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不曾放下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不曾放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费筱曾经是雷腾的妻子,但是雷腾当年年轻气盛,为了做出一番业绩来整日沉浸于工作之中,对她的关心并不太多,而且还总喜欢管着她对她说教,以至于对原先的生活感到了厌倦。她始终觉得自己是一只被囚禁了的鸟,直到遇到了开夜店的贺楠,一下子又坠入了情网中不能自拔。

    恋爱中的女人是没有理智可言的,贺楠摆明了就是利用她,来对付曾经将他哥哥送进牢里的雷腾,但是费筱就那么心甘情愿地帮着贺楠陷害了自己的老公,将贺楠交给她的赃款放在了家里。

    雷腾那一次的跟头栽得有点大,不过好在他这个人很讲义气还好交朋友,在司里人缘一直不错,一个老上司正好要退休就保了他一手,最后他也就是被开除出了队伍而已。回家后面对费筱递过来的离婚协议,雷腾二话不说就签字了,房子车子什么都没有要,只要一个理由,他至今都记得费筱跟他说的那句话“我要自由。”

    贺楠凭借扳倒雷腾的壮举在道上一下子名声大噪,加上他哥哥进去之前给他留下的班底,很快就成了一方势力的话事人,吃香的喝辣的好不风光。一直留着费筱倒不是贺楠真的对这个女人有感觉,完全是把她当作荣耀的勋章一样带在身边,只要看到这个女人,别人就会想起他贺楠贺二爷的手段。

    “雷捕,既然是出来玩的,不如今天咱们来玩一场怎么样。你我各出一个人,要是你赢了,我贺某人把老婆还给你要是我的人赢了,你身边的美女跟我如何?”贺楠此来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看上了娜娜,在他看来不管这个美人的身份是什么,是密捕还是真的富家女,在床上还不是一样玩么。

    雷腾怒极反笑,只有一个字的回答,“滚!”

    “你!”费筱只感觉自己的存在就证明了什么叫悲哀,本来以为离开了囚笼获得了自由,可是她真的离开了才知道了囚笼外面是地狱,这十几年来她被逼着出卖了自己不知多少次,甚至贺楠手下的小弟都能对她为所欲为,可偏偏她还只能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因为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费筱不恨别人,就恨雷腾,恨他为什么那么没用,恨他为什么不能坚持到底,恨他现在连看都不愿意看自己。

    “你缺一个跟我比的理由是吧,那我就给你一个,其实这个弱智女人在跟你离婚的时候已经怀孕了,是你的孩子。这个女孩,我养了她十六年,可惜终究不是个合格的爸爸,去年她不知道怎么的就被仇家找到了行踪,绑过去凌虐致死,最后收尸的时候我亲自去看的,那叫一个惨。不过你放心,女儿的仇我已经帮你报了,灭了那一帮人还名正言顺地收了他们四家俱乐部。”贺楠神经质地笑着,每个人的笑都不是笑,而他笑得格外假,“是不是想要报仇?可惜我身边兄弟那么多,你永远也报不了,我是今天是大发慈悲才会给你个机会。你赢了我卸下一只胳膊给你,你输了,我还是要这个女人。”

    当年缉捕司里有人保下雷腾,但道上的人却不肯放过他,他在离开前被人围攻,乱战中被砍下了一条胳膊。因为是逃避追杀,着急坐上离开暌都的偷渡船,雷腾错过了最好的时间没有获得及时的治疗,这条胳膊永远第废了,最后只能安装上一条人造的手臂。

    雷腾本以为自己早已经放下了一切,哪怕回首往事也肯定不会再有什么感觉了,可事实证明了很多事情是没法放下的。他不可置信地去看费筱,看到的只有躲闪和羞愧,于是在瞬间明白了一切,一股无明业火从他心底腾地燃起,“我赛你妈臭嗨!”

    在马军的眼中,这个老伙计对舰船火控很在行,但平时就只是一个喜欢讲低级笑话和将场面搞冷的恶俗大叔,他从没有看到雷腾如此暴怒的样子,上一次在延州被罗生人的特战队包围时他也没今天的状态狂暴。

    天空中一道惊雷闪过,轰隆一声震得人胸口作痛,倾盆大雨毫无预兆地哗啦啦冲刷而下,雷腾在这雨幕中抬起了他已经换成了义肢的左手,炫目的蓝色电浆骤然喷涌而出,将他身前的一切击得支离破碎。

