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我的宿敌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我的宿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作别一段过去是什么样的体验,李昂不太清楚,他还整日在过去与现在中辗转,始终找不到一条将那些回忆中的光影与现实割裂开的出路,而雷腾在这方面则堪称强者,只是挥挥手就潇洒地与“旧我”作别,那些仇也好爱也好,都付了云烟。

    仅仅过了两日时间,那个爱说低级笑话,爱吃垃圾食品,爱玩爱闹的中年大叔便回来了,对此李昂除了钦佩再没有其他情绪。雷腾绝不是一个麻木的人,他能有这番姿态只说明他心胸开阔,这是李昂本人所不具备的特质,“说是听证会,其实跟咱们没多大的关系,你们就当是去看戏好了。”

    “你的科雷亚老婆也要去的吧?”娜娜又开始八卦了,因为今天午饭过后李昂花在打扮上的时间太长了,男人一般不打扮,打扮起来就肯定不一般,“啧啧,话说回来你那位姐姐真是好脾气,换做我肯定捶死你。”

    金泰熙是那种无欲无求的女人,至少她表现出来的是这样,从来不真心地给李昂施加压力,李昂自然愿意跟她在一起,“别总是把我往坏男人的方向塑造好吗,撇下她还不是为了咱们的大业?”

    .听到李昂的话,脸色瞬间变得诡异起来,早上发生的那一幕又浮现在她的眼前,虽然除了李昂之外她都没有深入了解过其他男人,但是看多了言情小说的她,对好男人和坏男人的表现还是区分得开的。

    似乎是感受到了气氛的转变,神色尴尬的李昂装模作样地看了一下手腕上的通讯器,“时间不早了,咱们赶快出发吧。”

    这场关于暌都缉捕司内部清查结果的听证会,被官方安排在了暌都大酒店的大会议厅里举行,因为这件事情是司法机构内部的问题,涉案人员大多是队伍里的,不适合在大理司公开审判,而特事科又没有公开的办公地点,所以只能在酒店里将就一下。对此倒没人觉得太意外,很多地方上的长官都喜欢在酒店里办公,而不是去机关大楼的办公室,这股风气是怎么行程的,上行下效而已。

    李昂一行人从酒店的大堂穿行而过,除了服务人员之外,其他人看到他们出现都是避着走,目送他们进了电梯后才压低声音议论开了,说什么闻名不如见面云云。如今在暌都,李昂之名跟“煞星”基本同意,才来了不足一月的功夫就堪称“血债累累”,坊间甚至有传闻说他每日必见血,要么杀一人要么破一瓜,不然就会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变成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这种谣传实在太过玄幻,之所以有人会信,问题主要还是出在李昂强到没道理的原力上,正常人在三十岁的年纪上哪怕再怎么天赋异禀也不会如他这样夸张。光晨人大多见不得别人好,也喜欢以最大恶意去揣测别人,所以他们更情愿相信李昂是走了邪路,比如出卖灵魂给魔鬼之类的。好在李昂每次出手都煊赫光明,倒没什么人怀疑他转投了黑暗原力的怀抱,不然他的麻烦会更大。

    “李大人,来得挺早么。”站在大会议厅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暌都提刑按察使司的正使高越,他下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当然要过来参加听证会。明知道这件事情即使李昂不搀和一脚,六事院也会找其他的由头发作,但看到对方后他依然按不下心中的怒气,大家同朝为官本来和和气气的就罢了,偏偏冒出个搅局的不让他好好过日子。

    “高提刑,你不是来得更早?”李昂脸上如四月的春风般暖融融的,心里却已经在冷笑,今天来这么一出哪里是听证会,不过是让大家各自叫靠山出来摆山头罢了,他又怎会不明白其中的猫腻,如今大势已成,他倒要看看是谁敢给提刑按察使司的人强出头。

    李昂观察处置使的级别已经很高,但是排座位的时候他却在第二排,而且被安排在了会场的左边就坐,光晨人尊右卑左,那边估计很强劲的对手要出现,所以他才这么期待,“今天估计外太公那边要派人来的,就是不知道对台戏是谁来唱。”

    说曹操曹操到,李昂刚问谁来唱对台戏,那边右侧的入口就哗啦涌进来一群人,为首的人他还认识,乃是秦国国公应炤的长子应建。看到高越起身问候,并且站到对方身后去,李昂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九国之中,秦国是唯一强过楚国的,他不是怕了对方,而是担心多一个强大的实力分蛋糕后,他能拿到手的好处要缩水。

