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兔家事多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兔家事多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树欲静而风不止,是ss此时最大的感触,子欲养而亲不待,是她最担忧的情况,作为一个只管唱歌跳舞发动宣传攻势的女人,她没办法帮自己的父亲做决定,更没办法帮整个科雷亚做决定。

    想让ss现在就站队,是决然没有可能的,李昂正是明白这一点才不希望她坐过来,明明得不到实质上的支持还要被人打包绑在一块,很容易引发被人群起而攻之的惨剧,“怎么不坐到你该做的位置去?”

    “这里不就是我该坐的位置么?”ss淡然一笑,别人的队她不敢自作主张去站,但是站到李昂这边一定没错,因为他是郑经仁帮她预定好的依靠,不久的将来要与她共结秦晋之好的男人,要是连他都靠不住,那她就再没有其他选择了。

    李昂拿不出话来反驳眼前的女人,大局的变化是一个量变引发质变的长久过程,但目前的短期操作,几乎都是楚国和安东都护府双方在把控,科雷亚人想要求得一个安稳的环境,只能向强势一方靠拢,让他站到ss那个立场上,怕是也不会有另外的选择,“真是难为你了。”

    李昂很想立刻去见一见自己老爹的好兄弟,那个未来会成为自己岳父的男人,看他到底怎么想的,才会把如此沉重的担子放在女儿的肩膀上,ss这个年纪本应该还在不知愁地玩乐才对。李昂自己是个异数,他的阅历和人生经验并不比那些老狐狸差,所以才能身在其中而不受愚弄,换一个人处在他的位置上,早不知道死过多少回了。

    “确实有些为难其实我想过很多次了,要是就这么逃走,去过普通人的生活也许更加适合我。”人都会有自己的烦恼,平民家的女儿往往会厌恶自己的平凡,她们当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希望能作为公主出生,而ss这样的大公之女,却总在聚光灯下倍感不安,希冀放下身上的负担去享受一份安静淡然的生活。

    “逃跑啊”对于逃跑这个词,李昂见了太多次,这是一种情结,一种生活态度,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面对万事万物的世界观。太多的作品里将它明着摆了出来,比如受很多人所推崇的那部生活在别处,在极度鲜明的现代主义色彩包装下,米扬昆德拉颠来倒去反复写下的,不过就是“逃跑”二字。

    有人说这是一个充满诗意的句子,显然他们根本不懂这五个字背后的真实含义,波兰人之所以能创造这样“诗意”的话,看看他们可怜可悲可笑的历史就能窥得一斑。不得不说此时的科雷亚将要面对的,与波兰曾经经历的并无太大区别波兰被称为欧洲韩国,韩国被称为亚洲波兰,请对号入座。

    在李昂的眼中,有一部真正的佳作被长久地埋没了约翰厄普代克所著的兔子四部曲中最早也最精彩的兔子,跑吧。这本书之所以流传得不广,知道的人不多,可能是受限于其过大的尺度,但抛开那些让人纠结的不可名状之场面,它完美细致地剖析了在特定社会背景下人性最本真的一面。

    兔子,跑吧、兔子,回家、兔子,富了以及兔子,安息这四本书中的内容跟一部应该归入名著却没能归为名著的金瓶梅很像,先表现美再揭露丑,以浪漫主义强推理想,以现实主义反驳世情。李昂很怀疑,左联的某作家是因为没看过才去批判的,但凡看过都不会说出那样没水平的话,先人的智慧早了他国六百年,却毁在了一群“我就喷,我不看,因为根本不值得看”的喷子手里。

    看这四本书的名字,会产生一种“兔子家的事儿还真多”的感觉,没错,兔子家的事情还就是多。

    “怎么看你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啊,难道我说要过平凡的生活就这么好笑吗?”ss有些气恼,她是真心那么想,而不是像一些别有用心的女人那样宣扬违心的言论,感觉被误会了的她鼓起了腮帮子,做出个包子脸。

    李昂被叫得回神,从记忆中脱离出来,那些似真似幻的记忆总是让他烦恼,“没有啊,只是想起了以前的自己罢了,其实我以前也有着类似的想法,只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明白了它不可能实现了而已。”

    “你?”ss张开了小嘴,她听过不少关于李昂的传言,在别人的口中这是一个暗箭伤人阴谋家,一个明抢捅人的刽子手,一个很可能在谋划着统治世界的罪恶之王,野心勃勃才应该是他的心理状态,说他愿意甘于平凡她才不信。