    雨水冲击大地,雨声淹没了世界的嘈杂,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了一种声音。

    “雷腾,我的仇家这么多,怎么可能不防范着被人偷袭?哈哈哈,就凭你也想杀我,真是好笑。”贺楠举着右手横在身前,在他的小臂上套着一个臂盾,激发出的能量护盾正发着橘色的光芒,“你做了个错误的选择,所以我要你死,而且不会是简简单单的死,待会我不但要杀了你,还要把这个女人”

    “咔嚓!”贺楠正嚣张地叫嚣着,却愕然听到一声脆响,他小臂上套着的臂盾居然因为过载而裂开了,在他还没能反应过来的时候散乱的能量骤然爆发,将他的右臂整个炸烂,胸腹间也是炸得一片血肉模糊。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穿透了雨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心悸。

    因为极度的痛苦和内心的愤恨,贺楠的表情异常狰狞,五官都拧做了一团,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连嘴唇也被他自己咬出了血,“这不可能,这是我花大价钱买的军用品,应用于特种作战的顶尖装备,怎么可能会爆,怎么可能会爆!”

    被雨水一淋,雷腾从怒火中清醒了过来,恢复了原先那种淡漠的表情,“也许,这就是报应吧。”

    十多年前,雷腾因为贺楠而被砍掉了左手,一直用着机械假手生活,后来遇上了李昂给他做事也就换上了这只刚猛的假手,现在用这只假手上的手炮炸掉了贺楠的右手,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

    普通的臂装手炮受限于能源供应,根本不可能有这样强大的威力,但是李昂那儿从来都不缺黑科技,李家的战争实验室里几乎所有的技术他都有权限使用,雷腾这只假手里装的就是李家新近研发出的新型手炮,使用的是他们独家开发的发射矩阵。

    看着雷腾再次举起的左手,贺楠慌忙看向两边想要寻求帮助,然而他的小弟和费筱都在刚才的一记电浆炮中炸成了碎块,只有他自己凭借臂盾的防护效果活了下来,“不,你不能杀我,你知道罩着我的人是谁吗,只要你动了我,我保证明天你跟你的朋友,所有你认识的人都要倒大霉,你不能杀我!”

    “贺楠,这不像你,虽然已经过去快二十年了,但是当初你不可一世的样子我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人怎么还能越活越回头?好好看看现在的你吧,就像是条被碾断了腿的小狗在这里乱吠。”雷腾撇了撇嘴,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坐倒在地的贺楠,“我早已经没有家人了,仅有的朋友又不是你或者你那靠山能惹得起的,所以你刚才不是说过要给我一个理由吗,那就赶紧给我一个吧,一个能让你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只要你放过我,我就能告诉你当初真正要陷害你的人是谁,你就不奇怪吗,放在证物室里的东西我是怎么能取出来的。”贺楠混了这么多年不是白混的,至少看人的眼力劲是有的,雷腾把话说得那么满,必然是真的有了高到云端里的大靠山罩着他,为了活下去他只能先把自己的后台卖了。

    只要今天能活下来,贺楠就会赶紧跑路,反正他都做了十多年的老大,小金库里的钱足够后半辈子潇洒了。至于手的问题,只有有钱到哪里不能做手术,现在的医疗技术这么发达,一只手根本不是事。

    “谢谢。”雷腾诡异第笑了一下,直接激发了假手上的指枪,贺楠的脑门上突兀地出现了一个血洞,然后无力地倒了下去,“本来我还不确定,不过既然你都说了,那就证明我猜的没错,至于那个人是谁我当然知道。”

    既然在道上混,打打杀杀肯定是经常要面对的事情,但是雷腾这样光明正大杀人的举动,却将一群暴徒镇住了。贺楠来这里找麻烦时只带了几个人而已,更多的小弟是从自家停车的那片场子刚赶过来的,他们气势汹汹而来,却没一个敢站出来要给自家大哥报仇,都带着惊恐的表情猫在人群里。

    “坤哥,咱们要不要拿下这三个人?”霍坤身边的小弟问道。

    “怎么拿下,你他么没看到人家手里的家伙吗?”霍坤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像雷腾这样嚣张的狠人,边远地区乱一些还有可能能搞到一点重型火力,可这里是暌都,谁敢在光晨共和国的军事、政治中心舞枪弄棒?

    霍坤自己手里拿了几支大枪就已经藏得心惊胆战了,可人家敢直接拿手炮出来玩,明显就是大有来头的。这种人背后不是军队里的大佬,就是特殊机关的头目,不管是哪一种都不是自己的靠山能罩得住的,他脑袋短路了才会硬拿自己的蛋往石头上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