有人罩着,可同样也会有迫切需要获得政绩的大佬希望将他们一网打尽。

    黑狗是黑话,道上人对缉捕司里当差者的蔑称,因为这些缉捕、巡捕、刑捕都穿黑色的制服,还总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所以才有了这么个黑狗的称呼。而这个称呼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叫的,手上必须沾了黑狗血,也就是有至少一条缉捕司里的人命在身,才能用黑狗来称呼公门中人。

    “汤老大,不用这么神经过敏啦,你是没见过那女人的样子,美得很,要真是黑狗,就凭那些屁股坐不对位置的蠢猪那么好色,有可能送她出来送死吗?”霍坤点了一下通讯器,立马出现了一个全息立体影响,正是娜娜,“这个女人相当厉害,给她再来两圈找到状态,今晚我们大家就都没得赚,要么放弃一晚的比赛,要么赶紧把她弄走,二选一啦。”

    “霍老板怎么今天说话怎么这么软,放平时的你还会给两个选项出来?怕是要直接弄死吧。”汤志彪可不是白痴,霍坤明显是想怂恿他去对付这个女人,可要是真的好对付,这个老狐狸又怎么会把立威的机会主动让出来给他?既然这个女人不好对付,他所能想到的,就只有对方的背景很强大这一点了,“交个底好不好,是这个女人入了你法眼,还是说她有什么厉害的背景?”

    霍坤摇摇手指,“汤老大你这可是误会我了,不是我不愿意跟你交底,实在是我也不清楚这三个人的来历,本来想着你手底下能人异士众多,能站出一个来帮着解惑呢,看样子今天的水是真的有点深了嘛。”

    娜娜摘下了头盔,本来她还挺期待的,听这边的人说得神乎其神,还以为真的是个难攻克的赛道,可是跑了一圈下来她一点感觉都没有。第一遍跑是没有放开来冲速度,若是再跑一遍那个所谓的最快记录她轻松就能破了,“暌都这的人是不是胆子比较小啊,就这种赛道还传得有多厉害似得,跟安东那儿的根本没法比嘛。”

    “安东那边都是玩命的,这边却是玩钱的,心态就不一样。”雷腾心中无奈,好比他给一个喜欢看恐怖片的朋友推荐片子,看之前说它有多恐怖多吓人,可是看了一半这朋友出去买了份鸭血粉丝,回来后一边吃着鸭血鸭杂一边淡定地看,最后还嫌弃这电影的口味不够重。这就比较尴尬了,弄得他像是大惊小怪的小女生一样。

    “哟,这不是雷捕吗,刚才就听一兄弟说看着有人像您,过来一瞧还真是啊。”一个嚣张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一队人马分开人群走了过来,当先的男人长得还算可以,不过油头粉面的打扮让人不喜,“啧啧啧,新同事可以啊。”

    “贺楠,好久不见了。”雷腾的眼睛眯起,叫着这男人的名字,眼光却看向了他身边的女人。

    “雷捕,刑捕做不下去,现在换到密捕了是不是,呵呵,怎么着,要带人扫了咱们的场子啊?兄弟们可都指着这点收入养家糊口呢。”贺楠阴笑一声点出了雷腾以前的身份,把他给推到了此处众人的对立面上,来这里玩的不管是道上的,还是“”,都不会喜欢三司衙门的人在场。

    娜娜看了看眼前的一队人,又看了看雷腾略显难看的表情,“老雷,没想到你以前是做刑捕的啊。”

    “都是些陈年旧事了。”平时爱笑爱闹喜欢说冷笑话的雷腾此时面沉如水,明显是不愿多谈。

    矿山赛事每天晚上会有三方势力来参与赌局,贺楠就是其中一方的老大,其他两方的举动略显保守,但统领第三方势力的他就是敢上来挑事,原因无他,认识雷腾而已。在贺楠看来,当年的雷腾是一个捕头,离开缉捕司之后就算发展得再好也不过就是个给人看门护院的角色,至于说转行做密捕,则是万万不可能的,因为他的身份早已经曝光了,道上认识他的可不在少数。

    看看雷腾跟他身边的两个人都是平等对话,贺楠就觉得这三个人身份高不到哪里去,在其他人不敢轻举妄动的局面下,自然而然地想过来借机立威,而且娜娜长得实在太能招人,他多少也生了一些其他的小心思。

    “大雷,好久不见了。”贺楠身边的女人神色复杂地跟雷腾打了个招呼,作为一个女人,她不由自主地去看雷腾身边站着的娜娜,然后不由自主地拿自己跟对方做比较,最后又不由自主地觉得不舒服。

    “认识?”马军看向雷腾的脸。

    “前妻。”雷腾的脸色依旧平静。

    费筱看到雷腾这古井无波的表情后脸颊一抽,她当年可以潇洒地离开,但雷腾却不可以过得比她好,但是看看雷腾现在的样子,哪有一点过得不好的样子?作为一个关心时的女人,她瞬间认出了雷腾和马军身上出自大厂牌的高级成衣,虽然看不出娜娜的座驾是什么,但是雷腾和马军的车她却认得,限量版影驰1080,价格最低也在六千万开外,“雷腾,你不是最不喜欢这种地方的嘛,今天来做什么?”

    “来玩。”雷腾依旧是那副表情。

    “玩!这个字居然能从你嘴里面蹦出来?”费筱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当年我出门喝个咖啡你都要问一下见过谁,去酒吧喝个酒都能被你训一顿,你现在忽然说要来玩,来这种地方玩?”

    费筱的话让周围的人大皱眉头,他们这里怎么了?赛车赌博确实是违法的,可是在这种偏僻的地方玩也没有碍着谁不是。原本缩在角落里乱嗨的人把致幻剂收进了口袋,一边抽搐着吸鼻子一边觉得自己应该算是正经人,用充满敌视的眼光等着费筱。

    “人总是会变的,就像是这个世界也一直在变一样。”雷腾不知是说给眼前的女人听,还是说给他自己听。

    马军和娜娜不禁侧目,这句话是李昂的口头禅之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