    “盖涅!”李昂的眼中并无应建,只有那个与他并肩而行的青衣剑客。

    盖涅是公认的秦国第一剑客,号称剑圣,原力深厚雄浑内息绵长柔韧,早已经进入了恒星级别,李昂如今只是伪恒星级,哪怕爆种开双核也不会是他的对手。实力并不对等,但第一次见面两人就心生一种“出现了,我的宿敌!”的奇妙默契。

    有些人注定是做不成朋友的,比如盖涅的剑叫做渊虹,李昂的剑叫做金虹。

    李昂一瞬间走神了,“我有些与众不同,我已经察觉到了,察觉到自己其实是个小说里的人物,这次元还真是个不毛之地,连根毛儿都没有,话说回来,既然是小说首先还应该有个宿敌登场才”

    “没错,我就是你的宿敌,一决雌雄吧,拳师之间的战斗”盖涅没有忽然冒出李昂脑海中的无厘头台词,而是用审视的目光看了过来,在他的眼中现阶段的李昂估计就是一盘菜,不管硬菜大菜也都还是菜。

    一阵爽朗的笑声打破了有些凝滞的气氛,李昂听到熟悉的声音后转回头,果然是他的七舅老爷出现了。闵骁是闵增的第七子,闵笑琴的亲哥哥,跟特意过来罩高越的应建不同,今天他来这里可不是给李昂撑腰的,而是想为闵家争取足够的好处。

    “应兄,没想到今天这点小事还能让你亲自走一趟,照你们应家人无利不早起的性子,看样子好处没少拿嘛。”近代开始秦国上下从尊法家转为信奉杂家,被许多人抨击“商贾起势,大夫失声”,闵骁这是在讽刺对方只知道好处。

    “闵老七,怎么回事儿大家心里清楚,何必这么惺惺作态,今天各凭本事吧。”提刑按察使司以及下辖三司衙门里今天之后必然多处许多空缺,不光是闵家一家有意插手,其他势力也都不愿错过如此良机,不用高越去请秦国人也会插一手,更何况有高越的提前表态,他们的干预名正言顺。

    “凭本事,哈哈哈哈,凭本事怎么还看你出门还带了个保镖,世人都说你秦国男儿热血勇武,可依我看嘛呵呵。”闵骁故意把话说得很大声,就是要让在场的都能听见,应建这个人勇毅有余城府不足,很好拿捏。

    “盖先生切莫听信小人挑拨,这次请先生来只是为了防备李家那小子不按常理出牌,绝无其他意思。”盖涅在秦国的地位非常高,他不仅自身实力强横,还带出了一帮有能力的徒子徒孙,秦国上下的精英武官很多都与他有关联。应建深知盖涅对秦国的重要性,不能让其对家中心生不满,所以顾不上与闵骁斗嘴,把安抚盖涅放在第一位。

    李昂看着应建的反应都想笑,这家伙真是白活了七八十岁,遇事连最起码的反应都不会做,刚才他不说这番话还好,解释了一通反而叫人家看轻了盖涅。既然是防备自己的,还不是怕动手打不过么,说来说去依然是请保镖的意思,再加上后面那句多余话,不啻于直说人家心胸狭窄喜欢胡乱猜忌,换作他是盖涅,此时肯定一肚子不快活。

    “舰长,你老婆来了。”娜娜对男人们的争斗不感兴趣,一直东张西望乱瞟,在.面前对此处的室内装潢品头论足,所以ss带着人出现时她立马就看到了,“第一次看到她穿宫装,很美啊。”

    ss是科雷亚大公郑经仁的女儿,代表科雷亚的立场出席正式活动,她必须要穿传统的宫廷服饰,不得不承认的是她的身材好脸蛋更出色,穿什么都很好看,这样与时代脱节的繁琐衣饰,在她身上展现出了别样的魅力。

    “你们女人关注点还真特别。”李昂白了娜娜一眼,他正关注着闵骁和应建的交锋,计较待会儿怎么捞一笔再完美脱身,哪儿有闲工夫关注ss穿的是什么。今天ss是作为第三方出现的,科雷亚不仅跟这一系列的案子有关联,还会影响到接下来光晨国内的整体气氛,乃至无尽之海东部的大局,他们是一切的支点。

    李昂在这样的大博弈中也只是一颗棋子,并不想太高调,奈何天不遂人愿,看到ss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不理会主办方的安排直接坐在他身边时,除了苦笑他也不知道什么表情合适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