    “怎么,非要把刚才那表情还给我?”李昂挠挠脖子,ss现在才叫不屑脸,听了他这番话后的反应好像听到男朋友说“我就抱着你什么都不干”一样,“说认真的,我一直想当个面包师的不知道的请自行百度战争之王。”

    李昂的七舅老爷闵骁就坐在他们前面,忍了半天实在听不下去了,他早知道自己的外甥孙对付女人有一手,毕竟是软饭大都督的亲孙子么,有家学渊源的,可跑到这种场合泡妞他就有些接受不能了,人家都严肃得不得了,可这两个家伙居然还聊得挺融洽的,“李昂,你给我安静点。”

    ss吐了一下舌头,本来她是很紧张的,但是坐在李昂的身边不知不觉就变得放松了起来,聊天聊得都忘了今天是来干嘛的,还以为自己是在茶吧里相亲呢。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里,她偷偷地踢了李昂小腿一脚,脸上满是埋怨的神色。

    李昂正襟危坐,看表情旁人怕是以为他真的对台上那些人发言有多在意,实际上他又开始神游了,今天这场分赃大会跟他的关系并不大,旁听只是表明态度和立场罢了。听证会开始的时候闵骁和应建有点剑拔弩张的意思,可真正开始之后他们却玩起了默契,看上了人家的位置就猛踩一脚整死,觉得无关紧要的人就暂且放一马,看似很和谐,但坐在后面的高越脸色却越来越差。

    高越请秦国人过来,为的是帮他自己保住大部分的实力,可秦国人表面上是在帮他,实际上却把重要职位上的人都整倒了,摆明了跟闵家平分好处。以后再上位的必然不可能还是高越的嫡系,经此一战他在暌都的话语权将大大削弱,就这样他还欠下一个天大的人情,以后说不得就要替秦国人做脏活累活,叫他如何能够甘心?

    眼见局势对自己越来越不利,高越恨李昂更深,虽说事情是闵家策划的,落井下石是应家做下的,可这两家他都没能力对付,剩下能让他去怼的,就只有李昂了。原力已经到了相当水准的李昂感知非常敏锐,他一回头就对上了高越那双仇视的眼睛,对于这样的眼神他一点都不陌生,接下来很可能就是败犬的远吠了。

    听证会的时间不短,直到夜里才结束,闵骁和应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也许没能十全十美拿到所有的空位置,但他们心里都清楚,今天吃独食明天就很可能被围殴。心情大好的闵骁准备叫上李昂一起去喝酒,但李昂却婉拒了邀请,作为晚辈的他本不该拒绝的,但是ss那边他必须尽早把事情交代清楚。

    “那就忙你的去吧。”闵骁冲李昂挤了挤眼睛,以为李昂是要趁热打铁,直接把ss拿下。若李昂能成功拿下那个大公之女,获得科雷亚方的全面支持,他们楚国和安东都护府将获得巨大的优势,于公于私他都支持李昂这么去做,“唉,就怪我当年不开窍啊,吃软饭可比吃干饭强多了。”

    李昂的嘴角抽了抽,闵骁是故意说得让他能听到,眼前这人若不是他七舅老爷,他说不定就要砸破对方的头了,可惜人家不但是他亲戚,还是个爷爷辈的,“您走好,少喝点酒注意身体。”

    “我有数的。”闵骁嘿嘿直笑,还做了个不好描写的手势,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为老不尊。

    走到停车场,秦国的一行人恰巧也在,应建没有理李昂他们直接登车准备离开,而盖涅却站住了,今天他来这里并不完全是给秦国国公的面子,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亲眼见一见最近风头正盛的李昂,“你很好,也很强。”

    “能得剑圣一声称赞,卬甚感荣幸。”李昂在外人面前习惯自称为卬,卬与昂字同音同意,也作自称。

    “大风将起,怕是我不便再出远门了,他日若得空,请来剑渊一叙。”盖涅一语双关,意有所指。

    剑渊便是盖涅的道场,传道授业收腊肉带学生的地方,他的佩剑渊虹也取名于斯,李昂别说不会得空,就算真的闲下来了,哪怕窝在家里长毛他也不会往那地方跑的,日子过得好好的跑去送人头不成?他只随口敷衍,“好的好的,要是有空一定去。”

    待得李昂离开,盖涅身边的韦庄才开口,“师哥,那小子很拽啊。”

    “他有拽的本钱。”盖涅按着自己的剑匣,李冕的渊虹似乎在轻轻颤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