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头伸过来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头伸过来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明面上没人敢提,但光晨共和国正在往穷兵黩武的方向上发展乃是不争的事实,文武两院对六个都护府的要求几乎有求必应,三大舰队和四个水师提督府也获得了极大的资源偏斜,而按察使司这样的内部警备部门每年却只能拿到可怜的一丁点资源。这状况年年有人抱怨,奈何谁都没那个胆子真跟军部里的大佬们抢指标。

    同为武官系统的大佬,提刑按察使司的正使高越不愿自自己的下属们因为没钱而“受委屈”,所以就对下面的种种劣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容他们收取灰色收入,如今六事院的首脑们决心要扭转局面,把已经攥得足够紧的拳头挥出去,一直不安分的提刑按察使司就顺理成章地成了“被安内”的对象。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巡捕司给很多势力充当过保护伞,有些官员间接甚至直接操控着一些地下组织,他们通过那些渠道赚的钞票数量非常惊人,按金额审判的话都是妥妥的极刑。之前白觟谦说此次的事件跟诺斯克的间谍有关还真不是无的放矢,矿山车赛就是有诺斯克人的参与,不过他们只是单纯参与,占不到大头罢了。

    诺斯克身在四战之地腹背皆敌,最好的生存哲学是依附一个超级势力寻求平稳的发展空间,但诺斯克人却很有傲气,面对天然的窘境,哪怕举国勒紧裤腰带也不肯向大国低头。但是客观的因素永远不会因主观意愿而改变,他们自身的技术水平相对落后,资源也不算丰富,巨大的贸易逆差始终无法扭转。

    跟强国之间的贸易逆差巨大,就意味着诺斯克官方拿不出足够的外汇,来购买他们发展过程中必需的先进工业制成品。针对这样的尴尬局面,诺斯克表面上的解决方式是由皇室牵头,在各国开设诺斯克风味餐厅来为诺斯克赚取外汇,但暗地里他们却经营着洗黑钱、办赌庄等活动疯狂捞钱,矿山车赛就是他们吸收光晨币的渠道之一。

    对于这些事情巡捕司是知情的,甚至还能在一些档案中找到证据,所以特事科的人找上门来他们撇不干净,不是他们过于嚣张,也不是不知道要消除记录,只是没能想到做了十多年都没事的生意说查就被人查了,事先一点应对措施都没准备。

    单纯是因为钱的事情还好说,在处理自己人的时候,三司衙门里一向不因经济上的罪责判重刑,可现在ss的存在让事情变得复杂了。白觟谦提供的材料里就有一条内部人员向诺斯克方面通报科雷亚大公之女ss实时动向的罪状,这是很容易导致战争爆发的行为,坐实之后根本没有回转的余地,六事院很可能会直接插手。

    虽然千正洪还没有和他上面的人通气,但有些事情他自己就可以做主,感觉这时候只能弃车保帅也就没再挣扎,只想着尽量把损失最小化,“调查组的人若是明天就来调查,那工作量就太大了,为了配合贵方的工作,我们会先展开自查,然后整理出材料来交给调查组的调查员,这样将为调查提供便利。”

    “不用了,那些都是调查组分内的工作,就算工作量再大又怎么能假于他人之手呢?大家都是拿民众的钱,自然要对得起这份薪水”白觟谦心中暗笑,千正洪嘴上说的好听,什么自查不自查的,实际上不是揪出一批小虾米零时工出来顶罪,就是乘机排除异己,他绝不可能给对方玩花样的时间。

    “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再谈谈,毕竟是一件牵扯到整个按察使司的大事,至少给我们三天的时间准备一下。”千正洪此时心中十分忐忑,要是不能争取到时间,他们一大群人都要玩完,那些牵涉太深保不下来的,说不得就要攀咬他。

    “千大人就不要为难我了,这些都是院里的大人们亲自交代下来的,你这样让我如何回去交差啊。”白觟谦摇头拒绝,别说他没这个权利,就算有也不可能真的叫对方“准备一下”的,这是接受调查又不是嫁人,能准备些什么?

    李昂打了个手势,.会意地掏出雪茄修剪好递给他,等他叼上后帮他点燃。李昂嘬了一口吐出白烟来,百无聊赖地靠在了椅子背上,“我这个人呢,最不喜欢看扯皮了,先让我把人领走好不好,剩下的你们爱怎么聊就怎么聊。”

    “对不起,这里是会议室,禁止吸烟。”千正洪的书记官皱了皱眉头。

    “是嘛?过来,你过来。”李昂先是一愣,然后微笑着招招手。

    千正洪的书记官闻言往前走了一步,桀骜不驯地跟李昂对视,警队里的人往往都有一股没来由的谜之居高临下感,哪怕坏事做绝,也总觉得自己能代表正义。可惜这次实在挑衅错了人,年轻的书记官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李昂就抄起桌上的烟灰缸砸在了他的头上,直接帮他开了瓢儿。

    烟灰缸是用天然水晶打磨出来的,不光是低调的奢华,硬度也相当高,所以水晶没什么事情,人则满头是血倒地不起。李昂冷哼一声,“禁止吸烟还他妈放个烟灰缸在桌上,你来告诉我,这玩意儿是砸人用的吗?”

    唰啦一片掏枪的声音响起,李昂却一脸的不在乎,这些东西在他的眼里跟小孩子的玩具没有任何区别,都不能给他带来伤害他为什么要怕,“可以啊,拿枪指着共和国的荣耀子爵,当朝正三品大员,你们是准备叛国?”

    千正明恼怒异常,既恼李昂的嚣张跋扈,也恼那些下属的猪脑子,他们是可以意气用事,因为在李昂的眼里他们都是蝼蚁,都没有被记恨的资格,顶多丢了饭碗回家去,可他这一生的仕途算是走到头了,而此时他还不好直接甩手不管,恭恭敬敬地给李昂九十度鞠躬道歉,“观察使大人息怒,下面人不懂事,我一定要好好批评教育他们。”

    “这是批评教育的事吗!一言不合就对着自己人举枪,这样的人说是会保卫我们的安全,有人能信?我看你们的队伍已经是烂到了根子里。”白觟谦不怕把话说得太生硬,今天九老院的命令已经摆明了态度,就是要来一次大清洗。

    “什么狗屁玩意,一个小佥事还谈谈谈,就凭你也配在我面前谈?你们按察使高越到了我面前也得自称一声卑职,就你还装起人物来了。”李昂一脸不耐烦地摔了脸色,似乎已经忍耐到了极限,“明天调查组的人过来,我倒要看谁敢不配合,你们最好祈祷自己别被查出问题来,不然只剩一个晚上的时间给你们做打算了,是安排逃跑路线开路,还是挑一口好棺材,自己看着办把。”

    李昂这一手“老子就是强,老子就是棒”的跋扈表演不仅把千正洪镇住了,白觟谦和.这两个自己人都有点懵,而要睡不睡已经上下眼皮直打架的ss也身体一抖清醒了过来。

    “卑职明白,一定积极配合调查组的工作。”人家屋檐下,由不得千正明不低头,就像是李昂说的,他们提刑按察使司里最大的高越也只是个从三品,比李昂低了半级,他又怎么可能拧得过这条金大腿。

    “好好说话你不听,敬酒不吃非要吃罚酒,是不是贱?哼,我们走。”李昂给.打了个眼色。

    “怎么这就走了?”白觟谦出了巡捕司总部的大门后还有点不知所措,李昂走得太果断了,他还有事情没交代完呢。

    “现在不走等着人家以故意伤害罪起诉我么?”反正把人捞了出来,李昂也就不管其他的了,对于他而言只有雷腾、马军和娜娜值得在意,上面那些人的勾心斗角都和他没多大关系,至少现在没有,“对了小白,过几天我就要走了,你抽一天咱们一起吃个饭吧。”

    “你怎么还是小白小白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条狗呢。”白觟谦跟李昂是大学的同学,也是相邻寝室的邻居,当年他们住的都是单人寝室,所以关系更亲近的人就没有了,两人之间一直都很要好,要说让白觟谦不爽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就是因为比李昂小了半个月,他被叫了十年的小白。

    李昂就喜欢叫白觟谦小白,没有半点改口的打算,“只要你爹还没死,你就一直是小白好不好,你也可以叫我小李啊,虽然我是你哥。不过话说回来,你这文件做得跟真的一样,居然还做旧了。”

    “吃这口饭的,怎么都得有店特殊技能不是。”特事科专门搞情报工作的,要是没有几个会伪造文件的专业人士,许多工作都不好开展,白觟谦也是接到李昂的讯息后赶忙伪造的文件,前后加起来没花半个小时,效果倒是不错,“你呢,这次怎么来找我,让你舅舅出面不是更好解决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